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任性90後不愛高薪愛自由 年輕人選擇進工廠

任性90後不愛高薪愛自由。

無論是北京居於用工荒首位,還是司機成為『最難招職位』,其背後還有更隱秘的影響因素——1989年出生的人,如今都已讀成博士畢業——『90後』,已成為勞動力市場的主力軍。

根據北京晚報報導,『90後』的時代特質,也正賦予勞動力市場新的意義,他們自信張揚、充滿激情,卻又缺乏耐性、看輕承諾。在招工者眼中,他們的形象亦割裂感十足,既是挑肥揀瘦的『少爺少奶奶』,也是勇於衝鋒的『排頭兵』……。

3000元人民幣夠我花了!
我一年掙10萬人民幣呢!

鈴聲一響 先問月薪幾何
他們的直白與任性,也許來自於『強大的後盾』——父母

東三環路畔,郭洋的美容院『藏在』華威路某小區的住宅樓之中。5日下午1點,美容院沒有顧客,只剩她與一名工作人員。郭洋守著電話,還在等待應聘者的來電。

春節後,郭洋把美容院的招聘啟事發到了招聘網站上。按照以往的經驗,這正是招工的好時節,郭洋想為自己的美容院找到幾名有經驗的美容師,『沒經驗的我也不在意,正好想自己培養一些新人。』然而現實讓郭洋有些鬱悶——幾天以來,應聘者寥寥不說,郭洋每次接到電話,對方第一句話就是:『你一個月能給我多少錢?』

『都不說自己的水準如何,能給我帶來什麼,上來就問能掙多少錢,讓人想不通。』郭洋發現,應聘者是一水的『90後』,即便給出月薪30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到5000元的承諾,郭洋還只是得到一句:『我再考慮考慮』。

在郭洋眼中,『90後』應聘者的態度,與以往『80後』應聘者截然不同,『80後』應聘者會先介紹自己的工作經歷和能力,之後才是談薪資、講條件。

『80後』和『90後』的差異,不僅僅體現在應聘。得到工作後,『90後』亦有著鮮明的特色:『他們思想波動更大,也更直接,常常會說心情不好,就不上班了;有的人昨天還做得好好的,今天就不見了,工資也不要,而且再也不來了。』

那些會在離職前通知的『90後』,郭洋覺得理由也很荒唐,如『要和朋友出去玩』、『工作餐不好吃』。『他們不在乎薪水高低,更看重工作環境好不好,壓力大不大。』在單位,郭洋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我不幹了啊』,身為『80後』,她總是無法適應這樣的表達方式:『我們這一代總是很委婉。』

『90後』的直白與任性,也許來自於『強大的後盾』——父母。為了與員工增進感情,郭洋常常會直接和員工的父母通電話,『80後』的父母更關注孩子的工作能力是否過硬,能否進步;而『90後』的父母只希望子女工作順心:『他們總是跟我說,你幫忙看著我家孩子,不犯錯誤就行,薪水多少無所謂。員工升職了,他們也不太激動。』

『90後』並非一無是處,直白的特點,讓他們在工作中更有衝勁,更敢於表達,美容院招攬客戶,衝上前線的總是『90後』;對新事物的瞭解,也能讓『90後』迅速與客戶打成一片。

『聰明、學習能力好、技術也不錯,但作為老闆,我當然更希望他們踏實下來。』儘管如此,郭洋坦言自己只能適應,無法改變『90後』:『無論是經歷還是想法,我們完全沒有共同點。說多了,他們就會選擇離開……,』

年薪十萬 招不來一個好瓦工
更多的年輕人選擇進工廠,『工資少些也樂意,因為環境好』

與往年不同,沒在老家過完元宵節,裝修隊工長劉力就回到了北京駐地。2015年的春節來得太晚,他手下施工隊負責裝修的幾套住房工期尚緊,眼瞅著3月的天氣開始轉暖,他便匆匆忙忙地開了工。

房地產市場的持續低迷,多少影響了劉力的營生,從2013年開始,劉力的裝修業務就停滯不前,他的同行多是如此。工程量少了,招工的需求按說也會相應減少,但劉力卻仍覺得施工隊的工人『不夠使』,只不過這差的不是數量,而是結構。

『有技術的工人不好找,年輕人多,但都不愛學,愛挑簡單的做。』在京打拼了十多年,劉力手下的施工隊也算得上人員齊整。可2014年年中,隊伍中資格最老的瓦工因腰傷回家休息,劉力才發現想找到個替代者,並非易事。

地面找平、貼磚、刷防水,這些工作都要由瓦工完成,瓦工師傅的手藝如何,對於裝修質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劉力表示,大多數施工隊都會使用固定的瓦工,也是為了保證工程質量。一名技術優秀的瓦工,年收入可以達到10萬元以上,這對於一名藍領工人來說,也算不錯的收入。

