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沉沒原因是超載?! 太平輪沉船的歷史謎團…

太平輪。

吳宇森執導的電影《太平輪》(上) 12月2日正式公映,65年前這起慘烈的海難事件再次被記憶喚醒。然而,歷史終究不是偶像片,有關太平輪的故事,如今只有在上海市檔案館的庫房裡才能找到些許支離破碎的記憶殘片。遺憾的是,當來到上海市檔案館,打開塵封的卷宗,那些殘片還是拼湊不出一個完整的歷史真相,有不少謎團至今尚未解開。

謎團一:太平輪究竟有沒有超載?

根據海外網報導,上海市檔案館共藏有572頁有關太平輪海難的檔案。『當晚,星斗滿天,海面風平浪靜且沒有霧。』這是一位倖存者對海難當天天氣的描述。天公作美,太平輪為何在碰撞後這麼快就沉沒了?一個被廣泛接受的原因是輪船超載。

據檔案專家薑龍飛透露,太平輪原屬於太平船務公司,後被上海中聯企業有限公司以每月7000美元的代價租賃過來作為上海與台灣基隆之間的往返交通工具。該客貨輪的核定載重為2050噸,而1949年2月1日出版的《大公報》披露:『載重逾額的太平輪原定26日啟程,因裝載鋼條600噸,延到27日下午4時多才開。

當這批鋼條裝了150噸時,船長即聲明已足額,但因公司當局已收了600噸的運費,故只得照裝。』事後有人統計,太平輪起航時累計載重已達2700多噸,嚴重超載導致吃水線沒入了濁黃的江面以下。貨艙中,有往來行商為台北迪化街商鋪準備的南北貨、中藥材,北京榮寶齋的玉器、古董,上海小兒科名醫徐小圃珍藏的名人字畫,甚至有傳言說從故宮流散的懷素的字也在船上。另據《新聞報》載,船上『尚有陳果夫氏別克轎車一輛,車夫一人』……。

一位名叫盧超的罹難者家屬陳訴法庭,27日上午他送侄子上船,去台灣念書,『只見船上甲板已與碼頭齊平,以前上船時須由梯子上船,此次竟舉足即可踏上』。對於超載,中聯公司並不認帳,其董事兼副總經理馬斯才在法庭上宣稱:『太平輪當天載重2093噸(超載僅43噸),其中貨物載重1409噸,貨物中含「重量貨」,即鋼條不到200噸,船行駛時吃水前14.02呎(1呎等於30.48公分),後16.10呎,各尚有1呎寬。』

謎團二:船員瀆職致死傷慘重?

作為一艘中高檔的輪船,太平輪上應該配備了救生衣和救生艇,出事後為何沒有及時施救?不少專家將矛頭指向船員們的瀆職。檔案中,生還者之一的太平輪廚師張順來敘述,開船那天正是農曆小年夜,全船大多數人都沉浸在歡樂氣氛中,喝酒作樂,大口吃菜大口喝酒。船上大副、二副們當晚也在喝酒賭錢。然而,理應接班的三副卻並未到崗,駕駛艙輪空。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海面上,太平輪連桅桿上的信號燈也未燃點,以至呈直角與貨船建元輪相撞。

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兩艘輪船相撞後,船長以及船員最初並未在意,也未發現船艙進水。路過事發海域的盛京輪在撞船幾分鐘後收到建元輪發出的求救信號,盛京輪詢問太平輪是否需要救援時,太平輪船長給出的回覆是:一切都好。於是,盛京輪開走了。僅僅幾分鐘後,船長就接到了旅客的急報:底艙發現有進水現象。隨後,太平輪試圖自救,踉踉蹌蹌開了大約不到20分鐘,就再也承受不住從艙底不斷湧入的海水,整個船體轟然沉沒,連救生艇也未來得及放下。

在上海市檔案館的館藏中,記者讀到一位名叫周侶雲的女生在生還後寫給父母的信,也印證了這一點:『船上的人因為慌了,大家都擠在救生船上,船主毫不管事,結果救生船並未放下水,等到船已萬分傾斜的時候,救生船還尚未放下水,繩子用刀也割不動。一會兒,我們覺得腳下全是水,忽然水到半身,再忽然船就完全沉下去了……』然而,由於最直接的當事人船長也遇難了,真相究竟如何,無從知曉。

謎團三:有多少乘客隨船遇難?

上海市檔案館保存的法院檔案顯示,在太平輪所有者,中聯企業公司提供的名單裡,正式登記的乘客是508名,但是還有很多人沒有登記,透過各種方式上了船,這讓事後有關生還者的統計變得很困難。事發後,有多少人倖存?薑龍飛透露,1月27日,時間已交農曆年關,從上海開往基隆的航班,春節前只剩下太平輪一家了。雖然太平輪的508張有效船票早已售罄,並且超額,達562張,但憑人情關係,加上足夠的真金白銀,大量的無票乘客仍然得以登船。路子廣的人,甚至拿張公司高層的名片也能上船。

據《大公報》當年的報導稱,事故發生後,一艘路過的澳大利亞軍艦華爾蒙哥號,救起了浮在江面上幾近絕望的38名生還者。事後又有統計稱全船生還者不過36人。居住在海難事發地附近的漁民姜思章回憶,小年夜當晚出海捕魚的父親徹夜未歸,直到第二天除夕夜才駕船返回。進門後父親說,返航途中正逢太平輪失事,他與大夥合力救起數人。而傳聞中有幸獲救的生還者的蹤跡,如今也已無從探尋。也許,終有一天,水下的太平輪被打撈上來,那些謎團才能水落石出,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