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夫妻捐90後獨生子器官救4人 望其生命延續

說起林健寶生前的事情,母親陳六妹不時抹淚。

原本答應次日帶母親去醫院檢查身體,但剛滿23歲的孝順兒子林健寶再也實現不了這個承諾了。11月10日凌晨1點多,家住民眾鎮接源社區的阿寶回家路上遭遇交通事故,頭部受重創導致重型顱腦損傷,經過一周多的搶救,仍醫治無效去世。

根據南方都市報報導,阿寶是家中的獨生子,生前曾對同鎮一位女孩捐獻器官的事蹟表示讚賞。想到兒子生前表態,阿寶的父母克服部分親友的反對和不解,經慎重考慮,決定幫助兒子自願捐獻器官。12月2日,市人民醫院人體器官獲取組織(OPO)工作人員介紹,林健寶捐獻出的心臟、肝臟、左右腎臟,已經分別成功移植到4名心、肝、腎功能衰竭終末期成年患者身上,讓他們重獲新生。

夜出聚會 回家路上意外

『我最近有點頭痛,前一天出門之前,他還說第二天要帶我去醫院看病。』回憶起獨子生前的點點滴滴,母親陳六妹止不住落淚。父親林執友介紹,11月9日晚上8點多吃完晚飯,兒子從家裡騎著摩托車外出,說是與高中同學小聚。次日凌晨2點10分左右,睡夢中的林執友被急促的手機鈴聲叫醒,電話來自民眾鎮醫院,『嚇了我一跳,問我是不是林健寶的父親,叫我馬上到醫院。』

林執友夫婦急忙趕往民眾鎮醫院,看到躺在急診科病床上的兒子已經昏迷不醒。父母看到,兒子阿寶身上除了額頭上有一處流血不多的小傷口,身上並無其他明顯的外傷。而醫生幫阿寶做完CT後告知家屬,結果比看到的外傷要嚴重得多,『醫生說不行了,要轉院。』當日凌晨,阿寶被轉往市人民醫院。

搶救一周多 仍傷重去世

事後,林執友從兒子同學處得知,11月10日凌晨大約1點30分,阿寶騎車離開同學家,僅僅十多分鐘後,就發生了意外,阿寶騎著摩托車在民眾鎮陽光大道上一段沒亮路燈的路面上摔倒受傷,隨後被送往醫院搶救。

經過轉院,市人民醫院診斷為頭部受重創導致重型顱腦損傷。主治醫生告知家屬,阿寶病情非常危重,生還希望極其渺茫,隨時有死亡可能。『兒子即便是有一絲生還希望,家人也不會放棄。』林執友介紹,當日凌晨,醫院立即為阿寶做了開顱手術。但是由於傷勢過重,昏迷後阿寶就再未醒來過。經過一周多的搶救,11月18日阿寶傷情惡化,醫治無效於當日下午去世。

頂住親友壓力 父母代捐器官

阿寶病危期間,父親林執友從市人民醫院瞭解到了器官捐獻的相關事宜,而仔細回想起來,『器官捐獻』這個名詞也並非自己第一次聽到。林執友回憶,去(2013)年年底,一家三口在家吃飯時,就曾看到電視報導過一則關於器官捐獻的新聞。新聞的主角正式是一名來自民眾鎮的女孩,女孩遭遇車禍不幸去世,家人幫助其捐助了器官,救治了3名患肝癌、尿毒症等疾病的患者。(2013年12月25日南都《中山讀本》曾報導此事。)林執友清楚地記得,兒子阿寶看到這則新聞時,對女孩的行為表示出讚賞。這時,林執友動了為兒子捐獻器官的念頭。

『親戚朋友有反對的,覺得孩子都去世了,還要再給他做手術,很殘忍。但是我真的希望他能救助到別人,如果真的就這樣(火化),就什麼都沒有了。但是捐獻給別人,器官還在活著,好像他也還活著。』林執友表示,頂著來自親友的壓力,考慮了整整一個通宵,夫妻兩人鼓足勇氣,最終決定幫助兒子將有用的器官捐獻。『當時他對於別人捐獻器官的態度,我相信他能自己做決定的話,他也會這樣做。』林執友說。

市人民醫院人體器官獲取組織(OPO)責任協調員李福靈昨日介紹,11月13日上午,阿寶父母在兒子病危期間,共同簽署了《人體器官捐獻知情同意書》,同意在阿寶死亡後自願捐獻有用器官。11月18日阿寶病情惡化,經醫院救治無效,於當日15時30分去世。

