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中國最後一位總管太監 建國後成油炸果子小販

小德張。

清末有兩個太監最有權勢:一位是李蓮英,臭名昭著;另一位是小德張,他成了李蓮英的『接班人』,雖然名聲不及李蓮英那樣顯赫,但也同樣得到慈禧太后的寵愛,威風十足。

為出人頭地,自己閹割當太監

根據中國網報導,小德張原名叫張祥齋,字雲庭,乳名小德子,『小德張』是慈禧太后對他的暱稱。他是天津靜海縣人,幼年家境貧寒,靠打短工為生。當時,小德張的家鄉有個大財主,這財主每天都坐著一輛豪華的雙套大馬車,趾高氣揚地進進出出。

一天,那車又要出門,十二歲的小德張心裡那個羨慕呀,愣在原地一動不動地盯著。『閃開閃開!這哪家的孩子,不給車讓路找死啊!光看頂啥用,有本事自己也買一輛……,』這車把式一通奚落,把旁邊的人逗得哈哈大笑。小德張臉漲得通紅,抿著嘴心裡暗暗發狠:看誰笑到最後!回到村裡,他逢人就問:『我也要買輛大套車,怎樣才能發財呢?』有人開玩笑說:『想發財還不容易,只要捨得把那話兒割掉,當太監,別說買大車,每天還能陪龍伴駕哩!』

小德張聽在耳裡,記在心頭。十五歲那年,小德張受了一家富人的氣,他急忙跑到家問母親怎樣才能發財。他母親信口回答說:『要發財,就得當「老公」。』 『老公』是當時人們對太監的稱呼。事實上,由於當時政治黑暗,朝廷腐敗,不少太監利用宮廷權勢發了財。李蓮英的家族,比王侯更富,很多人對他嘖嘖稱慕。所以,張母的話是有根據的。小德張這時年紀雖不大,但心可夠狠的,聽了母親的話後,他就磨礪刀子,忍著劇痛把自己閹割。第二年他進了宮,當了養雞鴨的小太監,地位雖然低微,但初步實現了自己的打算!

善鑽營,投身戲班當戲子

在宮廷裡,封建等級極為森嚴,太監也不例外,大太監腰纏萬貫,一呼百諾;小太監囊空如洗,俯首低眉。與雞鴨打交道的小德張,自然不安心於低下的地位,他知道,要實現發財的美夢,非當大太監不可!

小德張有幾分鬼聰明,他瞭解到,慈禧太后是一個大戲迷,當戲子唱戲最容易得到慈禧太后的賞識。於是他就走後門,投身宮廷的戲班子。小德張進戲班子後,拼命學藝,有了一些本事。在演出時他總是顯得極為賣力,讓他的名字為慈禧太后所熟知!

一次給慈禧太后演京劇,有個演員動作過大,眼看就要把槍踢落在台上了,說時遲那時快,跑龍套的小德張一個跟頭翻過去,趁槍忽忽悠悠快要落地時,抬起雙腳猛地把槍挑了起來,及時救了場。慈禧太后看後大為歡喜,對這個小龍套贊不絕口。為了討得老佛爺的歡心,小德張苦練三年基本功,每次演戲都使出渾身解數,慈禧樂得嘴都合不攏了,於是,親自賜名他『小德張』。從此,小德張這個名字就叫開了。

抓時機,當了太后的乾兒子

小德張千方百計向慈禧太后顯示自己時,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不久,機會便來了。一九零零年八月十四日,八國聯軍攻進北京城,慈禧太后化裝成農夫,坐上牛車狼狽西逃。這時很多王公大臣自顧逃命,就連慈禧太后身邊很多有權勢的太監也置她於不顧,但此時的小德張卻寸步不離,抓緊一切機會拍馬逢迎。據說,這一伙人在逃亡西安的路上,有一天,大雨淋漓,道路泥濘,車不能行走,大家都無計可施,這時,小德張當即背上慈禧太后濺水踏泥,累得半死卻毫無怨言。

到了休息的地方,慈禧太后十分高興,隨口說:『如果我的兒子能這樣孝敬我,我就滿意了!』小德張的確機靈,他聽了慈禧太后這麼說,馬上跪在地上三跪九叩謝恩。從此,他就以慈禧太后的乾兒子自居,成了太后的近侍太監,專門侍候慈禧太后。這時候,小德張的地位已非同尋常,官僚們爭先恐后地巴結他,送金送銀,小太監們更是圍在其身前獻盡殷勤。

