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問題席捲 大陸環保部前兩任部長拒採訪

新任環保部部長陳吉寧。

席捲大陸全國多個大中小城市的霧霾天氣不斷出現、多地曝出飲用水安全等問題,一次次將環保部門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

根據中國經濟周刊報導,今(2015)年全國兩會開始,3月4日,就有媒體報導,蘭州市民反映家中自來水出現異味,並前往超市搶購瓶裝水。蘭州官方當天連夜通報,水質安全達標,不存在污染情況。民眾越來越認識到環境問題的嚴重性,而環保部門的責任和壓力也日益增大。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解振華、周生賢、陳吉寧先後三任環保部長(環保總局局長)無疑是公眾和媒體關注的焦點。他們以一種特殊的方式碰在一起:周生賢、解振華退休後,被增補為全國政協委員、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而陳吉寧則以全國人大代表、新任環保部長的身份亮相。兩會上,三任環保部長,成為媒體追逐的對象。

沉默的新委員:正在轉換角色

北京鐵道大廈三層,一牆之隔的兩間會議室,3月4日曾經的兩任環保部長:周生賢、解振華,分別開始了他們作為全國政協委員的首次小組會議。在當天上午的小組會議上,二人全程沒有發言,並拒絕了多家媒體的採訪要求。不過,他們不約而同地對記者說了一句話:正在『轉換角色』。

閉幕的全國政協十二屆常委會第九次會議上,周生賢、解振華被增補為大陸全國政協委員、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

省部級正職官員65歲後,進入全國人大或全國政協專門委員會任職,幾成慣例。以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為例,現任主任為國家林業局前局長賈治邦。副主任中還有國土部原副部長徐德明等。

2015年2月,周生賢卸任環保部部長,由清華大學校長陳吉寧接任。此前,從2005年12月至2015年2月,周生賢主政環保部(及其前身環保總局)10年。在這10年時間裡,伴隨著經濟發展,大陸大氣、水、土壤等各類環境問題層出不窮,環保部『壓力山大』。

一朝卸任,外人難以知曉他是否感到一絲輕鬆。面對記者,他只籠統回應一句:『轉換角色,繼續為國家效力。』對於具體問題,則一概微笑擺手,表示『不談』,並說希望記者理解他。

大陸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曾在周生賢之前任環保總局局長的解振華,同樣拒絕接受採訪。即便記者找到他的一位『老熟人』從中牽線,也未能得償所願。3月4日上午的小組會議上,他們分別只與極個別委員有交流,散會後便匆匆離去。3月5日下午,據媒體報導,解振華在分組討論時首度發聲,說新環保法是『帶牙的』,關鍵看下一步執法,是否依法辦事。

老部長的挑戰與壓力:『功過難評說』

解振華與周生賢有很多相似之處:他們都出生於1949年底,都在2015年2月從部級崗位上卸任。他們先後擔任大陸國家環保部門的一把手,解振華做了12年(1993年6月任國家環保局局長;1998年,國家環保局升格為環保總局),周生賢做了10年,都是非常資深的『老環保』。

解振華被認為是一位學者型官員。在其任內,國家環保局於1997年升格為『總局』,位列正部級單位。他在任時的雷霆手段一度被稱為『環保風暴』。

到國家發改委任職後,解振華依然專注與環保有關的節能減排工作。他多次帶隊參加國際氣候談判,其強硬的形象給同行的人留下深刻印象。

對於周生賢和解振華的職務交替,關注環保的人士至今記憶猶新。2005年11月13日,吉林石化公司雙苯廠一車間發生爆炸。該廠距離松花江只有500公尺,還有排汚管道與之連通。爆炸產生的苯、苯胺、硝基苯等污染物混在廢水中流入松花江。

當年12月,解振華被免去國家環保總局局長職務。周生賢從國家林業局調任環保總局。2007年1月,解振華出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2008年,環保部成立。

周生賢在2005年接替解振華後曾表示,『我爭取不辭職』。但環保部的工作面臨許多壓力。從2006年甘肅徽縣鉛污染、2007年太湖暴發藍藻,到2010年紫金礦業污染、2011年康菲石油污染,再到2012年廣西鎘污染、2013年山東地下水污染等,環境問題不斷映入公眾視線。

2013年3月,全國人大選舉新一屆國家機構領導人員。周生賢連任,171張反對票、47張棄權票、贊成票為2734張,是所有部長中獲得贊成票最少的。

一位環保界人士對記者說,像解振華、周生賢這樣已離任的省部級高官,之所以拒絕接受媒體採訪,一方面功過難評說,不想給自己找麻煩;另一方面,也不想給繼任者添麻煩。

新部長的關鍵字:嚴格執法

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2月27日,任命清華大學校長陳吉寧為環保部部長。51歲的陳吉寧成為目前國務院25個組成部門中最年輕的部長,也是唯一一名『60後』部長。

用陳吉寧自己的話來說,大陸面臨『恐怕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的環境的挑戰』。作為環境主管部門的一把手,陳吉寧接過的是一個沉重的接力棒。

今年全國兩會上,一位全國人大代表就提出建議:環保部應當參照財政部,每年在全國兩會上報告工作並接受代表的投票評價,如果報告得不到通過或連續兩年得不到六成以上代表贊成,部長應引咎辭職。

民眾對環保部門的『苛責』實際上寄託了深深的厚望。3月1日,履新剛兩天的陳吉寧就邀請媒體座談,他說,工作計劃中第一個關鍵字就是『嚴格執法』。『我們過去環保不守法是常態,現在要把這個反過來,讓守法成為常態,不論是企業還是政府,都要守法,這是高要求,是底線的要求。』陳吉寧說。

被稱為『史上最嚴』的新《環保法》今年1月1日開始正式實施。據悉,新《環保法》生效兩月,共實施了15件按日計罰案件,罰款數額達723萬元人民幣。


解振華。


周生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