即便如此,劉力在幾年前就發現,新一代的年輕人對於瓦工、油工這類對技術要求嚴格、收入相對也更高的工種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就連劉力身邊這名瓦工的兒子,也在參觀過一次父親的施工之後,明確地表示『學不來、不想幹』。轉而去從事技術含量不高,年收入只有四五萬元的開關面板、五金安裝。

『瓦工其實也不難,就是要細心,負責任,用不了一年就能上手。我也問過他們,為啥不想學,他們就說工地全是灰,嫌髒。』難以培養出新人,劉力只好花大價錢從別的施工隊『借』來一名瓦工為自己幹活,可這畢竟不是長久之計:『如果活兒多了,我跟誰去借?人家興許還想跟我借呢。』

2015年春節,劉力回到老家過節。往年的時候,總有親友向他打聽來北京工作的事情,不過近年來,打聽的年輕人越來越少,劉力詢問才知道,更多打工的年輕人選擇南下,去江浙或廣東一帶的工廠應聘,有些人甚至選擇了自家附近的工廠:『工資少些也樂意,因為工廠環境好,同齡人也多。』

『現在的90後,跟我們的想法不一樣了。四五十歲的瓦工,一年到頭都在工地,你讓他休息他還不樂意,休息一天就是好幾百塊沒了。可年輕人要休息,穿衣打扮也講究,工地那環境,人家確實看不上。』對於年輕一代的選擇,劉力表示也能夠理解,建築、裝修的工作環境差,更容易發生危險,『幹二三十年都會腰椎突出、對肺也不好』,這些都讓無後顧之憂的年輕人望而卻步;何況網路時代,人們更願意互相溝通,『幹裝修的,天天都是自己在一個空房子裡。往後沒辦法,只能再加工錢來吸引人唄,可現在這行情,我實在沒法再漲錢。』

忌貼標簽 雙方都要看『對眼兒』
人工成本真的很貴,每一年都在漲,幾乎比上年都要漲到10%至20%

『小時工,待遇豐厚』、『包食宿,有績效獎金』、『一經錄用,待遇從優』……。

方莊美食街和蒲黃榆路邊,從鴨脖店到麵包房,從米粉店到燒烤店,大大小小的飯館紛紛貼出招聘啟事。一家烤肉店從經理主管,到保潔學徒,數十個工種樣樣『開招』。缺口最大的『服務員』,月薪普遍開到了2500至3000元。

『餐飲行業人員流動比較大,即便暫時不缺人,平時也會注意儲蓄後備力量,招工差不多成了常態化。』身為一家東北飯館店長的吳先生,年後也貼出了招人的通知。『我們春節不放假,過完節,之前沒有休息的員工就回家了,能不能再回來就不一定了,所以一般這個時候人手會更緊些。』

下午三點,過了飯點兒的店裡只有一兩桌客人,服務員各自整理著桌椅或者休息,看上去臉龐大多比較稚嫩:『我們前面的收銀、領位、服務員等基本都在85後到92年、93年左右,廚房裡的年紀大些,有80年、75年左右的。』

在吳先生看來,比起年長的員工,『90後』員工領悟力快、更有激情,但缺乏耐性,遇到困難容易畏畏縮縮:『比如培訓期間要求他這麼這麼做,剛開始學得挺快挺好,後來就不能堅持,感覺不太放在心上。到店裡來,能堅持一年就算是做得久的,不好的兩三個月也就走了。』但他強調,招聘員工時並不存在任何偏見,也不想給『90後』貼標簽,『因人而異,而且我們會有培訓,我覺得主要還是在於管理。』

這幾日吳先生接到的電話不少,年輕的孩子基本一上來都會關注哪個是適合自己的崗位,然後就細細地詢問待遇。『上班時間,每個月休幾天,吃的、住的、用的……,都問。』至於還沒見到應聘者就先被問了個遍,吳先生並不介意。『他先認同你,問清楚了滿意了才來。那我們這邊也有考核期,雙方都要「看對眼兒」,我覺得很正常也很自然。』

吳先生的店裡,『服務員』和『傳菜生』的月薪給到2500至3200元,均包食宿,每個月休息4天,此外還有業績獎金。『人工成本真的很貴,每一年都在漲,幾乎比上年都要漲到10%至20%。』他感慨,餐飲行業,用人單位顯然是『弱勢群體』,必須用錢留人,『現在物價一直上漲,服務員基本都是外地來打工的,到北京總要攢下點兒錢。你不漲人家肯定就走了,能去的地方很多,就這麼裹挾著上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