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李克強總理為何如此重視中歐陸海快線?

李克強在貝爾格勒集體會見塞爾維亞總理、匈牙利總理和馬其頓總理。

李克強12月17日在貝爾格勒集體會見塞爾維亞總理、匈牙利總理和馬其頓總理,四國總理一致同意共同打造中歐陸海快線。一年的光景,從匈塞鐵路到中歐陸海快線,這背後有著怎樣的故事和考量,讓李克強如此重視?

將成為中歐與西巴爾幹地區合作的一個重要環節

根據鏡鑒報導,2014年12月17日,這一天在塞爾維亞總理武契奇、匈牙利總理奧班和馬其頓總理格魯埃夫斯基看來,『是個好日子』。17日,李克強集體會見武契奇、奧班和格魯埃夫斯基,四國總理一致同意共同打造中歐陸海快線。隨後在共同會見記者時,中東歐三國的總理均表示,『今天是本地區國家、人民的一個好日子』。希臘總理因忙於國內事務而無法抽身到貝爾格勒,但他已表示,希臘支援這一決定。

相似的場景,大約在一年前曾經出現過。2013年11月,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李克強在與奧班、時任塞爾維亞總理達契奇會談後,宣布合作建設匈塞鐵路,並成立聯合工作組落實推進工作。此後,圍繞建設匈塞鐵路,兩國相關企業和部門舉行了多次會議。

一年的光景,從匈塞鐵路,到中歐陸海快線,這背後有著怎樣的故事和考量?17日,在四國總理共見記者時,李克強說了這樣一句話,『建設匈塞鐵路首先是匈塞兩國的需要』。

那麼,這種需要有多迫切,用事實說話吧。匈牙利布達佩斯到塞爾維亞貝爾格勒的鐵路全長約350公里,建於1884年,由於多處限速,實際運營速度約為每小時40公里,坐火車卻需要8個小時,目前每日對開兩趟,還經常誤點。早在上世紀90年代年已考慮更新軌道,但受當時該地區動蕩影響,改造計劃一直未能如願。

隨著大陸—中東歐合作的開展,匈塞兩國希望能借助大陸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技術和經驗,實現這條鐵路的現代化。問題來了,匈塞兩國為何不與同一塊歐洲大陸上的發達國家合作呢?鏡鑒來分析,這幾年歐洲大陸飽受債務危機困擾之苦,都有點自顧不暇了。

2013年初,匈牙利國家鐵路公司代表團來到大陸,向中方有關企業介紹了匈塞鐵路專案情況,並希望雙方能合作。同年5月,中方企業工作組赴匈牙利,調研了當地鐵路標準、規範及現場勘察,探討合作推動匈塞鐵路等專案。

這次,當李克強抵達貝爾格勒,塞爾維亞總理武契奇親自在機場迎接。武契奇主動而誠懇地向李克強表達了塞方對匈塞鐵路專案的關切,一是希望能在兩年內完成鐵路建設;二是希望鐵路運行速度能更快一些,最好以每小時200公里起步,這樣從貝爾格勒到布加勒斯特2.5個小時就能到;三是希望中方能在融資方面提供幫助。李克強對武契奇說,匈塞鐵路建設專案非常重要,中方相關部門將加強與塞方對接,加快推進和落實。

仔細想想武契奇的關切,不難看出,匈塞鐵路專案其實主要涉及標準和融資兩大問題。標準意味著規則。這條跨國鐵路,涉及歐盟與非歐盟國家,採用何種標準?武契奇已表示,對引進中方技術標準方面,只要符合歐盟標準,塞方沒有任何障礙。業內人士告訴鏡鑒,歐盟鐵路標準與大陸鐵路標準在最終產品上沒有區別,有的只是在工藝過程和產品參數上的不同,用這些標準都能設計和建造出合格的普通鐵路與高鐵包括裝備。

