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成龍談兒子:現在的懲罰是他應該付出的代價

成龍接受獨家專訪,正面回應房祖名涉毒事件。

在北京宣傳新片《天將雄師》的成龍23日晚接受獨家專訪。訪談中,除了直面反占中、香港電影衰落等熱點話題外,成龍還首次透過媒體正面回應房祖名涉毒事件。

成龍首度袒露心路歷程:震驚之後是羞愧

根據新華網報導,今(2014)年8月14日,32歲的房祖名(原名陳祖名)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北京警方抓獲,立即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12月22日,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檢察院以容留他人吸毒罪依法對房祖名提起公訴。據調查,房祖名早在8年前就在國外接觸了毒品大麻。

由於種種原因,事發幾個月間,成龍始終沒有正面面對媒體回應對兒子涉毒的看法,在這次訪談中,成龍終於敞開心扉,講述了幾個月以來的心情。

『這件事發生後,我很震驚,震驚之後很羞愧。』成龍聲音低沉,語速放慢,他說的確曾經表達過要『打死房祖名』的憤怒,甚至曾要求代理律師『替我打他兩巴掌』。
『剛剛發生的時候,很不好過,但我每天要拍戲,一做高空動作,當時就忘掉了,但可能一回到家就會想起他。』雖然極力避開,但成龍的話語中仍然流露出對兒子的牽掛。

『更讓我感覺愧對的,是祖名的媽媽,一直以來都是他媽媽在管他,我因為工作的關係跟他聚少離多。這件事發生後,他媽媽四個半月沒有出過門口、不見人,因為他而懲罰自己。』成龍說,『有時候看到他媽媽在寫東西,寫著寫著哭了起來,一問才知道是給祖名寫信。』

『他是成龍的兒子,現在的懲罰是他犯了錯誤應該付出的代價。我管不了他,國家幫我在管,把他以前的壞習慣全部改過來。』成龍認為,與自己兒時學武受到的『魔鬼式』訓練相比,房祖名現在的看守所生活『只是在一個地方讀大學』,『我知道服刑期滿後會有一個新的房祖名』。成龍把看守所生活看做對房祖名的磨練,希望『壞事變成好事』。

披露房祖名在看守所內狀態

房祖名被刑事拘留後,陸續有媒體報導他在看守所內的狀態。成龍告訴記者,房祖名被拘留後,成龍、林鳳嬌夫婦並未與兒子見面,而都是透過律師傳遞消息。

剛剛被拘留,房祖名就透過律師帶話給成龍夫婦。『祖名說「千萬不要讓我爸爸媽媽來看我,我的事我承擔,不要影響到我爸爸,只要知道我媽媽沒事就行了,我知道我爸爸撐得過去。我長大了。」』成龍說,他理解兒子不想讓父母看到自己在看守所裡的樣子。

記者從知情人處瞭解到,在看守所裡,房祖名閱讀了大量書籍,從通俗小說到金融類圖書,並要求律師幫助購買圖書,經警方審查同意後送進看守所內。房祖名曾表示,透過閱讀才知道,還能夠透過不同的角度看世界,感覺自己太渺小了。

這些得到了成龍的証實:『他要很多不同的書,每次都要求買書帶進去,這麼多年都沒有讀過那麼多書,他對律師說的話也成熟了許多。』

房祖名告訴律師,自己經常換洗內衣,已經攢下不少乾淨衣物。『自己洗內褲,自己疊被子,什麼事情都自己做。他在裡面受到的教育比那裡都嚴格,一定讓他終生難忘。』成龍說。

回應傳言:我沒有動用一個關係

在房祖名被抓獲後不久,有傳言稱,房祖名在看守所裡享受『特殊待遇』,成龍正在動用一切關係,爭取讓兒子取保候審,逃避懲罰。『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必須遵守。我從來沒有為這件事動用過一個關係。』成龍正色道,曾有朋友和律師建議成龍依法對房祖名申請取保候審,但被他拒絕。

『因為他是成龍的兒子,因為他觸犯了國家的法律。如果房祖名坐一個禮拜就出來,大家會怎麼看成龍和房祖名?我們是名人,更要按照法律做事。』成龍曾叮囑律師,不要試圖縮短房祖名的刑期。

『他自己也說,不出來,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我就告訴他兩句話,我沒事、媽媽沒事,讓他好好接受自己的懲罰。』成龍說,直到現在,他與房祖名沒有透過話。『我覺得他長大了,所以我放心了,也安心他在裡邊。』

我是一個負責任的父親,但不是一個好父親

成龍在很多次採訪中都談到過對房祖名教育的問題,面對記者,他坦承自己是『負責任的父親,但不是一個好父親』。『我對他很凶,我就是那個黑臉,不能跟他嬉皮笑臉,永遠是繃著臉,連媒體都求情說房祖名長大了,不要再罵他了。』成龍也在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他認為,一方面源於在少年學武時的『魔鬼式』訓練。『每天五點起床,跑一小時步,然後是各種訓練,師父打手心的時候不能縮手,掉眼淚不算、「哎呀」不算、「嗯」不算。房祖名沒經歷過這些,所以他太幸福了。』

另一方面,就像在很多影片裡表現的,成龍的內心更像是一個大小孩。『我常常說我不會做父親,我喜歡玩,喜歡和幾百人一起拍戲。到今天我的身份讓我穩重了、思考了,要不然我還是個大小孩。』

『成龍的兒子』也是房祖名成長過程中一個沉重的包袱。『很小的時候我就跟他講過,你的成長會很痛苦,人家會一直把你跟爸爸比。你是成龍的兒子,你的言行舉止都要小心。』成龍說,『這對他來說,蠻不公平的。我也很抱歉。』

未來:繼續禁毒事業,希望房祖名也成為禁毒大使

雖然在採訪中一直堅持對房祖名『不心疼』,但談到兒子的未來,成龍無意間還是流露出舐犢情深『出來後我還是希望他走自己的路,因為他畢竟是大人了。我不會給他更大的壓力,我相信他已經受到教訓,一定會比以前更強、更好。年輕人誰不犯錯,希望媒體和大眾、影迷多給他一次機會重新來過,這會對他鼓勵很大,否則他會很頹喪。』成龍誠懇地說,『成龍不會把他保護在自己的羽翼下,我相信他。』

在房祖名因涉毒被抓後,成龍的『大陸禁毒形象大使』身份也飽受非議。成龍是否還會堅持在非議中擔任禁毒大使呢?『第一時間我很慚愧、很內疚,覺得自己應該辭去禁毒大使。但後來想一想,如果我這樣做了,就意味著我向毒販低頭。現在我和我的家庭也是毒品問題的受害者,所以我要繼續做下去、繼續打拼下去,我希望做一個終身的禁毒大使,希望祖名出來那天,他也可以成為禁毒大使,用他的經歷講給年輕人聽,讓所有人遠離毒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