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年輕人更多機會 湖南政協副主席辭職從醫

陳延武。

陳延武,益陽市赫山區人,醫學碩士,中醫主任醫師。1982年參加工作時,他的第一站在益陽一家鄉鎮衛生院。5年後,他考入湖南中醫學院攻讀中醫專業碩士學位,畢業後,被分配到益陽地區衛生局。1995年開始,陳延武先後任益陽市衛生局辦公室副主任、國醫館館長、市中心醫院副院長。2004年,陳延武任益陽市工商聯主席,後擔任省政協委員。2009年1月,陳延武當選益陽市政協副主席,並在2012年12月獲得連任。

根據新京報報導,湖南省益陽市政協副主席陳延武把提前退休的年齡選擇在了51歲。這位副廳級幹部的提前告退,引發輿論關注。『心若在,夢就在。何懼怕從頭再來!』這是陳延武QQ空間上的最後一條原創說說,發表於2013年10月30日。陳延武日前接受記者採訪時,稱正在廣東尋找一份醫生工作。他給自己起的網名,叫做『陳老中醫』。

在電話裡,陳延武說他的夢是中醫夢。對於辭職一事,他表示,2009年當上益陽政協副主席的時候就萌生了辭職的念頭,『自己更適合當醫生。』『我沒有遭遇過排擠。』陳延武說:『組織培養我多年,待我不薄。我很感恩。』

據媒體報導,得知陳延武退休,同事和朋友的第一反應是難以置信,『以前聽他說想提前退,以為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竟是真的。』『工作能力出眾,很有內才。』與陳延武共事多年的同事評價陳延武。工作之餘,陳延武也是一位會享受生活的人,他喜歡花草,喜歡旅遊,每次出去旅遊都會拍不少照片,並上傳到QQ空間裡,與大家分享。

任政協副主席時就有辭職念頭

新京報:你是什麼時候提出辭職的?
陳延武:今(2014)年大陸國慶節以後。

新京報:辭職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情形,會覺得不捨嗎?
陳延武:這個也沒有什麼。人有時候真的是什麼都沒想,沒有文學化、藝術化的東西。其實很簡單的。

新京報:辭職順利嗎?
陳延武:還是順利的。既然我提出來,組織肯定是要批准的。一方面我提出辭職符合規定,另一方面也是人性化的要求。如果不同意的話,我肯定會有意見。而且這個對隊伍的建設有好處,也是給年輕人一個機會。

新京報:你的家人有何反應?阻攔過你嗎?
陳延武:首先是說服自己,然後才說服家人。辭職不是做太大的犧牲,更不是上刀山下火海,沒那麼難。我只是在做本來就想做的事。

新京報:什麼時候開始考慮辭職的?
陳延武:我從45歲開始,當上益陽市政協副主席的時候就有辭職想法了。我覺得在社會上還是要有一技之長,要靠自己的專業吃飯,靠自己的本事吃飯。

新京報:在政協副主席這個職位上幹得怎麼樣?
陳延武:盡力而為。畢竟我對管理的研究不是那麼透,問題也不是看得那麼準,很難說做好或者做不好。實際上,如果我沒想當醫生,做政協副主席也能發揮,只是人各有志。

新京報:會不會認為,做政協副主席做出的貢獻可能會比做醫生更大?
陳延武:這個很難說。有的皇帝都不當了,出家了。你怎麼理解?無法理解,有些事情講不清。

當官時也曾為仕途努力奮鬥

新京報:你好像對自己的官員身份不太看重。
陳延武:不,我以前也是為之努力奮鬥。現在考慮更多的是,我適合做什麼。做官也能夠把自己的抱負實現好,這個不能排除。關鍵是一個人自己的喜好,看他更適合做什麼。有的人更適合做領導,有的人可能更適合做專業。人盡其才嘛。

新京報:與做官相比,你覺得自己更適合做醫生?
陳延武:對。

新京報:像你這樣的副廳級幹部,辭職的很少。
陳延武:其實好多人都有一技之長,就是沒有下這個決心。為什麼沒有下這個決心?第一,(辭職後)幹什麼很難定好位。第二,很難放下架子。做幹部在地方做到一定的成績,受人尊敬是肯定的。首先要放得下架子,要能夠改變自己的思維。這跟政府要轉變職能是一回事。我辭職去做醫生,要服從醫院所有的規定。我就是個普通的醫生,不能擺什麼譜。

新京報:你是副廳級官員,沒想過繼續在官場上進步嗎?
陳延武:沒有。其實我年輕的時候也有追求,但是也不是很大的慾望。政治上的進步,是個金字塔形的。沒有必要成天想那些事。我一般是在一個職位上一幹好多年。所以沒想過這些事,從來都沒想過。

不悔當初從衛生系統轉到工商聯

新京報:為什麼想做醫生?
陳延武:有很多朋友不舒服會讓我幫他,會問我應該去看什麼醫生。以這麼一種形式跟朋友相處,我感覺到我的存在。所以我認為還是做醫生好。

新京報:2004年你從衛生系統到工商聯,當時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
陳延武:那個時候的考慮現在記不起來了。組織上讓你去,沒有什麼理由不去。去的時候單位是什麼樣、什麼狀況我都不知道。

新京報:去了之後是什麼級別?
陳延武:去了是正處級。

新京報:對於去工商聯的這個決定,你會覺得後悔嗎?
陳延武:什麼事情都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在工商聯有另外一種鍛煉的形式,會在經濟領域關注更多。不是有機會成本嗎?什麼都能享受到是不可能的。所以,也沒有後悔。

『組織待我們不薄,我非常感恩』

新京報:在你眼裡,你的仕途算順利嗎?
陳延武:我具有非常好的親和力,誰都願意和我打交道。我出去辦事情,無論是個人的事還是工作上的事,都要給我予以關照。(這方面)我還是蠻有信心的。我這一生,就是想做醫生。沒有其他的政治考慮,也沒有其他原因。現在政策這麼好,能夠提前退休,人要知道感恩。

新京報:辭職後,你想對留在體制內的前同事說什麼?
陳延武:我不是那種自己不幹了還抱怨不愉快的人。組織培養我們這麼多年,待我們不薄。說實在的,在一個市裡面能夠做到政協副主席,人家幹幾十年可能還幹不到,我已經非常感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