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翻譯是怎樣練成的? 網友:有才就是任性

有才就是任性。

『說走就走的旅行』、『朋友圈』……,8日的記者會上,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妙語連珠,而譯出這些妙語的翻譯孫寧也給中外媒體留下了深刻印象。在此前召開的政協新聞發布會上,翻譯張蕾對『任性』、『鐵帽子王』等高難度辭彙的詮釋,不禁讓網友大呼『有才就是任性』。

根據新京報報導,據瞭解,兩會翻譯多出自外交部翻譯室,翻譯室前主任陳明明對記者表示,外長會是兩會翻譯的重頭戲,採用交傳方式,難度很大。正所謂台上『很任性』,台下十年功。

兩會上的『神翻譯』

呂新華:黨和政府,還有人民群眾,在反腐的問題上,我們的態度是一致的。我套用一個網路熱詞就叫:大家都很任性。在這一點上,沒有分歧。大家都支持,有老虎的話,把他拉出來,態度上大家都很任性,對不對啊?

張蕾翻譯:I should say, the Party, the government, and the general public actually adopt the same attitude when it comes to anti-corruption. So we can be said to be capricious in fighting against corruption, and we are entitled to be so。

鐵帽子王:No one has impunity

你懂的:You know what I mean

人選
總理外長記者會用最頂尖翻譯

在本次兩會上,翻譯精彩的表現獲得了網友頻頻點讚。『能在現場做出準確翻譯,最重要的是大量的辭彙積累,還要有很強的現場應變能力。要在一瞬間判定確切含義,並找出準確的表達方法。例如沒有直譯、而是換一種說法,用「誰也沒有犯罪免責的權力」翻譯「鐵帽子王」,就很到位。』陳明明說。

據陳明明介紹,兩會現場口譯以往主要由外交部翻譯室承擔,今(2015)年呈現出一個新趨勢,一些部委開始使用自己的翻譯進行同傳,因為他們更熟悉本部門的專業英文辭彙。但記者提問還是由外交部翻譯室進行交傳,確保不會出錯。

『平時就注重他們的積累和培訓,特別是要能記下來、聽得懂、並準確翻譯。兩會時,翻譯室會派出業務能力過硬、有經驗的翻譯,外長和總理記者會這兩場,會派出頂尖翻譯來做。』陳明明說。

據瞭解,選擇翻譯的標準遵循周恩來定下的16字準則——站穩立場、熟悉業務、掌握政策、嚴守紀律,水準一定要達到『完整、準確、通順、易懂』。張璐、孫寧、張京……,這些都是近年來兩會上的明星翻譯,他們背後都有至少十幾年的翻譯經驗。

籌備
會前3個月起搜集材料集中準備

『兩會翻譯的難點就是內容太廣泛了,不知道記者會問什麼問題,有些提問非常專業,如「社保人員帳戶轉移」。』陳明明表示,兩會翻譯平時就要有『職業性關注』,特別注意大陸政治經濟發展情況,關注熱點話題和大政方針,知道如何翻譯一些熱點政經術語,例如『新常態』。

外交部翻譯室在兩會前大約3個月,就要搜集材料做集中準備,其中包括領導人講話、《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的重要報導。陳明明說,一些比較難翻譯的話,都要提前準備預案。

另外一個需要注意的難點,就是領導人使用的古詩詞和生動表達方式。過去兩年間,李克強在記者會上闡述其執政理念時,都有很多生動精彩的說法,例如談及解決政府職能錯位時,李克強表示『應把錯裝在政府身上的手換成市場的手』,在表達簡政放權的決心時則用了『開了弓哪還有回頭箭』。

這些翻譯難度都不小,譯員該如何應對?陳明明表示,這更需要『平時跟蹤』,平時給領導人做翻譯時就要注意整理,分析領導人講話的風格,關注領導人的文章、報告和關於他們的新聞報導,翻譯室會將這些東西整理起來,一條條分析,然後翻譯出來,再讓翻譯們背誦。

為確保萬無一失,兩會前翻譯們還要模擬召開記者會,同事充當陪練,設計出各種可能出現的突發情況。陳明明透露,翻譯室不久前剛進行完這樣的模擬,這樣的訓練一般是針對外長和總理記者會的,一個人扮演講話者,一個人做翻譯,還有扮演記者的,把各種可能提出的問題都過一遍,有現場感,還會挑錯改進。

應對
筆記不能遺漏 避免使用華麗語言

兩會臨場翻譯多採用兩種形式,即同傳和交傳。同傳只能聽到一種語言,人大新聞發布會上傅瑩回答問題時採用的就是同傳,電視觀眾只能聽到中文而聽不到英文。交傳則是不同步翻譯,要說一段翻譯一段,觀眾能聽到兩種語言,外長和總理記者會都使用交傳。

採用交傳,不僅現場記者,電視機前的觀眾也會聽到翻譯,這對翻譯的臨場應對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首先,要做好記錄。領導人發言時,即使是連續10分鐘的講話,也要盡可能全部翻譯出來,因此筆記不能遺漏。在陳明明看來,翻譯的好壞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記錄是否完整。其次是準確表達,避免使用太華麗的英語,儘可能用簡潔明瞭的語言。

如果因為記者口音問題而有沒聽懂的地方,會請他再說一遍,確保翻譯無誤。如果遇到講話者即興發揮一些生動的表達方式,對翻譯的業務素養就是很大的考驗了。

『其實翻譯是很被動的,你積累得再多,但永遠不知道領導人現場如何發揮。這就要求調動全部積累,反應快,在一兩秒之間進行語言轉換。』在陳明明這位翻譯老將看來,一場一個多小時的發布會,凝聚著一名翻譯十多年的工作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