今日人物/拒搭便車! 廣西「蝸牛哥」徒步6年扛屋回家

蝸牛哥。

每隔一年或半年,廣西柳州市融安縣潭頭鄉39歲的劉齡潮就要從外面扛一間房子回來,網友們也稱他為『蝸牛哥』。

『蝸牛哥』公路獨行

根據中新網報導,11月29日,在廣西梧州市南梧二級公路藤縣路段,記者遇到了劉齡潮和他的房子。相對而言,他今(2014)年製作的房子遠比往年的漂亮:半圓形的房子,框架是竹子搭成,外面覆蓋著幾層雨布和床單,還綁滿了五彩繽紛的彩帶和塑膠花,牢固而漂亮。

當時,他正挑著一個綁著三五個編織袋的擔子走在前面,他的房子靜靜地在他身後『等著』。走了約100公尺之後,他放下擔子,回頭,鑽進房子,一彎腰,房子就被他扛了起來。他的腳步沒有絲毫停頓,不一會就超過了擔子。又往前走了一段路之後,卸下房子,再次回頭挑起擔子,去『追趕』房子,如此反復。

劉齡潮極少說話,即使沿途總有路人對他和他的房子投以好奇的眼光,或者走過來拍照,他也不理睬,只有擔子和房子對他來說才是最重要的。這間房子不大,約2公尺長,1.5公尺寬,1.8公尺高。房子裡的『設施』很齊全:有水桶,有鍋碗瓢盆,有被褥、雨傘、錢包、玩具,甚至還有一尊『芭比』。

劉齡潮說,房子是他自己造的,遮風避雨的效果非常好,『下雨天也能走,走慢一點而已』。這已是他徒步扛房子回家的第6個年頭,房子也做了n個,之前有幾個扛回了家,有一個還被人以100元人民幣的『高價』買走了。

再慢也不『搭便車』

『家徒四壁』的劉齡潮非常自強,拒絕接受任何人的幫助,哪怕是記者遞過去的一瓶水,一根煙。『我自己有煙』,說著拿出一包市價為10元錢人民幣的香煙,拿了一根抽起來。

擔子上捆綁著幾個鼓鼓囊囊的編織袋,袋子外還綁著幾個廢舊塑膠瓶。當劉齡潮空手往返於擔子和房子之間時,他總能在路上撿起一些東西。有時是塑膠蓋,有時是空瓶。

『(廢舊塑膠)一斤能賣2塊多人民幣,可以換來一斤大米了。』這兩袋廢舊塑膠瓶是劉齡潮路上花銷的來源,而另外的編織袋裡,裝的是炊具和大米。每天早上,他會煮一鍋白粥,足夠他一天吃喝了。

劉齡潮的肩上,因長時間挑重物磨破了皮,還起了厚厚的繭。他說,自己南下打工多年,幾年前,萌生了做個房子扛回家的想法,因為『家中泥房已不能住人了』。每一次,都要在路上耗費好幾個月。這一次,他是從梧州出發,目的地是潭頭鄉龍城村的老家。從藤縣到融安縣,他還得走400~500公里,可謂是千里獨行。

帶著房子走不快,一天約走15公里,但他拒絕『搭便車』。『為什麼不把房子丟了,「輕裝上陣」?』面對記者的疑問,劉齡潮搖搖頭:『這就是我的家,到哪裡我都要帶著它,守著它。』

前兩年,曾有不少記者、網友在梧州、柳州及看到劉齡潮和他的房子,並做過大量的報導,劉齡潮和他的房子也就『紅』了。路上不時有車輛停下,對著劉齡潮的房子拍照。甚至有人專程尋來,非要和他合影。然而,劉齡潮並不知道自己和房子已經出名,反而很不習慣和這麼多人親密接觸,一直以來,他的回家路上只有他一人。

造『蝸居』緣於家庭變故

據村裡人說,早些年劉齡潮在村裡是個挺能幹的小伙子,結婚後,還曾和妻子在大良鎮開過髮廊,後來,家裡出了一系列的變故,他的行為也愈發古怪起來。

『他父親遭遇意外去世給他的打擊很大。』劉齡潮的劉慶自說,10多年前,劉齡潮的父親在做農活時,被一輛突然翻倒的甘蔗車壓倒身亡,因父親去世及肇事者賠償的喪葬費太低等原因,劉齡潮的精神受到了刺激。幾年後,劉齡潮的妻子也因故與其離婚,他的精神再次受到打擊,此後行為就開始變得怪異:他不敢住在自己家裡,因為『害怕房子會倒掉』,後來,他竟然跑到自己的地頭前,用竹竿和編織袋扎起一間房子住了進去。

六七年前的一天,劉慶自突然發現劉齡潮從村子裡『消失』了,後來有人稱在大良鎮見到過他在撿剩飯吃,再後來就沒有消息了。大約過了一年時間,劉齡潮又突然出現在了村口,讓村民們感到驚奇的是,他竟然是扛著一間房子回來的。他把從外面帶回來的房子放到屋後的菜地邊上,平時大多數時間都住在自己扎的房子裡,只是偶爾會回到老屋住。曾有人試圖詢問他這一年裡都去了哪裡,但是他始終沒說。

當村民們以為劉齡潮從此會過上安穩的生活時,某一天,他又突然『消失』了,半年後,又扛了一間房子回到村裡。此後,幾乎每隔一年或半年,他就要從外面扛一間房子回來,不少村民認為他『瘋』了。這些扛回來的竹房子,有些過後會被他拆掉,有些則會被他扛到地頭,拆開,與原來的房子重新組裝合並成一座更大的房子。

廣西男子徒步6年扛屋回家 一天走15公里

廣西男子徒步6年扛屋回家 一天走15公里

廣西男子徒步6年扛屋回家 一天走15公里

廣西男子徒步6年扛屋回家 一天走15公里

廣西男子徒步6年扛屋回家 一天走15公里

廣西男子徒步6年扛屋回家 一天走15公里

廣西男子徒步6年扛屋回家 一天走15公里

廣西男子徒步6年扛屋回家 一天走15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