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90後花樣美女們的創業經 就是這麼「任性」

90後花樣美女們的創業經。

在全民創業的2014年,越來越多的90後加入了創業者的行列。馬佳佳、陳安妮、余佳文、『少年不可欺』……,這些在朋友圈裡火爆一時的90後們不僅上演著精彩的職場『真人秀』,也憑藉著與生俱來的膽量和果敢在創業的洪流中收獲頗豐。90後是個性張揚的一代,是自由不拘的一代,也是最敢於把自己的追求和事業結合在一起的一代。在我們身邊,其實就有一批這樣敢於敢秀、敢闖、敢想、敢拼的90後們,在創業的道路上給90後貼上別樣的『非主流』標籤。

『明星夢』從『腳下』開始

根據東方網報導,金莎,1994年生,滬上某大學表演系。要說金莎是個『白富美』也並不為過。她來自浙江諸暨,父母開襪子廠,家境殷實。不過,金莎並不願意繼承家裡的襪子製造業,她和很多90後女孩一樣懷揣著明星夢來上海讀書。金莎和室友租住在離學校不遠的公寓裡,放學後或者排戲之餘她總是和心愛的小狗形影不離。

今(2014)年秋冬,五花八門的『潮襪』忽然成了街頭的時尚單品。聽說金莎家裡是開襪子廠的,同學和閨蜜們紛紛求購。無奈,金莎只好從家裡帶來襪子用來送人情。沒成想,這些外貿尾單的時尚潮襪在朋友圈裡一傳十,十傳百,訂單多得讓她應接不暇。金莎一下子從中嗅出了『朋友圈經濟』的商機。

於是,金莎開始嘗試著從自家的襪子廠進貨,聯繫快遞公司發貨,叫來閨蜜一起自拍『潮襪美腿』上傳朋友圈打廣告。幾個月下來,生意越來越火,金莎賬簿上盈利數字越來越大。現在靠著在朋友圈賣襪子,她已經可以自己支付房租和零用錢。眼看著月入就要過萬,金莎正盤算著怎樣開一家網上『襪子工廠店』。

金莎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還是甩不開和父母、家鄉的襪子之緣。如今,她已樂此不疲,在讀書之余全心打理網店生意。在她看來,襪子生意也許並不會成為她的主業,但是小小的襪子似乎讓她找回了許多曾經忽略的東西。

『律政俏佳人』打造『好聲音』

王玨瑋,1992年生,滬上某大學法律系畢業生。在身邊人的印象裡,王玨瑋是個精靈古怪的小美女。雖說學的是法律,但是她大的愛好卻是音樂。她從小就學習鋼琴,接受了正統的經典音樂教育。她能彈善唱,是個多才多藝的上海姑娘。

眼看就要大學畢業了,王玨瑋一邊實習,一邊準備司法考試。同時,她並沒有放棄自己的音樂理想。王玨瑋和一名音樂學院的高材生以及一位在美國留學的管理經濟學高才生一起創立了『aM』音樂網站,為情侶、新人、親朋等人群提供個性化的原創歌曲。和現在普通的答錄機構不同,王玨瑋要搜集客戶的各種經歷,寫『有故事』的歌,作為一種特別的感懷和紀念。在錄音棚裡,她和團隊的成員還要親自上陣編配、演唱、製作後期效果等。

她的這項音樂創意服務很快得到了不少圈內朋友的支援,她的音樂創作團隊裡有來自伯克利、柯帝士、中央音樂學員等專業學府的高材生。王玨瑋經常在網路上和遠在大洋彼岸的團隊成員碰頭進行『頭腦風暴』,團隊中大部分人都是兼職人員或者是在校園學生。她現在正努力發展線上線下的客戶群體,和一些婚慶公司的合作已經展開。

作為公司的『頭兒』王玨瑋非常看好未來的前景,無論以後盈利是否能達到令人滿意的程度,至少她和懷揣音樂夢想的朋友們正在為了夢想努力著。

兩個親密合夥人的『寵物情緣』

小溫和她的小夥伴花花,兩個1991年出生的姑娘,一個英氣爽朗、一個溫柔美好,曾雙雙就讀於上海某職業技術學院的衛生技術與護理專業,不同的是,花花順利畢業,小溫卻在大三那年選擇了退學。

說起來有段曲折的故事:那一年,還在讀書的小溫、花花以及另一名同學共同租了一間不大的房子,這幾個性格獨立好強的女生為了自己賺足生活費,擺地攤、開服裝店、把毛坯房裝修了去當『二房東』,幾乎什麼都做過。不想有天夜裡,她們收養在服裝店的一隻流浪狗,被入室盜竊的小偷砍了個半死,小溫她們心疼不已,把狗狗送去寵物醫院救治,一個月花了七千多元人民幣才痊癒。可這一來,小溫父母提前給她的大三學年的學費也差不多花完了。沒法上學了,小溫不敢告訴父母,只能繼續做著各種小生意賺錢。

