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16歲才女為全班創作藏名詩 三晚寫出61首

這是盧怡心為全班同學寫的古詩詞。

『藏名詩』為16歲的盧怡心所作,詩意或與同學性格相符,或包含著她對同學的祝願。菡萏雍容青李甜,蔭下逍遙話桑田,荷鋤歸來飲荷露,勝與鈴蟲爭清泉。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這首古詩,是成都樹德中學高二(8)班女生盧怡心為同學李鈴所作的詩,細細看來會發現這首詩包含了『李鈴』的名字。今(2014)年上半年,高一升入高二需要分班,16歲的盧怡心為班上其他61位同學每人都創作了一首古詩詞,詩詞裡都包含著同學的名字,而詩的意思,或與性格相符,或包含著她對同學的祝願。

更令人驚奇的是,盧怡心寫的這61首詩詞,僅僅用了3個晚上。這不,她正計劃著,到高三畢業的時候,再為班上的每一位同學都創作一首詩。

她的才氣
三晚寫出61首古詩

第一天晚上,感覺特別好,文思如泉湧,一晚上就寫了二三十首。

高一期末考試結束,高二就要分文理班了,相處了一年的同學們感情非常好,盧怡心覺得,自己要為班上的同學留下點什麼有意義的東西。『我平時非常喜歡古典文學,不僅意境很美,而且能用很短的文字表達很多的情感。』於是,她決定為班上的每一位同學的姓名都寫上一首古詩。

當時期末考試剛剛結束,學習壓力沒那麼大,盧怡心就白天上課,晚上寫詩,僅僅3個晚上就把班上61個同學的詩全部寫完。她記得,第一天晚上,感覺特別好,文思如泉湧,一晚上就寫了二三十首。『當時就拿著班上的成績單,對照著同學的名字,一個個看下來,那個名字有感覺就寫那個。』

曾浩峰就是盧怡心特別有靈感的一個名字,這個男生性格開朗,性格也非常有浩然之氣。

這位同學曾在暑假用了20多天,騎行川藏線到西藏,途中還將自己的氧氣瓶借出去救人。為了刻畫這位同學的性格,盧怡心特地用了『問天長久,取捨盡巍峨』一句來結尾。而對於另外一位比較貪玩的同學董靖航時,盧怡心寫道:『志在董正天下,卻見百里繁花。香流滿襟風月華,憂君步拖遝。靖冥館中書劄,半生航程卸下。挑燈看夜生華髮,依稀鏡中花。』希望以此激勵同學好好學習,莫要虛度光陰。

她的執著
沒有靈感就翻詞典

名字越簡單越難寫,尤其是要寫得有文采要滿意,就更難了。

不過,小才女也有為難的時候,最讓她頭疼的是『李』姓的同學,因為班上姓李的同學有8位,而且李字又不好組詞,桃李、李子、李代桃僵、春李、李世民、青李等含有李字的詞語,被盧怡心用盡了。『很多同學的名字其實都非常有意境,一些特別大氣的名字,寫作起來暢快淋漓,反而名字約簡單越難寫,尤其是要寫的有文采要滿意,就更難了。』盧怡心說。

還有很多同學名字中比較複雜的字,很少在古詩詞中出現的字等,也成了盧怡心寫詩的難點,比如董靖航的『靖』字,在翻閱古漢語詞典之後,她發現有『靖冥』的片語,就放在了詩中。同樣,李梓坤的『梓』,她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查閱後發現有故鄉的含義,才寫出『桃李不言自成蹊,白髯隨骨歸梓裡。乾坤高懸明鏡在,自汲鄉水灌宦衣』的詩句。

