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青海女老師靠小賣鋪 撐起教學點!

臥周正在教孩子們學習課文《雪地裡的小畫家》。

記者走進了海拔3200公尺的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縣白莊鎮強寧村的教學點。2008年,強寧村原先的小學在教育佈局調整中被取消,2012年,強寧村村幹部和村上幾位老人家的幾次電話邀請,當了10餘年藏語文代課老師的楊毛吉,成了一群山裡娃娃們的校長。楊毛吉靠著自己開的一個小賣鋪,每年3、4萬元人民幣的收入作為教學點的經費,為代課的3名教師發工資,目前這所教學點共有24名從學前班到二年級的學生。

根據中新網報導,強寧村村委會書記周才加說,村裡有個教學點好,輕鬆點,要不然每天還得往20多公里外的鄉鎮上送孩子上學,碰見個雨雪天氣,就麻煩了,就算去鄉鎮學校住校讀書,娃娃們太小,不放心。強寧村教學點地處青海腦山地區,這裡交通不便,當地農民種地基本上靠天吃飯。

在一間小教室裡,小臉凍的紅撲撲的孩子們在認真聽課,但是因為教室內太冷,孩子們不時用嘴裡的哈氣熱熱自己凍僵的小手。這裡取暖只能靠愛心人士捐贈的煤,楊毛吉說,這些煤省著點用夠燒兩年。

臥周是青海師範大學應屆畢業生,2014年6月讀完學前教育專業後被楊毛吉招到教學點的代課老師,因為教學點只有一張大的床鋪,所招的代課老師也只能全是女性。『我希望學校能修個圍牆,這樣也不至於上課的時候,牛、羊跑進來,也可以在院子裡種點花。』臥周說,修個更好一點的廁所,也挺好的。臥周現在是這個教學點的語文老師,她正在教孩子們學習課文《雪地裡的小畫家》。

因為不是『教育佈局範圍內的教學點』,沒有任何經費來源,楊毛吉從自己的小賣鋪收入中給3名代課老師每月發2000元人民幣的工資,因為小賣鋪有時生意不好,代課老師的工資經常會拖欠。

學校的教學設備很簡單,但是在楊毛吉和她招聘的3名代課老師的臥室、廚房、辦公室『三合一』的房間裡,有一個泛黃的三層木質書架,書架是好幾十年前村裡放檔案用的,上面密密麻麻擺放著兒童書籍和玩具,這些都是愛心人士郵寄來的,閒暇時間楊毛吉也會整理書架。

教室內溫度很低,孩子們的臉蛋和小手凍的紅撲撲的,鼻涕也經常會不由自主地流下來,而學生用的課本都是楊毛吉從鄉鎮中心學校『化緣』找來的。

楊毛吉說,2012年3月,自己剛來到強寧村的時候,很多娃娃們在家裡放牛、放羊,她利用村裡兩間無人行醫的醫務室和三間村委會的房子設立了教學點開始上課,當時學生最大的10歲,最小的7歲,總共十幾名,『都是一年級,文化課水平都差不多,就設了一個班。』這幾年來這裡讀書的孩子越來越多,楊毛吉不得不將班級分為學前班、一年級和二年級。

青海女老師靠小賣鋪撐起教學點

在一間小教室里,小臉凍的紅撲撲的孩子們在認真聽課,但是因為教室內太冷,孩子們不時用嘴里的哈氣熱熱自己凍殭的小手。這里取暖只能靠愛心人士捐贈的煤,楊毛吉說,這些煤省著點用夠燒兩年。

學校的教學設備很簡單,但是在楊毛吉和她招聘的3名代課老師的臥室、廚房、辦公室『三合一』的房間里,有一個泛黃的三層木質書架,書架是好幾十年前村里放檔案用的,上面密密麻麻擺放著兒童書籍和玩具,這些都是愛心人士郵寄來的,閒暇時間楊毛吉也會整理書架。

教室內溫度很低,孩子們的臉蛋和小手凍的紅撲撲的,鼻涕也經常會不由自主地流下來,而學生用的課本都是楊毛吉從鄉鎮中心學校『化緣』找來的。

楊毛吉說,2012年3月,自己剛來到強寧村的時候,很多娃娃們在家里放牛、放羊,她利用村里兩間無人行醫的醫務室和三間村委會的房子設立了教學點開始上課,當時學生最大的10歲,最小的7歲,總共十幾名,『都是一年級,文化課水平都差不多,就設了一個班。』這幾年來這里讀書的孩子越來越多,楊毛吉不得不將班級分為學前班、一年級和二年級。

雖然條件惡劣,但是孩子們學習的熱情不減。
雖然條件惡劣,但是孩子們學習的熱情不減。

室外寒冷的溫度依舊不能消減孩子們的熱情,課間時,孩子們在一個不大的土操場上玩老鷹捉小雞的游戲。
室外寒冷的溫度依舊不能消減孩子們的熱情,課間時,孩子們在一個不大的土操場上玩老鷹捉小雞的遊戲。

在內地孩子做課間操的時候,這里的孩子們只能靠捐贈的音響跳起鍋莊(藏族舞蹈)來驅寒,只要鍋莊的音樂一響起,所有的孩子們便迅速拉成一個圈,有模有樣的跳起來。
在大陸孩子做課間操的時候,這裡的孩子們只能靠捐贈的音響跳起鍋莊(藏族舞蹈)來驅寒,只要鍋莊的音樂一響起,所有的孩子們便迅速拉成一個圈,有模有樣的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