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順治皇帝陵寢內 為何陪葬著17位格格?

順治皇帝。

孝陵裡埋著一代『少年天子』,順治算是個情種,他對董鄂妃用情之深,天下有目共睹。董鄂妃無疑是個幸福的女人,連《清史稿》都給予『上眷之特厚,寵冠後宮』的定論來昭示後人。

根據愛歷史網報導,她所生的孩子被順治稱為『朕第一子也』,這個嬰兒只活了百餘天就夭折了,死後竟被追封為『和碩榮親王』,足見其母何其受寵。董鄂妃也是紅顏薄命之人,兒子死後不久便香消玉殞,皇帝為此輟朝五日以慰哀思。

時隔幾個月之後,年僅24歲的福臨駕崩,舉國震驚——難怪民間會傳說順治帝出家,這順治絕對是不愛江山愛美人的好苗子,而他的董鄂妃更在老百姓的泱泱眾口代代相傳下穿鑿成了明末名妓董小宛,從而把一段本就淒美決絕的愛情故事又再版雕琢,重新演繹了一把。
董鄂妃,其實應該叫孝獻皇后,但是我們不這麼叫她,因為她不配。不配不是我們說的,是大清皇室說的。不給她系世祖謚號,就是她不配做皇后的證明。受恩寵沒地位,這是縱觀董鄂妃幸福之後唯一遺留的小小遺憾。

相比董鄂妃三千寵愛於一身,順治的其他幾個女人自然就沒什麼好日子過了。孝陵裡陪伴順治的,除了董鄂妃,還有孝康皇后——康熙的生母,一個母憑子貴的典型。

如果她沒生這個好兒子,如果她這個好兒子沒即位當上皇帝,想她是絕入不了孝陵地宮的。不能說順治生前對她沒一點兒感情,但是這點感情後來也全都用到董鄂妃身上去了。孝康死的也早,所以說不好怎麼慘。比她慘的,是孝惠皇后。
孝惠皇后埋在了孝東陵,算是清朝第一座皇后陵了,之所以沒有入孝陵,主要是因為她去世時已經是康熙五十六年了,並且喪葬制度也由火葬改為土葬,實在不宜再入孝陵,於是就在孝陵之東為其建了陵寢,曰孝東陵。

孝惠這個皇后當的,真是如履薄冰,封她不過也只為了政治原因而已,從她當上皇后順治就開始對她橫挑鼻子豎挑眼,甚至一度讓她『停職反省』。

要不是當時有孝莊在上頭拍板說了算,孝惠這個皇后能不能當下去還真兩說著呢。在皇帝生前沒有得到一分愛,在皇帝死後守了半世寡,孝惠真是無處話淒涼啊。

不過話也得說回來,孝惠命苦在於當了五十六年寡婦,然而孝惠享福也在於當了五十六年寡婦。這五十六年她安安穩穩的做太后,榮華富貴自然不必說,康熙更是把她當親生母親一樣孝順,這多少是對孝惠形單影隻的一種補償吧。比孝惠慘的,也是最慘的一個,是靜妃。

靜妃本該是順治真正的皇后。她是蒙古科爾沁卓禮克圖親王吳克善的女兒,博爾濟吉特氏,是孝莊的侄女,孝惠的姑姑,由當時的攝政王多爾袞做媒嫁給了順治帝。

這個女孩子無疑是惹人喜愛的,史載『後麗而慧』,寥寥幾個字就勾畫出了一個美麗聰慧的身影。然而也許因為她履行的是一樁政治婚姻,也許還因為後來受多爾袞的牽連,也許更因為她是一個從來錦衣玉食千呵萬護的蒙古公主,她不知道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也不知道將會有何等慘澹悲涼的生活在等待著她,她成為了四個皇后裡最慘的一個。

這個皇后是如何廢的?真應了一句古話:『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表面原因是說她奢侈,曾有記載說她因為吃飯的食具中有一件不是金子做的就大發脾氣,而順治偏就是一個喜歡簡樸的人,所以兩個人到底過不到一塊兒去。

順治自己卻說因為皇后無能所以要廢,他這個理由連下面的朝臣都有質疑,禮部員外郎孔允樾有這麼一番話來回應順治:『皇后正位三年,未聞失德,特以「無能」二字定廢嫡之案,何以服皇后之心?何以服天下後世之心?

君後猶父母,父欲出母,即心知母過,猶涕泣以諫;況不知母過何事,安忍緘口而不為母請命?』是啊,都不知道有什麼錯,來個『莫須有』的罪名就不要人家了,大清皇后一國之母難道能說廢就廢?

然而順治就是要廢,鐵了心要廢,連孝莊都挽回不了。在侄女和兒子之間,在家務與國政之間,孝莊到底還是選擇的後者,於是有了順治這樣一紙詔書:自古立后皆慎重遴選,使可母儀天下。

今後乃睿王於朕幼時因親定婚,未經選擇,宮閫參商已歷三載,事上御下,淑善難期,不足仰承宗廟之重。謹於八月二十五日奏聞皇太后,降為靜妃,改居側室。

用『未經選擇』打馬虎眼,蓋幾個大帽子,靜妃誕生了,這位世祖廢后從此便走出我們的視野,再也難尋蹤跡,不僅任何史冊中再也沒有出現過她的名字,就連整個東陵裡都不知她魂歸何處。按理,雖即便是廢后,但好歹是靜妃,她應該葬在孝東陵裡才對,可是找遍孝東也沒有找到。

孝東陵裡,除了孝惠皇后之外,還有28位順治的妃嬪,由於清初後妃制度還不完善,除了妃,較低等的妃嬪被稱呼成福晉和格格,這28個寶頂分別埋葬著7位妃4位福晉和17位格格,7位妃為恭靖妃、淑惠妃、端順妃、寧愨妃、恪妃、貞妃、悼妃;
4為福晉為筆什赫額捏福晉、唐福晉、牛福晉、塞母肯額捏福晉;17位格格是京及格格、捏及呢格格、塞寶格格、邁及尼格格、厄音珠格格、額倫珠格格、梅格格、蘭格格、明珠格格、盧耶格格、布三珠格格、阿母巴偏五格格、阿幾格偏五格格、丹姐格格、秋格格、瑞格格、朱乃格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