記者從市人民醫院人體器官獲取組織(OPO)瞭解到,經過醫務人員全面的醫學評估後最終確定,阿寶的心臟、肝臟和左右腎臟符合捐獻條件。11月18日,阿寶捐獻出的心臟、肝臟和左右腎臟,透過大陸器官分配系統在大陸全國範圍內自動分配,來自湖北、廣東、陝西的4名心、肝、腎功能衰竭終末期成年患者,成為捐獻器官的受者。阿寶去世當日,其捐獻的心臟、肝臟、腎臟被成功移植到該4名極待器官移植的患者身上,讓他們重獲新生。

印象
父母:他孝順懂事又顧家

林執友介紹,阿寶是家中的獨生子,1991年10月10日出生。就在事發前一個月,阿寶自己買菜,做了一頓豐盛的家常飯菜,與父母共度23歲生日。『孝順、懂事,工作後十分顧家,每月的工資3000多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2000元都交給我們。家裡的家具、家電都是他置辦的。』林執友說,儘管是獨生子,但是阿寶身上一點也沒有嬌氣,19歲就進入位於開發區的美味鮮調味食品公司工作。兩年前,家中打算建房,需要借七八萬元,父母的壓力很大。而阿寶卻鼓勵父母,自己現在還年輕,借的錢可以慢慢還。

陳六妹說,父母平時在地裡種菜比較辛苦,家裡的家務基本上由兒子包辦。下地回家後,父母可以吃上可口的飯菜,家裡的衛生也打掃得乾乾淨淨。而如今回憶起兒子,林執友、陳六妹夫婦嘴裡那些說不完的『好』,都成了錐心之痛。現在,阿寶的房間還保持著出事前的樣子。家裡客廳裡閒置著一台吸塵器,林執友說,這是兒子阿寶買回來的,平時都是兒子用。現在兒子走了他們還沒學會使用。

工友:全車間他最年輕最能吃苦

阿寶入院期間,十多名工友主動到醫院要求陪護。2日,曾與阿寶同一車間共事的兩名工友又來到家中探望。吳浩華是阿寶所在工作小組的組長。他介紹,阿寶進入車間工作已經4年,兩人一直共事。整個車間近100人,他是最年輕的一個。但是這個『90後』,卻一點都不嬌氣。不僅工作認真負責,與同事之前的關係也十分融洽,4年間沒見到過他和誰『紅過臉』。

工友馮建華說,很多比阿寶大挺多的同事都把他當小兄弟。得知阿寶受傷住院後,車間近百名工友自發募捐了數千元,資助阿寶治療。但不幸的是,最終仍然沒能挽救阿寶的生命。

聲音
幫兒子捐獻器官只是希望能夠幫助別人

接受媒體記者採訪時,林執友稱,此前幫兒子做決定時,曾聽到身邊一些不理解的人將自己的行為說成是『賣器官』,儘管這並未影響自己的決定,但仍然讓他很難接受。

『從來沒有接受過任何的款項,現在還欠醫院的醫藥費近十萬元。我們幫助兒子捐獻器官,只是希望能夠幫助別人,而且他(阿寶)的生命可以用這種方式延續。』林執友表示,接受媒體採訪報導,一方面是希望身邊的親友能夠理解自己與妻子的苦心,同時也希望『捐獻器官』這種對社會有益的方式,能夠被更多人正確理解和接受。

市人民醫院相關負責人表示,大陸國家法律明確規定,『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買賣人體器官。人體器官捐獻應當遵循自願、無償的原則。』而透過OPO組織,器官捐獻後,透過全國捐獻器官分配系統,在大陸全國範圍內自動分配至需要器官移植並符合移植條件的患者,進行移植手術。器官移植過程,受到相關部門以及法律的嚴格監督監管。在獨生子阿寶去世後,林執友夫婦成為『失獨父母』。2日,林執友表示,夫妻兩人決定,處理完兒子後事,將計劃收養一個孩子。

數據
今(2014)年中山共計31例器官捐獻

2013年9月,中山市人民醫院人體器官獲取組織(OPO)正式成立,成為全省六家OPO組織之一。截至2日下午,市人民醫院人體器官獲取組織已完成器官捐獻共78例,捐獻大器官312個,眼角膜92個,挽救患者404名。市人民醫院人體器官獲取組織介紹,林健寶為今年中山第28位器官捐獻者。在他捐獻器官後的一周內,又新增了3名捐獻者。截至記者發稿前,今年中山已有31例器官捐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