青雲直上,當了『總管太監』

小德張是打小報告的能手,早在『聖駕西幸』之前,他就用打小報告的手段來爭取慈禧太后的寵信。戊戌變法失敗後,光緒帝被囚禁於中南海的瀛台小島,小德張常常予以監視,把這位可憐皇帝的一舉一動回報給慈禧太后。當了慈禧太后乾兒子的小德張就更為此盡力了,此時他的地位已與李蓮英不相上下了。

一九零八年十月,光緒、慈禧太后相繼死去,由光緒帝的正室隆裕皇后執政。李蓮英感到失去了靠山,加上年紀已老,就主動隱退,小德張即順理成章地被提升為太監的總頭兒——『總管太監』。一九零九年,小德張終於升任當上了清宮大總管,官至二品頂戴,錢多得嘩嘩數不過來,就連王公大臣也得對他避讓三分。他的美夢終於實現了。

如今的金林村4號,依舊是一幢民居,居住著張祥齋(小德張)的孫子張繼和。與睦南道上處於顯著位置的名人舊居不同,張祥齋的這所小樓稍顯破舊,若不是院牆外懸掛的文保牌子,幾乎讓人無法與清末大太監小德張聯繫在一起。據張繼和回憶,張祥齋寓居天津後,先後有過三處舊居,金林村這一處是1951年遷入的,張祥齋在這裡生活了6年多,直到去世。

弄權做勢,窮侈極奢

小德張繼續使出他交際方面的驚人才華,取得了新主子隆裕太后的寵愛,忠實地為她效力!小德張的權利越來越大,很多大官僚競相與他結為兄弟,希望他在隆裕太后面前為自己講好話!

小德張不是等閒之輩,他看准袁世凱最有前途,就多方勾結,時常向袁氏提供宮廷機密,使袁世凱進一步取得清廷的信任。他還公然違反太監不得干預朝政的規定,經常在隆裕太后面前大談政事,左右官員的任命,以便從中受賄,李蓮英不敢幹的,他都幹了。小德張終於發了大財,有『貴敵王侯,富比天子』之稱。

說起來荒唐,這位大太監竟然在幾年間先後娶了四房姨太太!小德張究竟搜刮了多少錢財,誰也不清楚,人們只知道他在京津地區建了幾座豪華的大莊園,又用純銀四五百兩鑄一對馬車上的夾板。其母死後,他在母親居住的房間鑄造了一座二尺多高的金銀山來『紀念』,沒人知道他耗費了多少黃金、白銀。

退居天津,驕橫極奢

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的炮聲宣告了清朝的滅亡,隆裕太后宣佈宣統皇帝退位。根據優待條件,清皇室還繼續居住在紫禁城,小德張依然繼續當『太監總管』。一九一七年,小德張敏銳地感覺到清朝氣數已盡,就背離主子,走出宮門,退居天津。

其實小德張早已安排好退路,他在天津的英租界營建了一棟豪華洋房,後來被奕劻之子慶親王載振作為他的府邸。走近那棟寬敞幽深的院落,迎面就是通往大樓正中門廳、用青條石壘就的17蹬半『寶塔』式台階。沿階而上,穿越柱式回廊,一間具有濃鬱歐洲古典風格的開敞天井式大廳展露無遺。抬頭望去,西洋葡萄造型的大吊燈正中高懸,周圍曾經是御賜匾額、紫檀條案、雕花圍屏、嵌有貝螺的八仙桌椅和日本七寶燒大瓶。當年富麗堂皇的氣勢,如今仍令人嘆為觀止。

小德張並不甘寂寞,還開辦了德順興副食商店,泰昌利五香冬菜廠,並在香港、廣州設分號,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大資本家。小德張與自己的幾房姨太太居住在自己的『樂園中』,出入小汽車,並重金聘請幾名侍衛跟從,頗為威風。有一次,小德張的一個姨太太逃跑,他指使員警將她捉回,殘酷地折磨,無人敢問,可見他還是相當有權勢的。可是由於小德張過分揮霍,加上不善理財,他的財產不斷虧少,三十年代以後,家境便開始衰落了。

最後的歸宿

新中國成立時,小德張仍是一名地主兼資本家。五十年代初,工廠、商店都改為公私合營,他本人也身不由己地參加社會主義改造的行列,以賣油炸果子為業。由於小德張的態度較好,他得到了人民政府的寬大,得以終年,一九五八年在天津病死。

簡述小德張的一生,十六歲入宮,三十一歲當『總管太監』,最後成為賣油炸果子的小販,這段經歷真可謂不平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