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蒐奇/驚! 能聽到WiFi信號的男人

Frank Swain 。

Frank Swain自20多歲起就聾了。但現在他已經破解了他的聽力,因此他能聽到圍繞在我們周圍的資料。以下為Frank Swain的第一人稱自述。

根據煎蛋網報導,深秋某個溫暖得不合時令的一天,我(Frank Swain)走過北倫敦的鄰居家門口。我能聽到鳥兒在樹上鳴唱,鄉間道路上的車來車往,兒童在花園裡玩耍,以及從鄰居家裡發散出來的WiFi信號。身處在熟悉的鄉村生活中,不知為何覺得陌生又熟悉。

我上(5)那周才能聽到這些東西。並非因為我突然基因突變了或者由於多年冥想而擁有了超能力,而是我升級了自己的助聽器。在英國創新慈善組織Nesta的幫助下,聲音藝術家 Daniel Jones 和我一起開發出了『幻影地圖』這款工具,它能幫助人們聽到wifi的聲音。

我們的現代社會彌漫著資料。自從20世紀無線電鐵塔占領了城鎮,空氣也因為擠滿了無線通信而變得厚重,廣播、電視、手機、衛星廣播、wifi、GPS、遙控器和上百個其他的科技產品均依靠著這個平台運行。

這些系統占我們生活很大一部分,但支撐著它們運行的信號卻是無形的。如果你曾想設法為你的手機找到信號,你就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幻影地圖運行在一個破解的iphone上,它會利用手機裡面內置的wifi傳感器來檢索附近的資訊:路徑器名字、信號強弱、加密和信號遠近等。信號的強弱、方向、名稱和加密等級都會被轉換成音頻流。只要我帶著我的手機,我就總能聽到wifi的信號聲。

重建聽力是一項很困難的任務。不同於眼鏡簡單地聚焦,數碼助聽器需要重建助聽器佩戴者周圍的聲音,放大有用的聲音並抑制噪音。本質上來說,我聽到的聲音由電腦翻譯而來,我需要聽什麼必須在它那裡大量定制,讓它覺得我需要這些。如果我餘生不得不聽翻譯版的世界,我還能向其中加入什麼想聽的東西呢?圍繞著我的資料似乎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數字信號地圖並不是什麼新奇的主意。Timo Arnall和他的合伙人就曾發明過一些能感應wifi信號的LED燈。當這些燈暴露在數字信號中時就會亮起來,晚上就能帶著這種燈照明了。我希望自己能加入更多元素到這裡面,以別人所不能的方式來傾聽這個世界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