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歷史上真實的女兒國 原名叫「東女國」

歷史上真實的女兒國。

《西遊記》中的描述並非完全虛構———一個漂亮癡情的女王、一條喝了其中的水就能生孩子的子母河,《西遊記》中描寫的『女兒國』曾經留給人無數的幻想。『女兒國』究竟是吳承恩全憑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虛構出來的夢想樂園,還是歷史上當然有過這樣一個『女兒國』呢?史冊中記載的東女國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女兒國』呢?

根據奇聞異事網報導,『「女兒國」在歷史上的的確確存在過,並且現在有一些村寨一直將「女兒國」的古老風俗留存至今。』任新建說。任新建是四川社科院歷史所研究員、四川康藏研究中心副主任,他透過長期研究和實地考察發現,今日四川甘孜州的丹巴縣至道孚縣一帶就是《舊唐書》中記載的東女國的中心。

東女國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女兒國』呢?

據《舊唐書》第一百九十七卷《南蠻西南蠻傳》記載:『東女國,西羌之別稱,以西海中復有女國,故稱東女焉。俗以女為王。東與茂州、黨項接,東南與雅州接,界隔羅女蠻及百狼夷。其境東西九日行,南北22行。有大小八十餘城。』據任新建解釋,依照《舊唐書》的記載,東女國南北長22天的行程,東西長9天的行程,假如依照過去一天騎馬40千里或步行20千里,那麼東女國應當南北覆蓋400千里到800千里,東西覆蓋180千里到360千里。

據史冊記載,東女國建築都是碉樓,女王住在九層的碉樓上,一般老百姓住四五層的碉樓。女王穿的是青布毛領的綢緞長裙,裙擺拖地,貼上金花。東女國最大的特性是重婦女、輕男性,國王和官吏都是女性,男性不能在朝廷做官,只能在外面服兵役。宮中女王的意旨,透過女官轉達到外面。東女國設有女王和副女王,在族群內部推舉有才能的人擔當,女王逝世後,由副女王繼位。一般家庭中也是以女人為主導,不存在夫婦關係,家庭中以母親為尊,掌管家庭身家的分配,主導一切家中事務。

歷史上的東女國後來莫非已經消失了?

《舊唐書》關於東女國的記載是十分詳細的,但是到了唐代以後,史冊關於東女國的記載幾乎就中斷了。莫非東女國的出現只是曇花一現嗎?任新建說,唐玄宗時期,唐朝和土藩關係較好,土藩從雅魯藏布江東擴到大渡河一帶。可是到了唐代中期的時候,唐朝和土藩關係變得緊張,打了一百多年仗,唐朝逐步招降一部分土藩統治區的少數民族到內地,那時唐朝把8個少數民族部落從岷山峽谷遷移到大渡河邊定居,這8個部落裡面就有東女國的女王所率領的部落。

那時東女國女王到朝廷朝見,被冊封為『銀青光祿大夫』,雖然是虛銜,但是品級很高,相當於現在的省級官員。後來到了唐晚期,土藩勢力逐漸強大,多次入侵到大渡河東邊,唐朝組織軍力反擊,在犬牙交錯的戰爭中,東女國的這些遺留部落,為了自保就採取兩面討好的態度。

後來,唐逐漸衰落直至分裂,土藩也漸漸滅亡。土藩崩潰後,曾經被他們統治的青藏高原重新回到了本來的部落時代,唐代分裂後,也沒力量統一管理,到了後來的宋元明三代,對於青藏高原地方的統治很薄弱,因此基本沒史料記載,一直到清代才把土司政策健全。而東女國的遺留部落有些由於靠近交通要樞,受到外來文化的影響,女王死後沒保留傳統風俗,逐漸演變成父系社會,而有一些部落照常生活在深山峽谷,保留了母系社會的痕跡。

為什麼東女國的風俗能夠保留到今日呢?

任新建以為,隨著社會進程的發展,這個地方至今依舊保留著母系社會的痕跡,是適應該地生產環境的須要,這個地方處於高山峽谷之中,生產條件差,土地、物產稀少,如種子行一夫一妻制,兒子娶妻結婚後要分家,重新建立一個小家庭,以當地的經濟能力根本無法承受,生產資料分配不過來。並且地處封鎖的深山峽谷,和外界交流幾乎隔絕,不容易受到其他文化的影響。

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民俗學專家萬建忠教授也以為,一定的生產力,有一定的社會政策與之般配,在這種生產能力比較落後,相對封鎖的地方,勞動強度不大,居民自給自足,男人的優勢得不到充分的顯示,女人掌握著經濟大權和話語權。此外還有一種深層的社會心理因素,維持母系氏族政策,表明了人們對過去的社會形態和社會結構的一種追念。

扎壩照常保留著東女國的古老風俗

依據任新建的考察,歷史上的東女國就處在今日川、滇、藏交匯的雅礱江和大渡河的支流大、小金川一帶,也是現在有名的女人文化帶。『而扎壩極有可能是東女國殘餘部落之一,至今保留著很多東女國母系社會的特性。』任新建說。

扎壩過去是一個區,現在有7個鄉,5個鄉在道孚縣境內,2個鄉在雅江縣境內,一共生活著將近一萬人。任新建在扎壩調查時發現,女人是家庭的中心,掌管身家的分配和其他家庭事務,與東女國『以女為王』相似,有的家庭有30多個人,大家都不結婚,男人是家中的舅舅,女人是家中的母親,最高的老母親主宰家中的一切。『很明顯是母系社會的殘餘,透過現代社會的衝擊,已經和原始的母系社會不完全一樣,只是保留了一些基本特性。』任新建說。

扎壩人依然實行走婚,透過男女的集會,男方假如看上了女方,就從女方身上搶來一樣東西,例如手帕、墜子等,假如女方不要回信物,就表示允許了。到了晚上,女方會在窗戶邊點一盞燈,等待男方出現。扎壩人住的都是碉樓,大概有十多公尺高,小伙子必需用手指頭插在石頭縫中,一步一步爬上碉樓。另外,房間的窗戶都非常小,中間還豎著一根橫梁,小伙子即使爬上了碉樓也要側著身子才能鑽進去,就好像表演雜技一樣,這個過程請求體力好,身體靈活,這其實也是一個優勝劣汰的選擇。第二天雞叫的時候,小伙子就會離開,從此兩人相互沒任何關係。男方可以天天來,也可以幾個月來一次,也可以從此就不來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叫作『甲依』,就是伴侶的意思。女方可以同時有很多『甲依』,但也有極少數姑娘一輩子只有一個『甲依』,兩個人走婚走到老。

女方生小孩後,『甲依』一般都不去認養,也不用負任何責任,小孩由女方的家庭撫養。但奇怪的是,當地的小孩一般都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