大陸企業在海外成功實施的第一個高鐵專案是土耳其安卡拉至伊斯坦堡高速鐵路二期專案,全長158公里,設計時速250公里,就採用了歐洲標準。目前已通車,展示了大陸高鐵企業的設備、技術、設計和施工能力。

融資,說白了就是缺錢怎麼借,借來怎麼用,用了怎麼還。武契奇表示,塞、匈、馬三國將於明(2015)年1月盡快敲定融資方案。大陸將積極提供融資支援,其比例和優惠將同採用大陸技術、裝備和工程建設的程度相結合。

歷史悠久的匈塞鐵路專案既有鐵路升級改造,也有新建複線,建成後有助於形成南北鐵路的運輸網路,改善兩國連接西歐和東歐以及俄羅斯遠東等地的貨物運輸,為物流和貿易等發展提供良好條件,將成為中歐與西巴爾幹地區合作的一個重要環節。

大陸裝備、大陸技術『深耕』歐洲市場

說完匈塞鐵路,再看看中歐陸海快線。李克強對媒體表示,中歐陸海快線是匈塞鐵路的延長線和升級版,南起比雷埃夫斯港,北至匈牙利布達佩斯,中途經過馬其頓斯史高比耶和貝爾格勒,直接輻射人口3200多萬。

中歐陸海快線建成後,有啥好處?答案是,將有力提升沿線各國交流物流水平,加速實現人員、商品、企業、資金、技術交流,拉動沿線國家的經濟發展,並且有助於深化大陸通沿線國家的互利互惠合作。

今(2014)年5月訪問希臘時,李克強專門與希臘總理薩馬拉斯共同考察了比雷埃夫斯港。比港是希臘最大港口,被稱為『歐洲的南大門』。歐盟作為大陸最大貿易夥伴,約80%以上的大陸貨物經海運抵達歐洲,透過比港的航線可以比傳統航線縮短7至11天運輸時間,是大陸到歐洲最短的海運航線。而從比港出發至中東歐的貨運列車,又將比港與歐洲腹地連接,大幅縮短了運輸時間。

這時,鏡鑒要『腦洞大開』一下,大致盤點至今為止大陸貨物進入歐洲市場的路徑。依託新歐亞大陸橋,大陸方面運營物流通道主要包括重慶至德國杜伊斯堡的『渝新歐』國際貨運班列;武漢至捷克布拉格的『漢新歐』貨運專列;成都至波蘭羅茲『蓉歐快鐵』;鄭州至德國漢堡的『鄭新歐』貨運班列等。中歐陸海快線一旦建成,將為大陸對歐洲出口和歐洲商品輸華又開闢一條新的便捷航線,大陸裝備、大陸技術也能利用這個機會『深耕』歐洲市場。

大陸效率在中歐陸海快線上再次體現。17日,在四國總理的見證下,大陸、匈牙利、塞爾維亞和馬其頓海關代表簽署了海關通關便利化合作的框架協定,將有助於實現各沿線國家海關手續的簡化與協調,提高通關速度和效率,為各國方便貨物和貿易往來打開了第一道門。

最後,再披露這條快線名字的由來。最初,關於這條陸海快線,曾考慮過採用類似『東南歐陸海快線』的名稱。但實際上,該快線不僅僅讓東南歐國家受益,對於歐洲整體的平衡發展、加快歐洲一體化進程也是重大利好消息。正如李克強所說,中歐陸海快線能將地中海與多瑙河更加緊密、快捷地連結在一起,將大陸與中東歐和歐洲更好地連結在一起,使中歐雙方都能從中更多受益。


李克強與匈、塞、馬三國總理開會商討建設中歐陸海快線。


李克強抵達貝爾格勒後,和武契奇在機場交談。


共見記者結束後,李克強和武契奇交談。


6月20日,李克強與希臘總理薩馬拉斯共同考察中國遠洋運輸集團比雷埃夫斯集裝箱碼頭,同碼頭工人親切交流。


四國總理見證相關協定的簽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