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連續兩年未提房地產調控

大陸經濟進入了新常態,房地產市場也進入了新常態。

大陸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1日在北京閉幕,『樓市調控』連續第二年『缺席』大陸未來一年的經濟定調會。無論是去年的樓市高燒還是今(2014)年的驟然降溫,大陸樓市調控『去行政化』趨勢顯現。『限購』大面積鬆動、『限貸』大幅度放寬、『限價』逐漸消失,此前加諸樓市的重重枷鎖,正逐一鬆綁。

根據中新網報導,大陸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住房政策專家委員會副主任顧雲昌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過去被行政性調控手段捆綁的大陸樓市正重新走向市場主導方向。市場也如決策層所期待的,將更多地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

過去幾年,『限購』、『限貸』、『限價』,這些帶有『限』字頭的行政性政策曾多次被官方使用,試圖給高速上漲的樓市降溫。這樣做『雖然短期有效果,但長期來看卻扭曲了市場供求信號,也束縛了市場活力』,顧雲昌表示。

商品房市場本就是一個市場化的場所,供求關係、產品結構都應該由市場決定。西方發達國家也大都沒有專門針對房地產市場的政策。由於房地產市場與宏觀經濟息息相關,各國一般透過金融或者貨幣政策調整影響樓市。

不過,大陸國情特殊,政府壟斷城市土地供應,地價上漲成為多年來房價難降的深層次原因。今年在房地產市場降溫、商品房價格下降的情況下,土地價格依舊『逆勢』上漲。官方資料顯示,1至10月份,大陸房地產開發企業土地購置面積同比增長1.2%,但土地成交價款卻大幅增長20.4%。

這也說明,不在土地、財稅、金融等房地產背後的深層次領域『動刀』,而只給房價、需求等表面問題套上枷鎖,不僅難以奏效,反而會引發其他的『併發症』。業內人士認為,今年『限』字頭的行政性手段逐步淡出樓市,意味著官方為財稅、土地等房地產市場長效機制的建立做好準備。

今年4月開始,在樓市轉冷的背景下,大陸各地掀起多輪取消或鬆動『限購』潮。目前,限購已幾乎在大陸全國範圍內退出,只有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四個城市依然『限購』。在此前多輪調控中收緊的各項政策,也出現不同程度的放鬆。

隨後,在百城房價連續5個月下跌之時,大陸官方在9月最後一天出手鬆綁樓市『限貸』,大幅降低二套房的貸款門檻,改善性購房需求得以釋放。11月下旬,央行再次出手降息,此前壓抑的剛需也加速入市。

顧雲昌指出,此前的行政性調控政策誤傷了一部分購房需求,而近期的一系列金融政策則有助於提振這些需求,幫助樓市軟著陸。『首付幾成、利率打幾折,購房者能不能得到貸款保障,這些才是政府需要調整的,其餘的應該交回給市場自行調節。』

在減少行政干預的同時,大陸官方也在土地制度改革、金融改革、財稅制度改革等深層次領域同時發力。以土地制度改革為例,如能按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部署,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能與城市國有土地同等入市,那麼或改變地方政府一家獨大的狀況,有效調節土地供應量,控制地價的上漲幅度,從而從根源上調整房地產市場。這種淡化行政、從更深層次原因入手的樓市調控,可能會成為未來的『主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