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古代科舉神秘規定 妓女和優伶後代不許考秀才

摘自:《現代快報》2014年8月25日第B13版,作者:戎丹妍,原題為:《到江南貢院趕考考生要在「鴿子籠」中熬過九天六夜》。

眼下這個季節,正是古代學子趕考的時候,每三年舉行一次的江南鄉試在農曆八月初進行,又稱作秋闈。多年寒窗苦讀的學子能否加官進爵、鯉魚躍龍門就看這一回了。位於南京秦淮河畔的江南貢院,作為鄉試考點之一,每到此時也就進入最熱鬧的季節,大江南北的學子紛至遝來。

根據現代快報報導,歲月流轉,昔日江南貢院,今日變身為科舉博物館,並於近日正式開放。在這裡,大家可以全面瞭解古代考生是怎樣參加科舉考試的,並且還能親身體驗科舉考試現場的緊張氣氛。考生們都要經過哪些考驗才能進入考場?進入考場又會面對哪些考驗呢?近日,記者在江南貢院老館長周道祥的帶領下,走進了中國科舉博物館,體驗了一把古代考生的酸甜苦辣。

科舉考場
江蘇安徽學子都要到南京來參加『鄉試』

江南貢院的歷史最早可追溯到南宋孝宗年間,西元1168年,建康(南京)知府史正志在這裡創建了建康貢院,此時的貢院只是作為縣府學考試場所,占地不大,應考人數也不多。如果遇到考生增多,則借用附近的寺廟舉行考試。

直到西元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江南貢院才開始被用作科舉考試中的鄉試和會試場所。1421年,明成祖朱棣遷都北京,但南京仍是留都,江南貢院依然作為科舉考試的重要場所。因為江南地區人文薈萃,參與考試的士子日益增多,原有的考場顯得越來越小,於是朱棣下令進行擴建,改建成『江南貢院』。

後來經明清兩代不斷擴建,到清光緒年間,江南貢院已經非常具有規模。占地約30萬平方公尺,擁有考試號舍20644間,另有主考、監臨、監試、巡察、同考等官員的官房千餘間,再加上膳食、倉庫、雜役、禁衛等用房,更有水池、花園、橋梁、通道、崗樓等用地。規模之大,占地之廣,為全國考場之冠。考生最多,狀元也最多,單看清代,考生中考中狀元的人就達58名,占整個狀元總數的一半以上。

因為江蘇省和安徽省在清初都屬於江南省,到康熙時期才劃分為蘇、皖兩省,但政治、軍事仍為一體,所以清代的鄉試仍沿用明制,即江蘇和安徽兩省的學子都要到南京來參加『江南鄉試』。

據江南貢院老館長周道祥介紹,現在夫子廟內平江府路的得名就是因為這條路周圍當時建設的是蘇州考生的號舍。

科考之路
考試資格 身家清白、不能冒籍、不能匿喪

要實現金榜題名,首先,除了要經過多年的寒窗苦讀,還要經過重重關卡,一路過關斬將,才能具備參加鄉試的資格,特別到了清代,學子必須先通過童試考上秀才,才能到江南貢院參加鄉試。

『那時的考生要想參加科舉,首先要有參加考試的資格,比如必須身家清白,不能在服喪期間參加考試,不能冒充戶籍等等,還要請保人作保,如果發現有一條違反規定,不僅本人要受罰,連同保人也要受罰。』周道祥說。

在清代,考秀才時就已經有上述規定了,比如凡是娼(妓女)、優(唱戲的)、隸(皂隸)、卒(士兵)的子孫,都不能參加童試。因為在封建社會,考中舉人進士之後,便有可能獲得官職,一旦升官,不但封妻蔭子,還能褒封祖宗三代,假如祖上三代是娼、優等人就有辱名譽。此外還不能冒充本縣人的籍貫,因為一旦『冒籍』,就會擠掉本縣士子的名額。另外參加科舉的人還不能匿喪。就是假如家中有父母喪亡,子女必須服喪,這是起碼的孝道。

趕考交通工具
富人騎馬,窮人背著考籃靠步行

即便具備了科考資格,接下來還要面對重重考驗,首先要能等。因為鄉試要三年才舉行一次,所以即使你胸有成竹,也要耐心等到開考那一年,除非你運氣好,碰到了皇帝家辦喜事,比如皇帝過大壽或大婚了,那就可能在這年開設恩科,給學子多一次考試的機會。『比如慈禧太后六十大壽那年,就開設了一次恩科,張謇也是這次恩科中考取的狀元。另外光緒三十大壽的時候也開設過一次恩科。』周道祥說。

當時來南京的方法有兩種,一是水路,一是陸路。沿江一帶的學子,基本都會從水路前往南京。路途遙遠的也要提前一兩個月就從家裡出發,路上風雨兼程,馬不停蹄地趕往南京。家境好的,陸路可以騎高頭大馬,水路可乘坐上等遊船,一路邊看風景,邊會詩友,身邊還配有幾個書童照料生活起居,好不愜意。

