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長三角最重量級會議 習近平提議設立

2014年5月23日,習近平在上海考察大陸商飛設計研發中心。

區域一體化進程走在大陸全國前列的長三角又迎來年度好戲。12月2日,長江三角洲地區三省一市主要領導座談會在上海召開。上海、江蘇、浙江、安徽4省市的黨政主要領導齊聚一堂,回顧和盤點近1年來的區域合作成果,並籌劃明(2015)年的合作方向與重點工作。

根據澎湃新聞網報導,長三角地區主要領導定期會晤機制,最初由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提議設立,首次座談會2005年底在杭州召開。作為長三角區域合作協調機制中最重量級的會議,10年來,座談會不僅致力於打破行政界限,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打造世界級城市群,也是『大陸國家戰略』的堅定執行者。2008年,『泛長三角』進入中央視野,原本由江浙滬兩省一市主要領導參加的座談會迅速回應,邀請安徽參加,奠定了目前的格局。

可以說,長三角省份主要領導座談會的10年歷程,既是長三角經濟大融合的縮影,也折射出這一大陸綜合實力最強區域作為『大陸經濟發動機』的厚積薄發之路。今(2014)年5月24日,大陸中央總書記、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亞信上海峰會後在上海考察時強調,要繼續完善長三角地區合作協調機制,努力促進長三角地區率先發展、一體化發展。       

習近平提議長三角地區主要領導定期會晤  

2003年3月21日,從杭州的省府路開出1支車隊,駛向上海。當天開始,時任省委書記習近平率領浙江省黨政代表團對上海展開2天的學習考察,成員包括各市市委書記以及有關部門一把手共80餘人,規模空前。

在綠樹環抱的上海西郊賓館翠園廳,習近平說明來意:虛心學習、主動接軌、真誠合作、互利共贏。結束對上海的訪問後,習近平又率隊趕往江蘇。在南京,他再次表達了與『上海之行』相似的意圖。作為此行的重要成果,浙江與上海、江蘇分別簽署進一步推進經濟合作、技術交流的協定,並就習近平提議的建立黨政主要領導定期會晤機制的設想達成共識。

對為何要建立定期會晤機制,習近平行前在接受專訪時表示:完善的合作機制是加強經濟合作、推動區域經濟健康有序發展的內在要求和重要保證,『要從政府、企業、民間等多方著手,健全合作機制,建議建立滬蘇浙三省市黨政主要領導定期會晤機制,堅持和完善滬蘇浙經濟合作與發展座談會制度,進一步探索建立有組織、可操作的專項議事制度,積極推動各類經貿活動的開展。』習近平的滬蘇之行也拉開三省市高層頻繁互訪的序幕,長三角區域合作驟然升溫,2003年因此被視為『長三角元年』。

滬蘇之行後,『接軌上海』成為浙江發展的關鍵字。2003年5月,省委、省政府下發《關於主動接軌上海積極參與長江三角洲地區合作與交流的若干意見》;7月,在省委十一屆四次全會上,習近平提出『進一步發揮八個優勢,推進八項舉措』的『八八戰略』,作為統領浙江經濟社會發展全域的戰略決策。『八項舉措』中,排在第2位的就是『接軌上海』—『進一步發揮浙江的區位優勢,主動接軌上海、積極參與長江三角洲地區合作與交流,不斷提高對內對外開放水準』。經過醞釀、籌備,2005年12月25日,首次長三角兩省一市主要領導座談會在杭州召開,長三角區域合作正式納入三省市最高決策層視野。       

推進長三角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       

習近平2007年3月調任上海市委書記。4個月後,他就率領陣容龐大的上海代表團開始江浙『學習考察之旅』,5天中考察了浙江嘉興、杭州、義烏、寧波和江蘇南京、無錫、蘇州等城市。此次江浙之行,既是呼應當年大陸中央對長三角地區聯動發展的要求,也是在繼續力推他一直倡導的長三角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調任上海後,他在更高的高度謀劃進一步加快長三角區域整合和一體化建設。

在5月上海市第九次黨代會上,習近平在報告中專闢一章講區域聯動發展,提出上海要立足國家戰略,站在全域高度,充分發揮中心城市綜合服務功能,更好地服務長江三角洲,『長三角聯動發展,一加二大於三。』6月,習近平在與兄弟省區市駐滬辦負責人座談時說,我們將按照中央精神,結合上海實際,把未來發展放在中央對上海發展的戰略定位上,放在經濟全球化的大趨勢下,放在大陸全國發展的大格局中,放在大陸國家對長江三角洲區域發展的總體部署中來思考和謀劃,『進一步推動長江三角洲地區聯動發展』。7月,在市委九屆二次全會上,習近平再次強調,上海接下來要進一步做好『三個服務』(服務長三角、服務長江流域、服務大陸全國)。

長三角兩省一市主要領導座談會11月底在上海召開,圍繞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推動長三角地區率先發展、科學發展進行了深入探討,並對進一步完善與提升區域協調機制,推進長三角的合作向全方位、深層次發展,打造輻射作用更大的世界級城市群,充分發揮長三角作為經濟增長和發動機的重要作用提出了新要求。       

