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河:公務員想升官不丟人 但不可以想發財

二月河 著名作家。

在過去一年中,作家二月河因從歷史維度解析當下的反腐形勢,多次引起關注。在去(2014)年全國兩會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曾圍繞反腐與二月河展開對話,並以『知音』回應二月河。去年7月,中紀委官網開通『聆聽大家口述實錄』欄目,第一位開講的大家就是二月河。

根據新京報報導,應農業部之邀,11日二月河做了題為《文化發展與反腐敗的一點思考》的演講。二月河在演講中,談到做官的兩個層次,並稱『高薪未必養廉』。

談做官
『做官不能想發財』

『低薪肯定不養廉,但是高薪未必能養廉。』二月河在演講中說,高薪養廉是偽命題,因為人的慾望是無盡的。他舉例表示,古代官員俸祿最高的就是宋代。宋代的『公務員工資』是清代的10倍,漢代的6倍。他以包拯為例解釋,換算成如今的貨幣,包拯的年薪是650萬人民幣。

『可見這麼高的工資,宋代也就養出一個包公是清官,更多的官員是賈似道、高俅這樣的。宋代的國民GDP和文化等都達到了鼎盛,但也是最腐敗的朝代。』

二月河說,歷史上高薪養廉從沒成功過。康熙年間,全國官員職數達到17300多個,如果採取高薪,那意味著要收更多的稅。二月河說,當下的一些公務員『想升官』並不丟人,但是不能想發財。而做官的第一個層次應把自己的職務官銜和人民、國家、民族的利益聯繫在一起。

他認為,做官的第二個層次,是把自身的官職和光宗耀祖聯繫在一起。『把自己做官的成績,和為老百姓服務所取得的榮耀,歸功於自己的家族、祖宗,這同樣是高尚的做法。』

談反腐
『現行反腐路徑是對的』

二月河在演講中表示,當下的腐敗已經蔓延至多個社會層面,『是很大的挑戰』。他說,腐敗甚至滲透到一些地方的小學和幼稚園。『有的幼稚園小朋友和老師說,阿姨,我爸在煤電公司工作,你要是缺煤了就和我說一聲。在小學階段,一些小學生晉升班幹部享受特權,可以免交作業。』

作為一個從事歷史小說創作的作家,二月河在談反腐中多次援引歷史和中國文化。他認為,儘管中華文明璀璨而豐富,但也存在不足,如對權力的過度崇拜。

他說,如果有個人家裡有個教授,人們聽說後可能覺得無所謂。但是如果家裡出個部長,或者中將,那可能聽到的人腿可能都直哆嗦。談及反腐,他對記者表示,『民眾的積極參與和中央的重視,在歷史中從沒見過。』

『反腐要「秉刀斧手段、持菩薩心腸」。「秉刀斧手段」,那就是該查的查,該處理的處理。但我們實際上是治病救人,還需要警示。』二月河認為,現行反腐的路徑是對的,但是腐敗問題需要在根本上解決,因此更要研究反腐的制度性建設。

談交往
『我與王岐山沒有私交』

在的演講中,二月河再次表示自己與王岐山沒有『私交』,僅有過幾次交往。二月河回憶,與王岐山的第一次交集是在非典的前一年。當時,時任海南省委書記的王岐山想整合海南省的文化資源,於是邀請二月河前往海南談文化發展問題。

去年全國兩會上,兩人的交集則備受關注。二月河回憶說,河南代表團事先通知,王岐山要來團參加討論,並且讓二月河準備發言。他的發言順序被排在第七位。

當天,先發言的人大代表都超時發言,二月河本以為輪不到自己。但是河南省委書記郭庚茂說,別的同志都不用發言,就讓二月河說說。

『王岐山來了,我不說反腐說什麼?』二月河回憶,對於反腐力度,他用了『蛟龍憤怒、魚鱉驚慌』等形容。『讀遍二十四史,沒有找到現在這麼強的反腐力度。』

王岐山則用『知音』作為回應:『二月河的意思我聽懂了。他寫的「帝王系列」我認真看了。看了他的書,就能讀懂他。知音是什麼,知音是透過聽音樂就能聽懂作曲人想要表達什麼。』

今年春節看到的一副春聯,橫批是『天官賜福』。我想,老百姓是希望中央能把好官派到他們那裡去。好官直接管理老百姓,是百姓的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