而家境貧寒、路途遙遠的學子就可憐了,首先盤纏怎麼解決,在吳敬梓寫的小說《儒林外史》中,范進就因到老丈人胡屠戶那借錢被罵得狗血淋頭。即便籌備到了盤纏,路上還得節衣縮食,不能坐貴的交通工具,能走就走,還要背著考籃,裡面裝著重重的書籍和生活用品,一路風塵僕僕。

考生入場
三個大門同開,凌晨三點聽炮聲進場找號舍

等趕到考試地點,落下腳來,接下來更嚴峻的考驗來了,那就是如何度過接下來的漫長考試。根據清代的鄉試制度,鄉試分為三場,從八月初九開始,每場考三天兩夜,共9天6夜。

對於考生來說,考場的挑戰從進門前就開始了。因為江南貢院的考生眾多,常常達到一兩萬人,在一夜之間點名入闈往往做不到。貢院門外擁擠混亂,常有考生在此過程中跌傷。比如嘉慶癸酉科(1813年),考生們露宿街頭一夜,直到第二天上午九點才得以全部進門。

到道光年間,林則徐擔任江蘇巡撫一職,1832年剛好是壬辰科江南鄉試之年,於是道光皇帝任命林則徐擔任江南鄉試的監臨官。林則徐經過調查,發現了考場管理上的很多弊端,於是就進行了整頓,其中就對入場方法進行了整改。

林則徐下令事先統計兩省各府、州、縣考生的人數,根據人數的多少,分成三部分,原來一門進場改為三門放行,分別由貢院的三個大門同時入場,並且把入場的時間、場門、順序,製成清單,考生在買考卷時每人發一張,讓其遵守執行。入場時考生以炮聲為信號,凌晨3點開始點炮入場,林則徐親自點中門號炮,之後每隔一小時放炮一響,三處同時換旗,考生透過搜查之後,沿著甬道分別找到屬於自己的號舍,這樣點名到午時即可結束。江南貢院中心建築明遠樓,當時起著號令和指揮全考場的作用,至今保存完好。

考場環境
吃喝拉撒全在號舍,能否搶到好位子全憑運氣

點名結束後,考生們就迎來另一場考驗,天氣和環境的考驗。因為鄉試的三場考試,每一場都歷經3天,這期間,考生的吃喝拉撒全都在一個高6尺,深4尺,寬3尺的號舍裡。每年的農曆八月,正值南京『秋老虎』季節,蚊蟲張狂肆虐,氣候悶熱異常。此時,放置於號巷尾部的糞桶,經暑氣一蒸,臭味彌漫,令人窒息。

因此坐在這個糞桶附近的考生就非常倒楣。據說曾經有位才華橫溢的考生就因為坐在巷尾的『糞號』而受到影響,被薰得頭暈眼花,無法考試。三場過後,不但沒有考中,還生了一場大病,差點丟了性命。

因此,搶號就成了考生的頭等大事,考生搶號的方法是:陪送考生的家屬先將竹製的空考籃放置於貢院大門外,等到龍門一開,立刻快步趕入院內,將考籃放在號舍案頭,此號也就占為己有,而無考籃的考生就不能搶占。不過搶號是到了清末才出現的事,在此之前,考生都是有規定的號座的,能不能安排到好座就靠大家的運氣了。

但即便抽到好號座,在這樣一個鴿子籠般的號舍裡呆上幾天也是相當不易的。一位曾參加江南科舉的考生在其所著的《明齋小識》裡就記載了這樣一件事:初八日天氣微涼,人悉兼衣。及明午暴熱,日如火炙,甚於三伏,又旁置紅爐,後疊衣服,遂致兩眼昏懵,氣不能出。至二場以單衣進。十一夜半,大雨忽來,陡然寒冷,體殭齒戰……。

就是說這年鄉試,第一場進場時,天氣還比較涼,所以他穿了厚衣服進場,但第二天突然暴熱,熱得兩眼昏花。於是到第二場進場時,他就穿了單衣進去了,沒想到晚上天又下起雨來,又凍得要死。

八月南京的天氣,是忽冷忽熱,所以對考生來說無疑是一場挑戰。在這樣一場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考試中,想要成功,談何容易。江南貢院每次鄉試,參與者有一兩萬人,但最終錄取的只有一百多名,這樣低的錄取率,令無數考生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在江南貢院內,有一個張貼皇榜的大照壁,照壁上如今有一幅瓷畫,就是描繪當年科考放榜景象的。畫面中,有人看到上榜喜笑顏開,有人看到落榜則躲在角落抱頭痛哭,考生中有年紀輕的,也有年紀大的,生動地描繪了一派科考眾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