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紅包大戰背後 行動支付市場之爭

2015年春節,最熱門的話題當屬微信紅包。「能用紅包解決的,儘量不要用語言。」

據大陸行動網路四大入口(微信、微博、手機QQ和支付寶錢包)公佈的紅包資料,除夕當天,微信紅包收發總量達10.1億次,是去(2014)年除夕的200倍,有6.83億人參與了支付寶紅包遊戲,支付寶紅包收發總量超過2.4億個,總金額40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根據新京報報導,有1.54億人次參與搶QQ春節紅包,1541萬微博網友分享了明星與商家送出的1.01億個微博紅包。業內人士認為,春節『紅包大戰』背後其實是行動支付的激烈爭奪。紅包可能是網路企業撬動用戶更多消費的槓桿之一。

紅包背後的動支付爭奪戰

很多網友表示,電視機前一家三代紛紛拿出手機搖紅包的特別一幕,讓羊年春節成為了最有『網路味道』的春節。王先生說,自己春節期間搶紅包共搶了2000元左右,發出去了1900元。

與2014年搶紅包不同的是,首先玩法更多樣。騰訊力推微信『搖紅包』,並與春晚互動;支付寶紅包在被微信封殺後,推出『密碼紅包』;百度錢包也發起『現金紅包』玩法。

其次是,各網路公司發紅包不惜血本。騰訊稱發65億元紅包,包括春晚直播時派發總額5億元的微信現金紅包和超過30億元的卡券紅包以及手機QQ的30億元紅包;阿裡則稱攜手品牌商戶發放約6億元支付寶紅包,現金超過1.56億元,購物消費紅包約4.3億元;陌陌、新浪微博、快的、優酷等也紛紛結盟支付寶錢包,狂灑『紅包雨』。單從資料來看,2015年春節的紅包大戰,微信方面的表現更勝一籌。

資深電子商務專家、萬擎諮詢CEO魯振旺表示,透過手機紅包大戰,微信希望獲得更多的行動支付入口,支付寶則希望增添社交性,各自補足自己的短板。

『微信支付的優勢在於新用戶的拓展,微信用戶的開通率;支付寶的優勢在於,依託淘寶電商平台的支付環境優勢,所以這一場紅包大戰中,都是贏家。』魯振旺說,下一步是應用場景的爭奪,最後目的是各自構建金融服務平台贏得客戶實現盈利。

大陸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認為,透過聯合商家給用戶發放現金或消費券紅包,微信、支付寶等觸發並培養了用戶的在線消費和行動支付的習慣,這可以讓騰訊、阿里巴巴等網路企業在行動支付、在線生活服務甚至金融理財方面獲得更多的收益。紅包可能是網路企業撬動用戶更多消費的槓桿之一。

王先生表示,微信錢包裡的錢轉到了銀行卡,微信埠支付的商家還不夠多,線下實體店鋪支付方面目前沒有碰到,感覺用起來不太方便。

銀行如何搶占動支付市場?

在用戶印象裡,傳統銀行一直是『高富帥』,但在娛樂性和實用性的體驗上,以微信紅包為代表的網路金融遠遠超出了銀行。

大陸央行2月12日發布《2014年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報告顯示,2014年行動支付業務45.24億筆,金額22.59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70.25%和134.30%。同時,2014年銀行卡發卡量增速放緩2.1個百分點,銀行卡交易金額同比增速放緩16.01個百分點,大陸全國銀行卡筆均消費金額同比下降12.55%。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行動支付的競爭在於流量,微信的紅包可以將許多人聚集在一起,吸引潛在客戶。但如何把搶來的紅包轉化為支付,是一個從社交娛樂行為演變成金融行為的過程。

羊年春節,浦發銀行信用卡成為唯一與支付寶紅包合作的銀行。浦發銀行在2月12日、14日兩天,以獨家專場合作銀行的身份,通過支付寶渠道向消費者發出1000萬個紅包。

一位銀行業內人士說,對於許多消費者,尤其是養成了行動端使用金融服務習慣的年輕消費者,這種以紅包吸引眼球的推廣方式,肯定能帶動一批客戶綁定和使用相應銀行卡進行各類支付。

上述銀行人士表示,利率市場化是一個發展趨勢,銀行也應該更積極去擁抱網路,也願意和網路公司協調合作推出一些網路的創新業務。

工商銀行研究發展部國際經濟首席分析師李嘉稱,『銀行肯定是先考慮風險,再考慮收益,先要保住儲戶或者股東的錢,再來考慮收益的問題。』李嘉說,網路企業首先要考慮的是如何搶占市場。當然,銀行肯定會積極學習,但不會盲目跟風做同樣的東西。

網路支付仍處野蠻生長期

熱鬧過後,網路紅包還面臨安全性、監管等諸多待解的問題。2月2日晚10時左右,人們突然發現支付寶紅包被微信封殺,點擊『發微信好友』後顯示『無法分享到微信』。騰訊的解釋是:『近期微信收到用戶舉報,很大一部分涉及假貨售賣、虛假紅包、欺詐等違規行為的源頭都來自於少數協力廠商平台的鏈結分享。騰訊公眾平台近期將對違規的協力廠商平台行為進行逐步整治。』

中國銀聯發布的《2014年行動網路支付安全調查報告》顯示,10%的被訪者曾遭遇過網上交易詐騙,比2013年提高了4個百分點;其中釣魚網站、木馬病毒及虛假退款仍是主要的欺詐手段。

春節期間紅包搶到手軟的同時,有網友反映近期因微信搶紅包而遭遇資訊洩露,被騙錢款等。有專家指出,網路紅包有人搶,卻無人管。這些網路金融引發的新問題,如今既沒有明確的法律解釋,監管部門也出現缺位,造成很多現實的困惑。

魯振旺稱,發紅包一般有兩種方式:一種是熟人之間場景,一種是平台發放的場景,而具體落實到支付安全上,至少目前看還沒有發生大規模的惡性事件問題,當然肯定也必須逐步加強安全性,否則是會被用戶拋棄的。

李嘉說,在這場搶紅包大戰中,存在使用者還不知道的情況下紅包就給出去。當一些業務或者使用行為還沒有成為主流之前,相關的監管和法律沒有跟上也是正常。但經過這次紅包大戰背後的營銷,很多傳統銀行的高管表示,銀行要積極擁抱網路金融,擁抱技術、手段、意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