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官員著裝學問 薄熙來自稱簡樸卻穿限量名牌鞋

薄熙來。

『公務員著裝跟仕途關係不大,但要說完全沒有影響也不可能。』廣東東莞城建工程管理局原局長丁海潮認為,著裝或可作為領導判斷下屬做事風格的輔助手段。

官員穿衣:著裝不同是種『範』

根據廉政瞭望雜誌報導,不久前,江西吉安市委書記王萍因為被曝出『多個場合穿戴幾乎不重樣』,在網上引起了爭議。對此,王萍對媒體回應:『我是有經濟能力購買這些東西的,經得起組織檢驗……』

事實上,在上級帶動和自發規範下,近年來大陸官員工作時的穿衣著裝也逐漸規範。不過,對一眾官員而言,工作中如何著裝並非小事,稍有不慎,就可能穿出一連串的煩惱。『圍繞著穿衣發生的故事,還可以反映一地的官場生態。』

女官員穿鮮豔衣服妥不妥?

『工作時的著裝方法很簡單,就是遵守國際通行的TPO法則。』西部某市新聞辦的胡星告訴記者。近年來,他曾受邀到不少機關的『職工課堂』,講授著裝禮儀。

穿衣的TPO法則,即英文『Time』(時間)『Place』(地點)『Occasion』(場合)的縮寫。『總體來說,就是根據時間、地點和場合的變化,對活動進行預判,選擇適當的服裝,臨場還可再做小的調整。』

『其精髓就是隨時間、地點、場合而變化。』胡星說,『比如2011年慶祝辛亥革命100周年,一些地方官參加當地的紀念活動穿中山裝,就營造了紀念氣氛。』至於地點,通俗地說,領導幹部下基層慰問煤礦工人,和出席縣委全會,所穿的衣服得完全不同。

場合的不同也類似。『比如我們講的,在內部會議上、調研時身穿夾克或大衣,可以傳遞出樹立新風、崇尚節儉的信號。對於一些莊重場合,發開會通知時都會註明「需著正裝」。』在他看來,由於各地對禮儀都相當重視,大陸公務人員貫徹TPO法則方面總體理想。

事實上,早在2005年,北京市海澱區就出臺規定,禁止公務員穿吊帶裙、涼鞋光腳上班。某縣政府辦的陳昊宇告訴記者,該縣《公務活動禮儀規範》中要求:平時著深色服裝,衣冠端正,重要活動時著正裝。『沒看到我們每層樓都有整容鏡嗎?』

不過,胡星坦言,對具體衣著搭配,不少官員仍然知之甚少。胡星解讀稱,『傳統文化中,紅色象徵熱烈,綠色代表和平,藍色顯智慧,深色服裝則突出穩重。所以一些單位的女領導以短發配深色職業套裝,顯得精明幹練。』

不過,在一年一度的全國『兩會』上,少數民族的代表委員們與會總是穿上頗具本民族特色的鮮豔服飾,受到其他與會者和媒體記者的熱捧,展現了民族大團結的良好形象。

領導忘打領帶反被恭維

正確地著裝,是官場的一大學問。因之引發的故事,也反映了不同時期的官場生態。1948年國民黨正副總統就職典禮上,蔣介石就利用著裝,耍了李宗仁一把。據李回憶,起初他向蔣請示,蔣說應穿西裝大禮服,他連夜找上海西服店趕製好後,又接到蔣令,『用軍常服』。他雖覺『有欠調和』,但也『只能遵照』。當天,典禮官請正副總統就位時,李才發現蔣身穿長袍馬褂,旁若無人地站立,蔣身後穿軍裝的李副總統,貌似成了蔣的副官。當下,西裝、襯衣、領帶漸成大部分基層公務員標準配備。

一名機關幹部劉湖告訴記者,『我們單位領導,剛來時主持重要會議愛打一根鮮紅的領帶,並明令副職效仿。』很快,主席台上的領導就自動打上了深紅、淺紅、紅格子領帶。

去(2014)年底開總結會前,匆匆趕來的一把手上了主席台。打著紅領帶的副職發現,一把手今天沒打領帶。休會後再上台,幾個領導的領帶都不見了,有人還把西服故意敞開。會後,這人指著空空的領口對一把手說:『X局,轉作風,今天你給我們做了很好的示範,我們一定好好貫徹。』其實,真實情況是局長當天走得急,領帶忘在家裡了。

『某種程度上,著裝不同是需要資格的,是一種「範」。』胡星表示,當地重要會議要求著正裝,但有時請老同誌參會,對其不好提明確要求。參會時,他們有穿夾克的、有穿中山裝的、有穿風衣的,每次都成為會場上讓人矚目的所在。對普通幹部而言,平時穿衣搭配也很重要。

『公務員著裝跟仕途關係不是很大,但說完全沒有影響也不可能。』廣東東莞城建工程管理局原局長丁海潮就認為,一個愛幹淨的人,他的衣服搭配就比較講究,你(即領導)就會覺得他幹淨俐落。但是穿衣不講究的,不一定做事不行,可能是比較粗獷一點。因此,著裝或可作為領導判斷下屬做事風格的輔助手段。

薄熙來的棉毛褲,王勇平的T恤衫

儘管大多數公務員訓練有素,但其著裝『跑偏』的情況亦不少見。廉政瞭望記者發現,它們多發生於外出活動、突發和敏感事件中。下基層、『結窮親』時穿著不當,堪稱最常見的錯誤。如河北省委常委、統戰部長範照兵在重慶工作時曾自曝,他到潼南探望自己的『窮親戚』,『有些縣幹部竟然穿著整齊的西服過來,我當場就把他們都趕走了。』

官員處置緊急事件時的著裝,同樣易引爆公眾情緒。據報導,1998年抗洪時,有幹部穿西裝直接從會場趕到現場就引發爭議。當時,正碰上大領導穿便裝,帶泥褲腿視察工作……。

廉政瞭望記者曾參加一場發布會,會場上背景板為藍底白字,佈置得相當隆重。不料主持會議的女官員也是一襲藍衣,與背景板顏色一樣,整個畫面有些『詭異』。

除了『撞色』,還有『異色』的。胡星曾見過一名身穿淡黃色衣服的年輕公務員調解群眾糾紛,怎麼勸在場的人也不聽。『都指著那黃衣服看了,說這是小孩,誰還聽他說什麼啊?』

此外,在公眾場合穿衣過於炫耀,即使無關違法,亦會影響觀感。2011年11月,深圳上萬名公務員參與長跑。一些政府部門統一著裝,愛迪達、耐吉、卡帕等品牌悉數亮相。至於購衣經費來源,不少部門拒絕回應。

有關衣著的不當言論,也易引起爭議。胡星舉例說,薄熙來在受審時辯稱:『我本人對穿戴沒什麼興趣,我現在穿的棉毛褲,還是母親60年代給我買回的。』而據媒體報導,宣判時,自詡儉樸的他卻穿上了一款限量發售的名牌鞋。

事實上,不當著裝確易與腐敗聯繫起來。據前些年落馬的四川蒼溪縣委原書記羅先平自述,其走向貪腐,最初就是從接受他人送的名牌大衣開始的。

『官員穿衣的學問精髓在隨機應變。尤其在突發公眾場合,更要多動腦筋。』胡星總結說。他舉了原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的例子。2011年動車事故發布會上,這名頗有經驗的官員,隨意地穿上一件T恤衫就上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