同樣,沒有靈感的時候,盧怡心的方法也是翻閱古漢語詞典,看著裡面組詞的方式,看著就有感覺了。

她的靈氣
名詩還能整成川話版

每天晚上,盧怡心和媽媽兩人一人端著一個洗腳盆泡腳,趁著短短泡腳的時間,媽媽就帶著她背兩首古詩。

盧怡心喜歡寫古詩詞,跟媽媽從小刻意的培養密切相關。盧怡心家住達州,爸爸是銀行職員,媽媽是電力公司的普通員工,但媽媽非常喜歡看書,也就帶動著女兒去看書、背古詩詞。

記得小學5年級時,每天晚上,盧怡心就和媽媽兩人一人端著一個洗腳盆泡腳,趁著短短泡腳的時間,媽媽就帶著她背兩首古詩,唐詩三百首很快就背完了,到了國小升初中的時候,兩人就開始背誦宋詞。『媽媽喜歡李煜,她總是跟我講,李煜的詞怎麼怎麼好,我就跟他爭辯,說蘇軾和辛棄疾的詞好。』盧怡心笑著說,週末的時候,兩人說要去逛街買衣服,結果逛著逛著就總會逛到書店。

『其實剛開始,我也不喜歡,我媽媽就慢慢地用很美的意境來引導我。』直到有一天,『青鳥殷勤為探看』這一句突然就打動了盧怡心,她才開始喜歡上了這些,甚至還和媽媽兩人改編起來。一首《蜂》,『不論平地與山尖,無限風光盡被占。採得百花成蜜後,為誰辛苦為誰甜』被兩人改成四川話版的『無論平地與山尖,朵朵花前打轉轉;釀的花蜜給人吃,自己只吃一點點』。

對話才女
才女也『花癡』最愛魯迅辛棄疾

盧怡心說,自己是從初二開始寫詩的,但現在回頭看,很多並不是符合古文規範。初三時,為了緩解緊張的學習氣氛,語文老師會寫出三四個字,要求學生這些字作為開始寫首詩,這樣的方式讓班上的女生非常喜歡,經常一起研究討論,盧怡心也從這個時候開始經常寫古詩詞。初升高的那個假期,她甚至寫了一首200多字的長詩。『當時比較喜歡看一些仙俠的小說,就寫了一首這種風格的長詩,講的是一個少年的經歷。』

記者發現,盧怡心所寫的詩詞風格多數比較豪放。而她說,這跟自己的『男神』比較相似。『哎呀,魯迅,我的男神,我太喜歡他了!』一提起魯迅,這個16歲的女孩就一臉『花癡』相。盧怡心說,她覺得魯迅有很渾厚的文學功底,卻用最簡樸的語言,把要表達的意思濃縮成針尖。同樣,豪放派的辛棄疾也是她的最愛,語言精煉,表達的氣概卻很是豪邁。

雖然離高中畢業還有一年時間,盧怡心就已經開始打算,等到高三畢業的時候,再為班上的每一位同學寫一首詩。『上次發現,大家都非常喜歡,有些人還到處炫耀,哈哈,要畢業了,就給大家留個紀念。』盧怡心說。

盧怡心原創作品

李佳俊

白李馥鬱飲盡歡,佳期挑簾看。狼毫伴紫檀,鋪紙研磨,簷下雨飛潺。筆走俊跋催嵐,薄刃翻雪寒。無意留春住,方寸劍影,裁遍輕黛山。

李力

征道長,雲海茫,黑月催城城欲亡。漫天旗卷至帳中,眾李代桃僵。風愈怒,雪愈狂。血水滔滔上子牆。力拔山兮氣蓋世,萬骨鑄一王。

王梓儼

王師北定中原,梨花桑梓開遍。流水驚起蕊千朵,跌破春風面。去時東籬花滿,歸時田舍儼儼。月籠鄉音斷橋邊,新酒故人面。

盧怡心改編作品

原詩《蜂》

不論平地與山尖,無限風光盡被占。採得百花成蜜後,為誰辛苦為誰甜

四川話版

無論平地與山尖,朵朵花前打轉轉。釀的花蜜給人吃,自己只吃一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