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瓊瑤訴于正抄襲案今宣判 三大疑問將解答!

瓊瑤、于正。

瓊瑤起訴于正等侵害著作權案25日下午將在在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稱北京三中院)開庭宣判。這場持續8個多月的『維權之戰』也將告一段落。

根據中新網報導,4月15日,瓊瑤發表長微博舉報于正編劇的《宮鎖連城》抄襲其著作《梅花烙》。隨著事件發酵,5月28日,瓊瑤對于正等5方提起訴訟,正式走上法律維權道路,引來極大關注。12月5日第一次開庭審理後,大陸國內109位編劇簽署聯合聲明,聲援瓊瑤,呼籲保護原創,並稱『拭目以待法律對此做出公正的判決』,而有關知識產權保護的話題也成為近期熱點。這說明,該案已牽動了各界神經。隨著判決結果的公布,于正的行為是否屬於抄襲,涉抄襲劇目會受到怎樣的處罰等三大疑問將獲得解答。

疑問一:《梅花烙》劇本著作權是否屬於瓊瑤?

在瓊瑤起訴于正等侵害著作權案12月5日的庭審中,包括于正在內的五名被告都在答辯和質証環節就著作權一事向瓊瑤方面提出質疑,認為瓊瑤並非《梅花烙》編劇,因電視劇的編劇署名為林久愉,而且《梅花烙》版權是今(2014)年林久愉才轉讓給瓊瑤的;更為關鍵的是,92年《梅花烙》瓊瑤並未做著作權登記。

瓊瑤律師對此反駁,並遞交林久愉的聲明,但繼續遭被告方面質疑。今日判決的公布後,《梅花烙》劇本著作權歸屬的問題將隨之得到解答。

疑問二:于正是不是抄襲?

于正是否抄襲是庭審中爭論的焦點,也是本次判決中最大的看點。4月15日,瓊瑤在微博貼出了一封寫給大陸廣電總局領導的舉報信,稱自己作品《梅花烙》被于正編劇的《宮鎖連城》抄襲,並一一列舉其抄襲的幾個部分,認為該劇從主角的背景、主從關係完全跟《梅花烙》一致,支線角色只名字換了,關係跟《梅花烙》一模一樣,就連男主角洞房之夜跑出去與情人私會的細節都十分吻合。

對於這些指控,于正曾在微博發文回應,稱這只是『一次巧合和誤傷』,並且,他表示,與瓊瑤在大陸的公司創翊文化曾多次合作。《宮鎖連城》的劇本第一時間交給了創翊文化,在得到對方合作的肯定後,才與瓊瑤公司旗下的藝人簽訂演出合約,當時瓊瑤方面沒有對劇本提出異議。于正還提到,《宮鎖連城》中的『狸貓換太子』是借用演員張庭欲重拍的《絕色雙驕》中『偷龍轉鳳』的橋段。

11月16日,于正還在一次研討會上辯駁瓊瑤針對其抄襲的質疑。期間展示了瓊瑤方面向法院提交的其認定于正抄襲《梅花烙》的21處關鍵情節,包括偷龍轉鳳、次子告狀親信遭殃、皇上賜婚多日不圓房、面聖陳情、公主求和遭誤解等。于正解釋說,《宮鎖連城》的關鍵橋段大都來自民間傳說、歷史記載,偷龍轉鳳、公主下嫁等歷來就有,而大構架他其實參照的是《紅樓夢》。『21條的情節《紅樓夢》全都有,(瓊瑤)告了我,我才深刻意識到,我們都是按照《紅樓夢》的主線來寫。』

在12月5日的庭審上,其律師交出一封更豐富的參考資料,除了《紅樓夢》外,還有《乾隆皇帝全傳》、《九公主與乾隆》、《公主與皇帝》、《狸貓換太子》、《清史稿》等。其中『偷龍轉鳳』源自九公主和乾隆的傳說;公主借鑑了《清史稿》和孝公主;將軍府家庭結構借鑑了《紅樓夢》賈府的家庭結構。

對此,律師宣讀了瓊瑤的質証意見,她提到:『被告證據中沒有任何一本書、任何一部劇有《梅花烙》中的人物關係,如果有也是從《梅花烙》抄來的,這都是幌子,模糊焦點的手法。「偷龍轉鳳」不是我的獨創,我也不能對此壟斷,但故事情節的串聯都是我想出來的,是獨創的。第二,中國文字有幾千年歷史,我用中文寫作,他們用中文寫作,我寫了嬤嬤、小廝、公主、皇上,他們也寫了,這些都不是抄襲,但被告所舉的其他電視劇,卻沒有像《梅花烙》和《宮鎖連城》那樣有對應。』

律師還轉述了瓊瑤的觀點,認為于正連乾隆、公主、富察這個姓氏都抄,間隔時間也一樣,並非巧合。而于正律師則提出,《宮鎖連城》和《梅花烙》在人物和人物關係上存在實質性區別,《梅花烙》基本人物就3、4個,而《宮鎖連城》人物眾多,衝突眾多,多條主線交叉進行。

疑問三:涉抄襲劇目會受到怎樣的處罰?

早前,瓊瑤曾透過《花非花霧非霧》的官方微博發布聲明,對《宮鎖連城》的播出平台湖南衛視提出呼籲,望其停止播出該劇。瓊瑤透過微博痛心疾首地指出,『最近一周來,不但侵權劇集的首播衛視沒有停止播出,網路與其他播出平台又開始或計劃播出該劇,侵權對我造成的身心傷害進一步加劇』。

在本次訴訟中,被告不僅有于正,還包括了湖南經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東陽歡娛影視文化有限公司、萬達影視傳媒有限公司、東陽星瑞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這四家《宮鎖連城》的出品公司,並向這五方索賠2000萬(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

對於賠償要求,瓊瑤律師表示,據判斷,被告獲利應該上億,于正擔任編劇的單集稿酬達20萬,《宮鎖連城》播放60多集,于正本人作為編劇收益超過1000萬。各電視台播放許可費則過億。另外,他稱,瓊瑤接受調解的前提是:被告于正必須承認侵權,並賠禮道歉。同時,涉案劇《宮鎖連城》必須禁播。

但于正方並不認同,認為瓊瑤方面『濫用訴權,漫天要價,且透過個人身份、年齡、媒介片面進行輿論渲染』,並懇請法院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其實早在2006年,郭敬明的抄襲案也引發了眾多關注。雖然當時北京市高院終審裁定,郭敬明的小說《夢裡花落知多少》剽竊了女作家莊羽的小說《圈裡圈外》,郭敬明與出版社共同賠償莊羽21萬元。但多年過去,郭敬明的歉意遲遲沒來,莊羽也沒有因勝訴獲得平靜。而郭敬明則在2007年加入了大陸作協,之後事業發展順利。

24日,記者查詢多家網路圖書銷售平台後發現,郭敬明的小說《夢裡花落知多少》依然在正常在架出售。8年過去,大陸國家對知識產權的保護逐漸加強,瓊瑤訴于正一案的判決中對侵權作品的處理,也是一個重要的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