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蒐奇/「職業挨打人」14年挨5萬人打 月入50萬

記者輪番挑戰「職業挨打人」。

生活就這麼豐富,人們通常都怕挨打,可誰能想到,就有人吃飽肚子專門找人打自己。『挨打專業戶』、『職業挨打人』,打開網路,關於『神人』謝水平奔赴大陸全國各地挨打的新聞報導和影片不勝枚舉。11月29日,他來西安了。他這次是在蘭州討完打前往廣州途中在這裡做短暫停留,但也沒忘記挨打。兩名身強體壯的記者輪番對其發起進攻後說:『第一拳打上去手疼,第二拳打上去胳膊疼,打第三拳已經沒勁了…。』

報社來了個專門找打的漢子

根據大河網報導,一名自稱是『挨打專業戶』的中年男子來本報說,他從14年前就開始當職業挨打人,至今找不到對手。望著他不到一百八的身高和算不上虎背熊腰的身板,記者問他為什麼要挨打?挨打能給自己帶來什麼好處?他樂呵呵地說,『我挨打是有出場費的,目前已經漲到了1萬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一場。到你們報社來,就是想透過你們幫我找一位武林高手,在合適的時間切磋一下技藝。』

怎麼個挨打法?這位男子脫掉外套,將T恤的前襟挽起來露出肚皮說,『照著我的肚子狠命地用拳頭打,能有多大力量使出多大力量。』記者的一位同事半信半疑地向其肚子象徵性地打了一拳,對方說,『你這是不尊重我,用勁打,只要你手沒事,我身體絕對不會有啥問題。』

『啪啪啪』,連續三拳打向對方的肚皮後,記者的這位同事甩著胳膊說,『第一拳打上去手疼,第二拳打上去胳膊疼,打第三拳已經沒勁了…,』該男子說,『不行!你還是不敢用勁打,我站在腳下地板磚的這條線上,如果你打我肚子,能讓我一只腳退回去,咱倆就是個平手,我兩只腳都退回去,我就輸了。再來!』在對方的再三邀請下,另外一位同事脫掉外套,猛擊其肚子四下後說,『感覺就像打到鐵板上似的,手有點疼,打不動,他是專業的。』

14年挨了年挨了5萬多人1515萬拳

望著氣喘吁吁的『打人者』,這名男子整理好衣服說,他叫謝水平,48歲,湖北孝感人,平時在廣州生活。11月26日,他從西寧挨完打前往蘭州『求挨打』,希望和同行切磋交流。但由於天氣原因和沒有找到合適的『打人者』,只好返回廣東。29日下午在西安火車站轉車休息時,買了一份報紙閱讀,突然想透過新聞媒體邀請一些西安當地的武林高手前來挑戰,相互學習和弘揚中華傳統文化。記者隨即百度了一下『謝水平』,檢索出了41萬條關於他被譽為『挨打專業戶』、『職業挨打人』,『挨打王』等資訊。

謝水平拿出全國各地新聞媒體關於他挨打的報導說,從2000年開始至今,他就從事『挨打』職業,14年間打過他的人至少在5萬人次以上,他挨過15萬多個拳頭,其中武林高手有100多人,但自己至今沒有輸過。他每到一個城市都會在這個城市『找打』,邀請很多人來打自己,其間也曾有過一些重量級拳手、空手道高手前來挑戰,挑戰完成後,他多次被拉到當地醫院進行全面檢查,但都沒有任何損傷。後來隨著名氣的不斷擴大,出場費用從剛開始的免費表演到後來的50、100,現在已經漲到每場1萬元了。目前,他一個月接上六七場演出的活,就可以掙到近10萬元。從打工湊熱鬧走上職業挨打路。

1999年,嫌種地掙錢太慢的謝水平只身前往廣州打工,住在一個建築工地上當小工。可辛辛苦苦幹了一個月後,工地老板突然失蹤,他和工友們只好在勞務市場上找零散活掙錢維持生計。2000年初,一次途經一家超市門前,超市裡為吸引顧客在搞活動,邀請有特長的人上台表演。他湊到跟前說自己能挨打,讓觀眾拿啤酒瓶砸他的頭部,但無人敢砸,他就自己表演用啤酒瓶砸頭。接著又掏出200元承諾,『我就站在這裡,大家可以打我的肚子,只要誰能把我打得退到腳下的線外,錢就是他的,打傷了我不用承擔任何責任。』當時果真有幾名壯漢上台打他,但都沒贏。

此後,這家超市老板要求以每天50元雇用他專門表演這個挨打的節目來吸引人氣。他說,『我和幾位工友搞了個裝修隊,我不要你錢,只要在你們的舞台上築起一塊「挨打節目由水平裝修隊獨家贊助」這塊廣告牌子就行,你們給我也做做宣傳,我只希望有活幹就行了。』在這家超市挨了三個多月的打之後,一名演藝經紀人找到他,將他帶到廣東順德一家酒吧,透過表演挨打節目來增添人氣,每場收入一兩百元。就這樣,謝水平正式走上了『專業挨打』的道路。

為挨打妻子和他已分居5年

謝水平說,他的堂爺爺練了一輩子氣功,年輕時『跑江湖』搞雜耍賣中草藥,他小時候由於好奇,經常跟著堂爺爺玩,從16歲開始學習內家氣功,終於練成了一副鋼筋鐵骨。每天練功,他都要在大腿上放兩個裝滿水的茶杯,扎上半小時馬步沒一點問題。如今沒想到,他竟然憑藉『挨打』的功夫,也能養家糊口,並且把日子過得比別人好了。可是,這份工作有一定的危險性,時間也不固定,沒事時他還喜歡晚上和朋友喝喝酒,影響妻子休息,所以妻子和兩個女兒一直對他的這種掙錢方式表示反對。

由於妻子不理解自己的工作,他就在離家不遠的地方租了一套房子獨自居住,現在已和妻子分居5年了,二女兒正在上大學,甚至不讓他去學校看望…,『廣州是我走上職業挨打路的起點,我離不開那裡,從心底來說,也是離不開妻子和孩子,離不開這個家。』說到這裡時,謝水平昂起頭,哽咽著喉結,表現出內心的糾結與無奈。

謝水平告訴記者,他的願望是走遍大陸全國,接受大陸各地高手的挑戰,和高手們互相切磋、學習,更希望以後能夠出國走職業化的道路。如果大陸國內有高手能打退他,他就打消走出國門的念頭。只要身體允許,他會一直在這條挨打的路上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