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90後警察背著爺爺上班 接受爺爺才能當女友

每次回家,稅正平都要背著腿腳不方便的爺爺上樓。

紅燈籠、紅對聯、紅鞭炮……,正月初一的樂至縣寶林鎮,彌漫著年的味道。一棟三層樓的磚房,民警稅正平走到爺爺稅青國跟前,轉過身蹲下。爺爺默契地趴在他背上,一起身,就把爺爺背起來,下樓。

根據參考消息網報導,從大年三十到初二,樂至縣寶林鎮的民警稅正平都要值班。因為不放心爺爺一個人在家,他就把爺爺安頓在街邊,找了張凳子讓老人家坐下,自己在路上指揮交通。偶爾回頭,爺爺正在看著他,他朝爺爺笑笑,回頭繼續指揮交通。

兩年來,稅正平常常背爺爺,從樓上背到樓下,從山上背到山下,從射洪背到樂至……,孫子的背,成了爺爺最安全的靠山。正如過去的10年裡,爺爺的背是稅正平最有力的靠山。

90後民警 背著爺爺值班

背爺爺下樓時,手機響了。稅正平停下來,彎著腰,讓爺爺在背上盡量能平躺,從褲兜裡摸出手機:『你好!寶林派出所,你有什麼事嗎?』

『這邊發生了點事……,』『在哪裡……,好,我馬上通知人過去……,』掛了電話,稅正平打電話給所裡,讓同事去現場查看。打完兩通電話,他右手反伸到背後,抱住爺爺的腿,聳聳背,將爺爺抬得高一點,繼續下樓。

下了樓,走過一條狹窄的巷子,就到了街面上。把爺爺放下來,他跑到旁邊的飯館。『孃孃,給我爺爺做點吃的嘛!』已經是下午兩點了,爺爺還沒吃午飯,幸好中午回來一趟,要不然爺爺今天可能餓到晚上。平常,他跟樓下飯館打了招呼,如果自己沒有在家,就讓爺爺打電話來訂餐,飯做好了送上樓,他回來結賬。

當然,這僅限中午。每天早上,稅正平7點過起床,熬上粥後,就下樓去買饅頭。等粥熬好,爺爺就起床了,爺孫倆吃著早飯,也沒什麼話語。稅正平照例問問爺爺的身體狀況,而稅青國則叮囑孫子執勤時多注意安全。吃過早飯,稅正平去派出所。派出所很遠,要走20多分鐘。中午的時候,如果不出警,稅正平就回到黑黢黢的出租屋,給爺爺做飯。

大年三十這天,稅正平在街上忙完工作,買了些臘肉香腸,回家就脫掉衣服,給爺爺做年夜飯。簡陋的小屋裡,很快飄出年的香味。昏黃的白熾燈下,爺孫倆邊吃邊聊,窗外的煙花在空中開放,滿屋華光。

大年初三,稅正平休息。畢竟是過年,爺爺想回射洪老家看看。一大早,稅正平扶著爺爺坐上長途車,回到射洪農村。有一截山路陡峭,他蹲下來:『爺爺,我還是背著你走。』爺爺趴在孫子背上,分明感受到了孫子後頸的汗水。

幼年雙親離世 爺爺下煤窯掙錢供他

寶林鎮派出所10多名民警,稅正平最廣為人知。一是稅正平愛笑,二是因為他帶著爺爺。這個出生於1991年的小夥子,把77歲的老人帶在身邊,照顧得無微不至。

稅正平不是樂至人,老家在射洪一個叫涪溪的鎮,一個叫斑竹的村。他一歲半時,媽媽和爸爸相繼去世,開始跟著爺爺奶奶生活。爺爺給他起名『稅正平』,要他正直、平安。6歲時,爺爺給他買了書包,帶他到學校。從此,爺爺種地更加賣力,在農閒時還下煤窯掙錢。

2007年中考,稅正平考上射洪縣最好的學校——射洪中學。爺爺再也拿不出錢來供孫兒上學,很是自責。稅正平初中的班主任老師聯繫了天仙中學,這所學校讓他免費讀書,每個月還發放生活補助100元人民幣。這年暑假,稅正平跑到成都,在航空港一家茶餐廳打工,回家時,也給爺爺奶奶帶些點心。

爺爺是軍人出身,曾上過北韓戰場,稅正平一直想讀軍校。但高考時英語考得太差,他選擇了四川員警學院。他認為既然當不了軍人,做個員警也不錯。親戚給稅正平擔保,貸款上了大學。爺爺老了。稅正平邊上學邊打工:擺地攤,發傳單,搬磚,打混凝土……,除瞭解決自己的生活費,還特意買了個手機,定制了2元人民幣可以免費打親情號的手機套餐。每天晚上,他都要給爺爺奶奶打電話。

2012年農曆十月初一,奶奶在趕集的路上突然發病去世了。從此,爺爺更加孤單了。回到家裡,稅正平發現爺爺又老了,支氣管炎折磨著老人家,每走一陣就喘氣不止,雙腿飽受風濕摧殘,膝蓋也已變形。此後,每晚跟遠在瀘州上學的的孫子通話,成了稅爺爺唯一的精神支柱。

『能接受爺爺,才能當我女友』

2013年4月,稅正平考上員警。6月,從學校畢業。在等待報到的日子裡,稅正平到成都溫江的一處工地上打工。8月22日開始集訓,中秋前一天,他到寶林派出所報到。終於工作了!終於可以把爺爺接到身邊了!這天,他興沖沖地打電話給爺爺:『爺爺,我開始工作了,我回來接你過來跟我住……,』爺爺的回答卻讓他有些不高興:『我老了,這樣毛病那樣毛病多,我過來你一心兩處用,影響你工作……,我不過來。』

稅正平開始纏著爺爺,不停打電話。『你再咋個也過來看一下嘛!』幾天後,爺爺同意了。派出所所長黃林知道了稅正平的情況,跟同事一道幫他在寶林街上找到一處租賃屋,100元人民幣一月。

國慶放假,稅正平回了射洪,從半山腰把爺爺背下山,接到了樂至縣寶林鎮。稅正平每天回家做飯,對爺爺照顧得無微不至。可稅青國呢,卻覺得耽誤了孫子的工作,住了半個月,他嚷著要回射洪。稅正平只好又把爺爺送回去。回到射洪農村老家,稅青國還是覺得孤單,但他不願告訴孫子。一次打電話說漏了嘴:『都好,就是沒人陪我說話。』稅正平說服了爺爺,又把他接到寶林。

黃林告訴記者,稅正平在所裡主要負責刑偵和交通,很有靈性,也很踏實。因為要照顧他爺爺,縣公安局好幾次要調他到局裡,都被他拒絕了。『縣城裡生活開銷大,房租也貴,而且我現在還在還上大學時的貸款,帶著爺爺去肯定會很不方便。』稅正平其實很矛盾,『我也想去,但現在需要學的東西也很多……,』這位90後小夥子還沒有女朋友。一頭是工作,一頭是爺爺,他沒有更多精力去談戀愛。雖然如此,但他對未來女友的要求還是擲地有聲:『不管條件如何,接受我爺爺一起生活,這是前提。』


鎮上的孩子們在馬路上騎車,稅正平叮囑他們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