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病/11歲糖尿病女孩每天自己注射藥物 堅持3年

小雨自己在扎針注射胰島素。

每天上午上完最後一節課,別的孩子都去吃飯了,小雨總是一個人走到教室角落,從小包裡取出棉球,蘸上酒精,在肚皮上消毒後,一針扎下去,給自己注射胰島素。3年前,8歲的小雨被查出患有Ⅰ型糖尿病,之後便一直靠注射胰島素維持治療。為了減輕父母負擔,小雨自己學會了注射胰島素,『這樣媽媽就可以去上班了。』最近,有好心市民給她捐了一台胰島素泵,這樣,小雨再也不用自己扎針了。

給自己扎針被老師誤會了

根據現代快報報導,金宗斌是太倉卉賢小學德育處主任,小雨在這所民工子弟學校讀五年級。『這個學校的孩子來自全國各地,有些孩子的行為習慣不太好,我負責幫他們矯正一些壞習慣。』一年多以前的一個中午,金宗斌在巡視時發現,一個小女孩躲在教室的角落裡『玩弄針頭和酒精棉球』,仔細一看,原來是小雨。金宗斌當時有點生氣,『我批評了她,告訴她這些東西有危險,不應該帶到學校來玩耍。』

當時,小雨一句話都沒說,只是將那些東西收起來,默默地走開了。兩天後,金宗斌見到了小雨的媽媽王亞華,把小雨在學校裡『玩針頭』這件事告訴了她。王亞華告訴金宗斌,『金老師對不起,丫頭是患了糖尿病,要天天打針,一天4次,她怕我們麻煩,就自己學著打,已經堅持一年多了。』

看著眼裡噙滿了淚花的王亞華,金宗斌的內心突然充滿了愧疚和歉意,他後來專門找到小雨,向她道了歉。金宗斌告訴記者,從那以後,他會為小雨提供一點力所能及的幫助,『有時候教室人多不方便,就讓她去老師辦公室打針;她家裡比較困難,學校幫她爭取到了一份貧困生補助。』

她說,長大想當醫生幫助別人

小雨告訴記者,8歲那年暑假,她總是肚子痛,還老想上廁所,後來爸爸媽媽帶她去醫院檢查,發現是糖尿病。從那次『病好了』以後,她每天都要打4次針,分別在三餐和睡覺之前。這四針就是小雨的『保命針』,由爸爸媽媽負責打,誰有空誰來。

小雨的爸爸是一名司機,收入不高,媽媽王亞華之前沒有上班,小雨生病之後,家裡的經濟情況更加不好。有一天,媽媽告訴小雨,自己想去上班,減輕家裡一點負擔,可是又怕沒人幫她打針。沒想到小雨馬上告訴她,『媽媽沒事的,你去吧,我自己可以學會打針的。』小雨真的說到做到,在仔細看了父母給自己打了幾次之後,她就學會了,『很好學,一打就好了,我一點都不怕。』從那時起,每天中午和下午的兩針就由小雨自己來打,早上和晚上的兩針則由媽媽負責。

小雨告訴記者,她現在還是經常會感覺到頭暈,偶爾還會覺得噁心,『吃東西也要少吃點,餓了也要忍著,吃多了血糖會升高的。』小雨說,自己長大了想當一名醫生,專門給像自己一樣患病的人治療,為他們減輕痛苦。

好心人捐了台胰島素泵,不用扎針了

王亞華至今還記得當年小雨患病的情況,『2011年夏天,她才8歲,那個時候一直叫渴,我們也不知道是糖尿病。』醫生建議在小雨身上裝一個胰島素泵,如果在發育期結束前控制好病情,就有可能根治,可是一個胰島素泵要幾萬元人民幣,她實在有心無力。

『有不少好心人得知小雨和我們家庭的情況後,都對我們主動提供了幫助。』更讓王亞華激動的是,一名來自蘇州的好心人給小雨送來了一台胰島素泵。

雖然不知道胰島素泵能給自己帶來多大幫助,但小雨還是很興奮,因為醫生告訴她,裝了這個東西,以後她就不用自己扎針了,『爸媽就可以少為我操點心。』

醫生:Ⅰ型糖尿病發病呈低齡化趨勢

蘇大附屬兒童醫院內分泌科醫生吳海英介紹,近年來,Ⅰ型糖尿病發病率一直在升高,而且呈現出低齡化的趨勢,『病房裡一直有不少小孩在接受治療』。吳海英表示,Ⅰ型糖尿病的發病原因比較複雜,與基因等多方面因素都有關係。以目前的醫療水準,得病後只能終身使用胰島素維持。

吳海英告訴記者,與常規的注射胰島素相比,胰島素泵使用起來更加靈活,有些還有即時監測功能,患者隨時掌握自己的情況,『比如有時想加個餐,心裡就有數,知道能不能吃,能吃多少。』一般胰島素泵的使用壽命都比較長,『很多廠家都有較長時間的質保,一輩子用一個泵也是可能的。』

點擊進入下一頁
小雨(左一)在教室上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