『泛長三角』合作啟動後擴容      

2008年對長三角來說又是關鍵年份。這年,安徽省黨政負責人首次參加長三角地區主要領導座談會。安徽被吸納,與『泛長三角』概念的出現有關。地處中部的安徽一直有『向東發展』的『衝動』。1988年,該省提出『遠學閩粵、近學江浙』。2004年起,安徽合肥、馬鞍山、蕪湖、滁州、巢湖等城市都曾以『觀察員』的身份列席過長三角核心城市間唯一的區域合作組織—長三角城市經濟協調會的年度市長峰會,並遞交入會申請。

大陸全國『兩會』上,安徽省代表團提出《關於將泛長三角區域合作與分工確定為國家區域發展戰略的建議》。5月,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率隊赴國家發改委,就泛長三角區域發展和分工等專題匯報,得到後者支援。隨後,安徽省黨政代表團赴江浙滬學習考察,與兩省一市就建立泛長三角區域合作機制達成共識。9月中旬,《國務院關於進一步推進長江三角洲地區改革開放和經濟社會發展的指導意見》公佈,第42條中明確提出『積極推進泛長江三角洲區域合作』。這是『泛長三角』首次被寫入中央文件,意味著『泛長三角』被提至國家戰略層面。

作為呼應,2008年12月在寧波召開的長三角地區主要領導座談會首次邀請安徽省委書記、省長出席。此次會議討論透過了《長三角地區貫徹國務院〈指導意見〉共同推進若干重要事項的意見》,確定安徽參加長三角區域合作有關活動,積極探索泛長三角區域合作的機制和內容。至此,長三角合作形成『3+1』的新局。2009年11月在蘇州舉行的長三角地區主要領導座談會則明確安徽不再是應邀參加者,而作為正式一員出席。

大陸首個跨省級行政區區域發展規劃2010年6月《長江三角洲地區區域規劃》出台,要求建立健全泛長三角合作機制,並首次明確,『長三角周邊的安徽等地區具有區位、自然資源、勞動力資源的比較優勢,與長三角地區經濟聯繫緊密,是長三角地區產業轉移和直接輻射區』。2011年11月,當年的長三角地區主要領導座談會在合肥召開。       

歷次座談會都談了什麼?       

包括今(2014)年在內,長三角地區主要領導座談會已召開10次。作為統籌謀劃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最高級別會議,歷次座談會都談了什麼?主要內容有2個方面:回顧、總結當年的長三角合作成果;結合宏觀形勢,討論來年甚至更長時間內區域發展的戰略問題,研究、決策各省市間合作與交流的總體思路與重點工作。

比如,2005年是『十五規劃』與『十一五規劃』承上啟下的年份,當年的會議提出,『十一五』應著重在幾方面加強合作:加強科技合作,聯動提升區域自主創新能力;加強產業分工與協作,聯動推進結構調整;加強體制機制創新,聯動推進改革開放;加強環境政策、法規、技術等的交流與合作,聯動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加強區域生產力佈局研究,聯動推進區域協調互動發展。

2008年正值國際金融危機,當年的座談會提出,聯手應對挑戰,進一步增強區域發展的抗風險能力、可持續發展能力和國際競爭力,確保經濟平穩較快發展。具體而言,要聯手貫徹中央擴大內需政策措施,形成投資、出口、消費協調拉動的區域經濟增長格局;聯手加快經濟轉型升級,努力形成以服務業為主的現代產業結構;聯手推進自主創新,啟動並重點突破一批重大關鍵技術和共性技術攻關專案;聯手推動金融創新、促進中小企業發展;聯手建設統一開放的市場體系,實現生產資源要素合理流動和優化配置。

2010年是『十一五規劃』收官之年,也是《長江三角洲地區區域規劃》出台之年,當年的座談會要求,三省一市在研究制定『十二五』規劃中,要按《區域規劃》確定的長三角地區『亞太地區重要的國際門戶、全球重要的現代服務業和先進製造業中心、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的世界級城市群』的功能定位,做好相關規劃的調整銜接,加強重大基礎設施建設、產業佈局、城鎮體系建設等的對接。

今年的會議則強調,要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國家戰略,提升開放型經濟水準。一是,將三省一市的援疆、援藏、援滇、西部大開放等重要任務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緊密結合;二是把聯動實施江蘇沿海開發、浙江海洋經濟和舟山群島新區、安徽皖江示範區、上海『四個中心』建設等國家戰略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結合起來,加強區域間經貿合作機制和平台建設;三是積極推動長江經濟帶建設。依託長江黃金水道,加強沿江重要港口集疏運體系建設,打造江海聯運服務基地,統籌推進鐵路、公路、航空、油氣管網建設,逐步形成網路化、標準化、智慧化的綜合立體交通走廊和能源通道。

座談會還會專門針對當年或未來一段時間內的長三角重大事件商討合作方向。2010年上海召開世博會,『世博機遇』在上年的座談會上成為關鍵字,提出各省市在聯手推進世博會場館等設施建設的同時要做好保障和服務工作,確保世博會圓滿成功;最大限度地發揮各方的積極性和優勢,推動區域內會展、酒店、文化、旅遊、建材等產業的發展,共用世博機遇。創新區域合作方式,也是座談會的重點,最典型的是嘗試設立大陸國內首個區域發展共同促進基金——長三角合作與發展共同促進基金,探索透過資本方式完善區域合作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