很快,天生具有經商頭腦的小溫從自家狗狗的住院經歷中發現了商機:當時的寵物醫院和寄養店大多管理不善,許多狗營養不良、精神呆滯,不如自己辦一個寵物寄養店,既能賺錢又能和各種狗狗玩耍,豈不一舉兩得?說做就做,小夥伴們開始張羅著在論壇上發帖招徠生意,自己設計logo,自拍影片廣告,花花搞笑出演,小溫掌鏡拍攝……,結果仍出師不利,半年才接了兩單。姑娘們沒有放棄,用擺地攤的收入租了一個三室兩廳,環境改善了,生意才慢慢找上門來。

創業以來,小溫和花花經歷了各種同齡人無法想像的艱難:每天要照顧許多體型、性格各異的狗狗已是不易,由於缺乏專業的寵物護理知識,狗狗們不時打架、生病,她們只能全額賠款。生意尚未『立戶』,鄰居自然不滿,常常跑去投訴抗議。這期間,另一名共同創業的同學選擇了離開,只有小溫和花花互相扶持、鼓勵,咬牙堅持了下來。

僅僅兩年時間,從當年的毛胚房,到三室兩廳,到郊區小別墅,再到現在800多平米公尺的寵物寄養酒店,小溫和花花這兩個親密無間的合夥人,終於體會到了辛勤付出帶來的收獲與喜悅。不久前,她們買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輛車,價格不貴,也不為開出去兜風,而是方便接送前去寄養的狗狗和它們的主人。車還沒買多久,一打開門撲鼻而來就是一股濃重的『狗味』,但小溫和花花已經習以為常。

『當了這麼久的黑戶,如今終於合法了!』小溫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更令她感到自豪的是,如今小小年紀的她們,不但有了包括訓犬師、美容師在內的三名正式員工,每月收入不但足以負擔自己的生活,還能倒過來給父母一筆家用。儘管家在上海,小溫每年只回去兩次,因為逢年過節總是工作最忙的時候,而她也需要更多時間,來抹去父母對自己的不理解。

這兩個原本也許注定成為護士的姑娘,就這樣陰差陽錯地走上了經商之路。小溫和花花並沒有滿足於現狀,她們的藍圖裡還有更美好的畫面:接下來,她們想再開一家貓咪樂園,有專門適合貓咪的高低爬行架,還有大大的玻璃陽光房。在那裡,無論主人還是寵物都能像在自家一樣愜意、溫暖。小溫說,因為她們工作全部的理念,都只為『把愛帶回家』。

美女作家和巧手老媽『不務正業』

石韞,1989年生,准90後,滬上某名牌大學廣播電視編導專業畢業。在父親的眼中,石韞注定要成為一名作家。的確,石韞是個典型的文藝女青年,她出過書,當過雜誌主編,現在是一名出版社責編。不過,石韞絕不僅僅是個『小清新』,她特立獨行,多才幹練,她可以擱下心愛的寫作事業,全身心投入她和母親共同開創的手工甜點工坊事業之中。

和很多上海女孩一樣,石韞對甜點的熱愛僅限於吃上。幸運的是,石韞的母親有一雙讓專業西點師都嘆服的神奇雙手。媽媽手工製作的蛋糕、餅幹、馬卡龍、牛軋糖等甜點,成了石韞的驕傲。起初,這些甜點只是石韞和朋友們一起打發下午茶時光的夥伴,可後來越來越多的朋友愛上了媽媽『愛心』牌甜點。於是,石韞放下紙筆,媽媽擱下了傢俱生意,母女倆一起開創新的事業。

媽媽負責用最好的原材料和精湛的手工打造返璞歸真的美味甜點。女兒負責設計包裝、尋找客源、品牌推廣。老爸雖然嘴裡總是反對女兒棄文從商,但看到母女倆不分晝夜的幹勁,也不由地客串快遞送貨。

耶誕節前夕,已經在朋友圈裡小有名氣的『石頭媽咪』甜點訂單火爆。媽媽和助理們加班加點供貨,石韞和朋友們扮成聖誕老人給VIP客戶上門送貨,並且還會別出心裁地跳上一段『小蘋果』。眼下,石韞的甜點工坊實體店正在緊張裝修之中,今後店裡不僅可以品嘗美食,還可以DIY。更重要的是,石韞醞釀把『石頭媽咪』進行品牌運作,開發出更多年輕人喜愛的產品。
而甜點美食卻只是石韞創業的第一步,在她心裡,永遠放不下的其實還是寫作。她希望用自己和媽咪一起打拼的經歷寫一本書,無論創業成功還是失敗,這都將是一個美好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