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娘子」張平宜:為麻風病康復村孩子奔走的十年

張平宜和孩子們在一起。

過去十年,被稱為『台灣娘子』的張平宜,一直在為麻風病康復村的孩子到處奔走。1999年,台灣女記者張平宜在四川、雲南的一次採訪,讓她偶然間闖入了麻風病康復村。如今,醫療的進步已讓麻風病漸漸變成歷史。但這場跨越海峽的『愛的長征』遠遠沒有結束。近日,在結束了新書《觸》的大陸全國宣傳,舉辦本年度最後一場讀書分享會之前,張平宜在成都接受記者的專訪。

談新書
主動釋出關懷觸碰『隱形人群』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或許是記者出身的緣故,張平宜對文字的原創性有著近乎執著的堅持。她說,新書是她想自己動筆,為社會呈現一個真實的張平宜。同時也想跟大家分享一個公益組織的十年成長經歷。這次的簡體版內容增加了5萬多字,還有一個10年手記。

『大陸版取名《觸》,是想傳達一個觸碰的概念。』張平宜說,麻風病過去是不可碰觸的一群人。她是一般的社會人,去觸碰他們的世界,雙方因觸碰而有所認識和瞭解。

過去十多年,張平宜一直在身體力行這種觸碰的概念,把自己當做正常世界和麻風病人之間的橋梁。她四處奔走,讓麻風病康復村的情況被大家知曉。她用在台灣寫文章、演講、賣書的錢及募得的善款,建立起明亮寬敞的教學樓……,如今,已先後有200多名學生從這裡畢業,走出大山,走向社會。有些人因為她,命運得到了改變。其中就包括她的助手,一個叫李一揚的23歲小夥子,『我跟他講,有機會要走出大陸,看看世界,那才叫人生,才叫生活。』

談孩子
『我最遺憾不是他們的親生父母』

在2011年前,張平宜的生活被切割成兩半,一半在台灣,一半在麻風病康復村。當選為2011年度感動中國十大人物後,她的生活被切割得更加零碎了。除了往來兩地外,還要分出一些時間參加社會活動,去麻風村的頻率沒有以前那麼勤了。但每次『張阿姨』來了,孩子們的親切,雀躍,就像昨天剛剛分別的家人一般,這讓張平宜覺得很『窩心』。

當然,孩子們也經常讓她痛苦。『最大的困難是無法說服他們的父母。』按張平宜的設想,麻風村的孩子也可以像正常孩子那樣,讀書,念大學,透過教育改變命運。

為了讓輟學打工的孩子有一技之長,張平宜在青島開辦了名為『希望之翼』的培訓中心。孩子們白天到張平宜的弟弟在青島開辦的工廠打工,晚上到培訓中心上學,過著半工半讀的生活。李一揚曾在這裡度過三年,他表示:一開始很累,後來適應了,就覺得很充實,『很好玩,跟上大學差不多。』

即便如此,張平宜還是坦承:作為師長,人們總是以培養了多少大學生,多少人進清華進北大而津津樂道。所以從教育的角度,『我毫無成就』。

在四川一所由她創辦的學校裡,目前有在校學生500名。由於離家遠,近一半學生住校,整日吃喝拉撒都在學校,張平宜對住校學生的感情尤深。『就像自己養孩子,有感情了,當然就有期待。』張平宜說,孔子『因材施教』,不是每個孩子都是讀書的料,也不是所有學生都能成龍成鳳,『但看到適合讀書的孩子放棄了,真是「捶心肝啊」。』為此,她曾試圖去說服家長,沒用。『我對他的那份期望,對抗不了父母對他們的牽制。』最後她說自己想通了,一切都是命,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命運。『要是我是他們的親生父母就好了。』

談未來
或將轉向經驗分享的道路

張平宜說,麻風病在台灣地區那麼多年,一直在她的記者生涯快要結束時,才接觸到這部分群體。從記錄事件的人,進入事件本身,變成了參與者……,這一切都是命運的指引。10年前走進來時,自己的角色是讓這群孩被外界看見;未來十年,她希望透過麻風病人不再受特別對待,他們的下一代可以過上正常生活。

張平宜早已把希望學校當成了第二個家,孩子們就是她的家人。和他們在一起,她說自己經歷過痛苦,也收獲了喜悅。她說,在這裡,她不是來做公益的,更像是來這裡生活的。

人物名片

張平宜 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社教系,曾任《時報週刊》、《中國時報》記者及撰述委員,2000年離開新聞界,協助成立大陸麻風服務協會,投入兩岸麻風救援義工工作。2011年7月,獲民政部『中華慈善獎』最具愛心行動楷模稱號;2012年2月,獲評央視『2011感動中國人物』。講述其10年經歷的書《觸》今(2014)年初在大陸發行簡體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