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中國美術學院「任性」高材生 留校當保安

一位中國美院的同學給記者發來一張微信截圖,說現在美院都在熱傳,一個學長畢業後留校當了保安,該同學當年入學考試專業成績是第二名!

一位中國美術學院的同學,1日早上給記者發來一張微信截圖,說現在美術學院都在熱傳,一個學長畢業後留校當了保安,該同學當年入學考試專業成績是第二名!

根據中國網報導,微信原始出處是校團委徐老師。徐老師說,這兩天招生考試,很多志工和保安很辛苦,為了表示感謝,他在招生現場拍了一位保安的工作照片,發到微信朋友圈裡。沒想到,馬上有學生認出,這個保安是傳媒動畫學院網路遊戲10屆畢業生余子豪。

記者1日中午,趕到美術學院象山校區北區報名處,在一群保安當中,一眼認出戴著圓框眼鏡扎著小辮子的余子豪,正在指導新生報名。余子豪出生於1990年,老家福建漳州,高考復讀一年考上中國美術學院,當時專業成績第二名。但小余對文化課興趣不濃,大學補考過幾次。對自己的大學生活,小余說他蠻愧疚,因為還不夠努力。

小余從小愛看漫畫,和大多數同齡人一樣追看《海賊王》《火影忍者》等流行漫畫,他說最崇拜的漫畫家是日本的松本大澤和義大利的Sergio Toppi,他們追求純粹的藝術和嚴肅題材,而不是簡單的故事情節。大學期間他自己也嘗試創作過兩部漫畫,不過並不滿意。

大四上學期,小余有一次看了羅永浩的自傳,被最後一句『永遠青春,永遠熱血沸騰』震撼了,覺得自己需要彌補很多,才能創作出更好的漫畫。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應該是增加內涵的最好方式。

為了讀書,小余畢業時也考慮過去報社做插畫師或者去酒店做服務員,業餘時間也都充裕,但就怕一離開學校,離開讀書的氛圍,就堅持不了多久。於是他選擇了留在學校,到圖書館做一名保安。保安要求早起,這樣自己就不會偷懶。又在圖書館,每天能看到最勤奮的學生,也能鞭策自己努力。

每天早上7點半小余就到了圖書館,他要開門。學生一般八點半以後進來。上班時是沒空閒看書的,更多工作是提醒同學們刷卡,別忘了東西等等瑣事。下午五點下班後,小余才有更多時間留在圖書館看書。和他搭檔的保安也姓余,他說余子豪看書很認真,『他不可能一輩子做保安,一定會走出去闖蕩的。』

小余看書有他自己的計劃,先看當代和現代文學,半年多下來,他先看完了茅盾、老舍、林語堂、王小波、王朔等人的作品,接著又看自傳類作品,《卓別林傳》《名人傳》等等。現在主要看外國文學,比較喜歡《追風箏的孩子》《咆哮山莊》《娛樂至死》等等。小余現在基本三天看完一本書,半年下來,看了70多本書了。

小余原本有機會去大公司工作的。他和三位同學做的網遊畢業作品《憤怒芭蕾》獲得學校畢業設計作品銀獎,還在網易舉辦的一個比賽中獲得三等獎。當初和他一起做設計的三位同學現在都在網易上班,小余本來也有機會去網易的,但他放棄了。

小余的大學班主任梁老師這樣評價小余:勤奮,有才華,有熱情,不循規蹈矩,對於自己感興趣的能舉一反三。小余做保安一個月收入18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偶爾會接點作畫的私活,一小時100塊,都是友情價。儘管收入不高,但小余說他感覺很充實,很快樂。

聊到未來,小余說他起碼還要花一年時間讀書,然後就打算騎自行車環遊大陸。去(2014)年春節,小余和朋友騎自行車從老家漳州騎到潮州,580多公里,正月初一出發正月初九趕到。也是這次騎行讓他堅定了騎車環遊計劃。

小余說他已經把自己當成一個藝術家了,就是還少一部能夠拿出手的作品。希望通過努力和堅持,能夠拿出這部作品。小余和記者聊天時,經常會扶一下自己的圓框眼鏡。他說這副眼鏡的鏡片是在淘寶上買的,再快遞到工廠加工的,前後花了1000多塊錢。為什麼一副眼鏡會這麼講究,小余有自己的看法。他說很多厲害的人物都是戴圓框眼鏡的,比如民國時期那些文人,再比如賈伯斯。

為了省錢,小余租的是學校附近的農民房,10多平方,月租金350元,水費10元,電費自理。鋪床的墊子都是朋友送的。1日晚10點,記者打電話給小余,他說已經躺下準備睡覺,早上6點還要早起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