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小伙獨行三大洲  埃及拍照被當FBI扣留

在衣索比亞,小岳和當地小朋友住在同一屋簷下。

一個山東青年,高中畢業後在重慶當了5年藝考美術老師,今(2014)年4月他辭職後,從山東老家出發,坐火車北上到了俄羅斯的新西伯利亞,買了輛摩托騎著去莫斯科,然後又買輛自行車玩轉歐洲,再換乘飛機去非洲。歷時5個月、花費4萬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他一個人遊歷了三大洲,並且用照片和攝影機記錄了整個過程。

俄羅斯買摩托 上面寫著『chong qing』

根據重慶晚報報導,穿著一件黑色夾克,頭上戴著一頂鴨舌帽,帽簷向後。12月15日下午,記者在大學城一家咖啡廳內見到了岳鴻民,他是山東淄博人,今年26歲,高中畢業後在重慶做了5年藝考美術老師。

岳鴻民說,在網上看到一個大陸人從連雲港騎摩托車到了歐洲,自己也想體驗一下,於是在今年4月辭掉了工作,開始準備。因為行程第一站定在俄羅斯,他打電話到滿洲里海關去確認,對方說,要交10萬元押金才能帶摩托車出境,他只好買了去俄羅斯新西伯利亞的火車票,路上要走3天,車票2000元。

在火車上,他認識了一個大陸人,在新西伯利亞火車站開一個小超市。『他聽了我的想法很驚訝,幫我聯繫了在新西伯利亞開摩托車修理廠的朋友,幫我買摩托車和辦手續。按當地規定,我的簽證是1個月時間,買二手摩托剛好不用上牌照,只需要到公證處辦一個臨時的駕照就行。』岳鴻民說,自己花3000元買了一輛二手摩托車,上面還寫有『chong qing』的拼音,應該是重慶產的。

摩托車賣2000元 買自行車花了3000元

摩托買好、駕照辦好,騎行之旅正式開始。岳鴻民說,去的時候查了下,4月的俄羅斯氣溫應該有十幾度,沒想到上路第一天就遭遇降溫,一下就降到零度,他將4條褲子、5件背心、兩件皮衣都穿到了身上,路上吹得臉都凍腫了,『晚上在客車服務區搭帳篷,風特別大,整個晚上都沒睡著,只有喝酒、喝咖啡取暖。』

岳鴻民說,他走的M51公路直通莫斯科,但有一段很長的無人區,一路上只見過一個騎車的,遇到的都是大卡車,躲卡車還栽到了稀泥裡,『俄羅斯人很友好,對面路過的車子看到了,走很遠調頭來幫我。摔倒了,很多車停下來問我有沒有問題。那怕把車停在路邊找廁所,也有很多人停車,看是怎麼回事兒。』

從新西伯利亞到葉卡捷琳堡(亞歐分界線處)的路上,岳鴻民車後輪的鏈子掉了,一個貨車司機主動停車幫他修理,第6天車又壞了,很巧又遇見了同一個人,『他是在新西伯利亞和葉卡捷琳堡來回送貨的,就把我搭到了葉卡捷琳堡,我把摩托車賣了2000元人民幣,又花3000元人民幣買了一輛自行車,坐著火車到了莫斯科。』岳鴻民在莫斯科呆了一周,辦好護照後直飛荷蘭,之後又坐火車去了法國。在歐洲旅行,基本靠騎自行車。

到埃及趕上大選 路邊拍照被當FBI扣留

『5月底到了埃及阿斯旺,剛好遇上埃及大選,那時候特別亂,我騎著自行車在路邊拍照,被國防部的士兵抓了起來。』岳鴻民說,士兵大聲對他吼:『FBI!』雖然他不斷解釋:『NO,I am chinese!』最後還是被帶到了阿斯旺市的警察局,總局局長親自核實他的身份,被扣留了一天,才被放出來。

之後到了尚比亞,岳鴻民說,在非洲想免費搭車很難,而一些偏僻的地方沒有公共交通,只有靠搭車,於是自己從大陸商人那裡批發一些讀卡器、SD卡,送給貨車司機,作為搭車的回報。一路上他沒有帶紙質地圖,身上只帶了一個iPad,提前把地圖下好。『在非洲一些地方,有一個電視就可以開一家酒吧了。』岳鴻民說,非洲人對足球的熱情完全無法形容,他在世界盃期間到了肯亞,晚上8點左右,會看到一群非洲人圍著電視在狂歡,基本都支持奈及利亞和迦納兩個非洲球隊。

獨行三大洲他有話要說

簽證岳鴻民說,大陸護照並沒有網上說的那麼不好用,只要帶好銀行卡、所在公司證明,在前一個國家的大使館辦好下一個國家的簽證即可。語言岳鴻民說,自己英語也不好,一路靠肢體語言和簡單的英語,基本上就夠用了,實在不行還可以用手機翻譯。

現金『錢和銀行卡要分開裝,不要帶大面額紙幣,最好分散後裝不同地方,防止被盜。每到一個地方,換1000元人民幣的當地貨幣就差不多了,因為匯率浮動我就吃過虧。』岳鴻民說。住宿『我到一個地方,先找路人和當地員警問住宿,多問幾個人,綜合他們的意見。歐洲基本沒住過旅館,因為貴。非洲住宿要分地區,普通旅館在30元到50元之間。』岳鴻民說。

岳鴻民說,到一個國家先辦一張電話,再買一張充話費的小卡,50元左右就夠。俄羅斯和歐洲打國際長途都比較便宜,俄羅斯是2毛錢1分鐘,歐洲是5毛錢1分鐘,有些非洲國家比較貴,要幾塊錢一分鐘。


十分熱愛騎行旅遊的岳鴻民。


小岳的摩托車上搭載著父親親手為他打造的木櫃子,用來放行李十分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