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少女為癱瘓父親做飯 學校到家每天跑8趟

錢運星在課堂專心聽講。

爸爸遭遇意外癱瘓後媽媽又離家,那年她才6歲,就開始學買菜、做飯、照顧爸爸。為了給爸爸做飯,學校與家20分鐘步行路程,15歲的錢運星每次不到10分鐘就跑完,每天要跑8趟。還要『跑』到什麼時候?小女孩想了想,『等我讀了大學,找到工作了,可能就不用這麼跑了吧!』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每天早上6點,錢運星要起床給父親洗臉後上學;早自習結束,去食店買一個餅子送回家;中午回家做飯;下午放學做完晚飯,還要摸黑回校上晚自習。

下課鈴響後,中午12點,巴中市通江縣鐵溪中學九年級二班女生錢運星飛跑出教室,直奔菜市場,買了一斤菠菜和半斤豆腐,然後又一路飛奔,穿過擁擠的街道,爬上一面坡,因為位於半山腰的『家』中,癱瘓在床的父親還等著她做午飯。

街道上的居民、小賣部的老闆、賣菜的攤販,都認識這個奔跑的小女孩。5歲那年,母親突然離家出走,錢運星就和癱瘓的父親相依為命,每天都在學校和『家』之間奔忙。還要『跑』到什麼時候?小女孩想了想,『等我讀了大學,找到工作了,可能就不用這麼跑了吧!』

15歲女孩為癱瘓父親做飯 學校到家每天跑8趟
中午放學後,她拎著菜飛跑回家。

那年,她才6歲
爸爸癱瘓媽媽失蹤 開始學買菜做飯

錢運星原本也有一個幸福的童年,但美好的記憶在5歲那年戛然而止。2002年5月,父親錢浩在外地務工時發生意外,腰椎骨折導致癱瘓。三年後,妻子悄然出走,『那是一個趕場天,她說出去買點東西,就再也沒有回來。』那年,小運星才5歲。

為方便養病,父女倆從老家搬到了鐵溪街道。那段時間,小運星天天哭著要媽媽,坐在輪椅上的錢浩,既當爹又當媽。女兒6歲時,錢浩的病情惡化,小腹以下完全失去知覺,輪椅都無法坐了,剛30出頭的他從此只能半臥在床。

6歲的小運星,在父親口授之下,開始學習買菜、做飯。個子沒有灶台高,就搭一張小板凳,煤眼薰得她眼淚直流,煮的米飯經常也半生不熟;7歲那年,小運星切菜時不小心傷了手,她悄悄跑出門用嘴巴把血吸乾淨,『我看到白菜上有血,猜她可能把手割破了。』錢浩十分心疼。

『爸爸,你頭髮這麼長,要不我給你剪一下?』9歲時,小運星看到父親的頭髮又長又亂,就嘗試著給父親理髮。第一次理髮用了40多分鐘,現在熟練了,她每月給父親理一次髮,每次只用10分鐘,對著鏡子,錢浩對女兒設計的髮型很滿意。

15歲女孩為癱瘓父親做飯 學校到家每天跑8趟
一到家,她趕緊洗菜切菜做午飯。

今年,她剛15歲
每天4次回家做飯 滿頭大汗準時到校

錢運星這個名字,是她初一時自作主張改的。錢運星,幸運星,這個15歲女孩堅持認為,伴隨自己的不全是苦難,說不定,前方就有一顆幸運星在閃耀。

錢運星的『家』,位於巴中市通江縣鐵溪場鎮一角的山坳裡。十多平公尺的房間,中間用一道木板隔開,父親錢浩住緊挨窗戶的外間,室內打掃得乾乾淨淨,被子、衣服疊得整整齊齊。每天中午12點30分,錢浩準時聽到開門聲,女兒和他打個招呼後就開始洗菜、切菜。這天中午,錢運星用電炒鍋燒了一大碗菠菜豆腐湯,父女倆各自盛一碗。剩餘的菜湯留在鍋裡,晚上下麵條。等父親吃完後,錢運星洗淨碗筷,鎖門,然後又一路飛跑上學。

這樣的往返每天共有八次。早晨6點,錢運星起床給父親洗臉後上學,早自習結束,去食店買一個餅子送回家;下午放學做完晚飯,還要摸黑到校上晚自習。學校和『家』之間,步行大約需20分鐘,錢運星每次不到10分鐘跑完。在老師和同學們記憶中,她沒有遲到過,每天下午、晚間第一堂課的預備鈴響後,滿頭大汗的她準時出現在教室門口。

初三之後課程緊張,菠菜、豆腐就成了父女倆的主食,晚上就著剩菜煮麵條。去(2014)年大年三十,錢運星做了一鍋豬蹄燉扁豆,父女倆過了一個奢侈的年。『春節到現在,就燉過一回肉,她正長身體的年齡啊!』錢浩十分心疼。

15歲女孩為癱瘓父親做飯 學校到家每天跑8趟
飯做好,錢運星要給癱瘓的父親餵飯。接下來,她還要趕緊跑回學校上課。

未來,她繼續跑
要帶爸爸一起讀高中 租學校最近的房子

當然,老錢和女兒之間也有吵嘴的時候,『她有時趕著上學,催我吃快點,我就不耐煩,衝她吼兩句。』老錢悄悄透露。十多年來,數十公里外的通江縣城,錢運星還從未去過。

她的心願,是能夠進縣城最好的高中讀書。而即將到來的中考,成了班主任老師王洪堅的一塊心病,『她如果考上了縣城的高中,她的父親怎麼辦,高中三年怎麼辦?』『帶爸爸一起走,租學校最近的房子。』錢運星語氣很輕鬆。對於未來,她比班主任老師想得更長遠,『等我將來大學畢業找到工作後,就不用帶著爸爸四處搬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