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對話85後女鑒黃師:現在對男性有一點抗拒

一張鑒黃標準粘貼在鑒黃師的電腦螢幕前。

『85後』的小敏(化名)剛走出校門,步入社會只有短短幾年,她說自己平時就是個保守內向的『宅女』,因此對於工作內容中包括『鑒黃』業務,她多少感到了不適應,甚至有過長達兩個月的適應期,也需要不斷給自己進行心理調適。

根據南方都市報報導,她直言作為一個未婚單身女性,參與『鑒黃』工作後,讓她對男性的觀感也有所變化,甚至對她的交友都會帶來影響。

問:第一次『鑒黃』時的場景如何?
答:其實面試這個職位的時候沒有特別明確提過有這方面的工作,進公司之後才知道。我是個保守的人,以前連A片都沒看過,第一次看那些色情圖片時真的嚇到我了,也才知道原來網路上有那麼多不健康的內容。

問:對於年輕女孩來說,剛開始做這些工作會不會很尷尬?
答:會,非常尷尬,每次如果有同事從旁邊經過,都十分不自然。

問:用了多長時間適應?如何調整自己的心態?
答:大概用了2個月時間,當時前2個月每天有大量時間都要做鑒黃工作,看久了一方面是麻木了,另一方面我也是告訴自己這就是工作一部分,是我的工作職責之一,我必須去做。

問:經常性看到那些色情、血腥暴力的圖片會不會覺得噁心、難受?
答:挺反胃的,特別是很多暴露狂的圖片。

問:經常做這樣的工作對你的身心健康有影響嗎?
答:剛開始那段時間,每天密集看這些黃色圖片,視覺衝擊很大,加上工作量很大,就覺得怎麼會有那麼多人上傳這些不健康的東西,搞得我工作那麼累,那段時間就有朋友說覺得我脾氣很容易煩躁,後來主管也把任務重新分配,現在好一些了。

問:那你現在單身沒有男朋友,看多了這些東西對你的交友會不會有影響?
答:坦白說感覺多少有一點,現在對男性其實有一點點抗拒,總會想著這些人是不是當面一套,在網路上又是另外一個樣子,所以接觸的時候會想得比較多,不像以前那麼單純了吧。

問:你的工作有『鑒黃』內容,你的家裡人或朋友知道嗎?
答:家裡人不知道,只知道我在網路公司做客服,只有很好的幾個朋友會偶爾提到吧。

問:為什麼不願意提到這些工作內容?
答:其實現在我覺得做這些工作還是挺有意義的,也是盡一份社會責任,但是感覺很多人還是會戴著有色眼鏡或用獵奇的眼光來看我們,所以不想多說。

問:你自身覺得鑒黃師這一個崗位男性適合還是女性適合?
答:我自己是覺得男性更適合吧,因為男性對這些內容的接受度、開放度,心理底線都會比較低,容易適應。年輕女孩心理承受能力有限,可能已婚、年齡較大的女性也會更適合一些。我們老闆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了,所以對一些工作分工也有調整。

做了一年多的女鑒黃師:『只是正常工作,不覺得有任何問題』

吳霞(化名)工作已有10多個年頭,做了一年多的鑒黃師。她做過出入境的公職人員、也當過老師,2008年來到廣州後開始接觸網路行業。見面時,她留著一頭短髮,別著一個精緻的髮夾,黑框眼鏡裡一雙大眼睛透著光彩,雙手修長,指甲塗了透明閃亮的甲油。

對於工作內容包括『鑒黃』,吳霞的反應比較淡定,直言『屬於正常的工作範圍,不覺得有任何問題』。不過在『鑒黃』初期,即使做足了心理準備,即使已為人妻為人母,面對黃色內容,吳霞還是多少感到了有點『吃不消』。

吳霞說她僅僅把『鑒黃』當作自己的工作,做這項工作的目的其實說到底,也就是為了家庭。『工作即使枯燥、即使煩悶,但想想家庭,想想自己身上的擔子,一切事都不在話下』。

問:最早做『鑒黃』時,會不會有不適應的表現?
答:工作啊,不可能不做,不是說排斥了就不做了。可能會有很討厭的用戶,挑事兒的用戶、說話很難聽的用戶、人身攻擊的用戶,但我們工作就是要面對用戶。即使厭煩也一樣得做。

問:有否見過觸目驚心、特別不舒服的內容?
答:曾經也看過,血肉模糊的甚至我都說不出口的,但現在畢竟年紀那麼大了,好多事都不覺得稀奇了。

問:你做這項工作抱持一種什麼心態?
答:有一定的責任感,每次開例會都會強調社會責任心、責任感。

問:你老公怎麼看?會不會有意見?
答:會有疑問,但我跟他解釋說這是我目前加入網路公司最好的切入點。

問:做『鑒黃』時,會不會想到這些網路資訊對孩子的影響?
答:我的孩子還小,暫時不會接觸到網路,所以沒有太多顧慮,但是我會開始替我稍大的侄女想,會想到心智、身體都還不夠成熟的侄女初接觸這些內容時心理會產生怎樣的反應,會不會被誤導?這些會讓我擔心。

問:父母瞭解你的工作內容嗎?
答:我父母思想比較守舊,所以我的工作內容都沒怎麼透露給他們,他們不太瞭解。

問:公司同事會藉機調侃你們嗎?
答:會啊,經常開玩笑。行政的妹子經過就大喊『哎呀,他在看黃片』,鬧得大家哄堂大笑,也算是調節氣氛。其實為了工作效率和其他原因,我們會把介面上的圖調小,但是需要認真審核的圖就會被放大。

問:這會對你造成負擔嗎?
答:其實還好,公司管理都會對這方面作引導,大家都不會戴有色眼鏡看我們,不會歧視我們。我們工作起來也不會有太大壓力。大家調侃都是開玩笑的,反而能活躍工作氣氛。

問:你會認為這項工作需要一種比較私密的環境嗎?
答:有,有,有。這個算是心理上的一個保護,如果說調侃多了,我心理的防線就不一定那麼堅固了。其實這個事情就是自己為自己築起防線,勸服自己,如果經常受到『攻擊』,那我的壓力會變得很大。

問:對於網友爭相表示想應聘鑒黃師,你的看法如何?
答:我個人感覺有些人是好奇、感到新奇的,但很多都是抱著『窺探』的心情。

問:你覺得他們是抱著怎樣的心態?
答:第一類是我們軟體的用戶,我想如果他們對這個軟體比較熟悉,可能會在社區裡覺得自己比較牛逼一些。第二類用戶可能就是衝著工資收入來的。有一次就有個衣著前衛的年輕小夥上門來應聘,我們都挺驚訝的。他也是用戶,所以我們也不好拒絕,就聊了一下。但他十分年輕,給我感覺心智不太成熟,來這的目的就是高收入,想著可以收入過萬。還有些純粹為了找工作,透過媒體報導瞭解到這項職業,就當作其中的一個選擇。

鑒黃師吳霞(左)與鑒黃師小敏(右)正在鑒別用戶提交的圖片。
鑒黃師吳霞(左)與鑒黃師小敏(右)正在鑑別用戶提交的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