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省紀委官員:涉貪腐官員變狡猾 辦案難度增大

2014,紀委很忙。2014年的大陸反腐,更是全年持續吸引著關注的目光。

大陸紀委很忙。2014年的大陸反腐,更是全年持續吸引著關注的目光。臨近年末,反觀這一年大陸『反腐眾生相』,有人感慨、有人失落、有人淚流滿面……,繼而反觀反腐歷程,會發現在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目標之下,無論誰有問題,一概難逃法網。

紀檢幹部這一年 涉案官員越來越狡猾,辦案難度增大

根據光明網報導,反腐機構這一年,工作量大,中紀委網站今(2014)年兩次招人。2014反腐這一年2014,紀委很忙。2014年的大陸反腐,更是全年持續吸引著關注的目光。今(2014)年大陸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新聞發言人一句『你懂的』,不期然間成為這一年的反腐熱詞。那時的疑惑,如今已是過眼雲煙。那句『你懂的』,如今是『真懂了』。

臨近年末,反觀這一年大陸『反腐眾生相』,有人感慨、有人失落、有人淚流滿面……,繼而反觀反腐歷程,會發現在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目標之下,無論誰有問題,一概難逃法網。長期以來,各級紀檢幹部給外界的印象只有一個——『神秘』。但這一印象在十八大後漸被打破。

一位省級紀委副廳級幹部告訴記者,以前紀委內部有個說法叫『多做少說』,這裡的『說』主要是指對外宣傳。即便宣傳,也大多是在自己系統的陣地上『自言自語』。

十八大後,隨著紀委系統的頻頻重拳出擊,各級紀委的工作思路有所轉變。『不僅要做,還要說,因為只有說出去了,大家才知道你做了什麼。只有說出去了,才能對其他官員形成震懾。』前述紀委官員說。

隨著反腐力度的加大,2013年以來,紀委開始褪去神秘的面紗,變得開放透明。與此同時,各級紀委幹部的身影在人們心目中逐漸清晰起來。有媒體讚譽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寧遇閻王莫遇老王』。

再比如今年6月底,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被中紀委宣佈查處,網上一度流傳萬被幾名著統一天藍色襯衣的男子帶走的照片。照片說明稱,這些帶走萬的人就是中紀委幹部。真偽已無從求證,但側面說明民眾和社會對紀委幹部的期望。

工作任務量繁重,『今年太忙了』

記者近日採訪多名紀檢幹部,幾乎所有人都感慨『今年太忙了』。多名紀委官員表示,2014年很明顯的感覺是『人手不夠用』。

40歲的張先生以前是某縣糧食局紀檢組長,2014年6月底他突然接到通知,讓他7月初去市紀委報到。他到了市紀委後才知道,幾乎每個縣的相關部門都抽調了人員到市紀委協助辦案。

張先生告訴華商報記者,到紀委上班的第一條『鐵律』就是不能相互打聽案件。談到2014年後半年來的工作,他說幾乎每天都處於工作狀態,不斷有新的案件線索移交過來。『這半年幾乎沒人休息,只有累得實在不行了的時候才申請休假。』

對此,另外一位省級紀檢部門的王姓幹部也深有體會,他說今年四月份因查辦某案件,曾經一個月沒有回過家,吃住都在辦案點上。『根本沒有週末和工作日之分,每天除了辦案還是辦案。』一位和中紀委密切合作的曹姓國家公職人員說,據他所知,2013年以來中紀委的工作人員工作強度極大,『疲憊不堪』。

紀委工作任務繁重還可以從紀委內部自身崗位調整、機構改革看出。今年3月,中紀委副書記陳文清曾做客中紀委官網,介紹了最受關注的紀檢監察室情況:紀檢監察室總數由原先的8個增加到現在的12個;每個紀檢監察室均配備人員30名,設立4個處。12個紀檢監察室,每個30人,直接負責紀檢辦案的人員至少為360人。

中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長黃樹賢則在另外一篇署名文章仲介紹說,2014年的紀檢系統機構調整到位後,大陸全國省級紀委紀檢監察室總數將達到231個,新增61個,增幅達36%。

重組後絕大多數省級紀委紀檢監察室將增至7至8個,其中河南省紀委最多,達到11個。某縣紀委書記稱,由於各級紀委人手都很緊張,許多省紀委都選擇從市級紀委抽調辦案骨幹,市紀委只能從縣紀委抽調。『有的地方人實在調不開,就只能向檢察院甚至公安借人。』該紀委書記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