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沒有牛子厚 就沒有梅蘭芳

牛子厚。

牛子厚極喜歡京劇,在吉林經商時,逢年節常組織戲班子演出。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陰曆正月十七日,牛子厚為母祝壽,從北京請『四喜班』來江城吉林唱戲。期間,牛子厚結識了『四喜班』的文武老生葉春善(後來成為連襟)。

根據頭條網報導,此人非但做工精熟,且又為人忠厚。在『四喜班』即將回京之前,牛子厚出資請葉春善為他在北京專辦一個『科班』,科班組成後,牛子厚從三個兒子喜貴、連貴和成貴的名字中各取一字,將科班命名為『喜連成』。

1908年,慈禧與光緒先後駕崩,『國喪』期間北京不能唱戲。葉春善便帶著『喜連成』戲班遠下關東,來到松花江畔的小城吉林唱戲。一天早晨,葉春善同牛子厚到吉林城北山散步。他倆邊爬山,邊閒談,忽然發現有一人在小樹林裡練劍。但見他體態輕盈,動作敏捷,那劍被他舞得寒光閃閃,風聲嗖嗖,把自己圍在水潑不進的弧光圈裡,牛子厚簡直看呆了。

他酷愛京劇,也觀賞過不少武術高手的表演,但像今天見到這樣的絕倫劍技,還是不多,他情不自禁地連連拍手叫好。那舞劍人聽到有人喝彩,連忙把劍收住,兩頰緋紅,用手帕揩拭額頭沁出的細密汗珠,恭敬地向牛子厚躬身施禮:『牛老闆,喜群獻醜了。』

牛子厚這時近前定睛細看,只見面前這個年輕人儀表堂堂,氣度瀟灑,舉止端莊,真是一個挑大梁的料子,便問道:『你可曾有藝名?』葉春善接答道:『我給他起了個藝名叫「喜群」。』牛子厚沉吟良久說:『這孩子相貌舉止不俗,久後必成大器。』可是,牛子厚感到『喜群』這個藝名不響,很難走紅,況且他是個旦角,叫喜群這個名字不合適,要重新起名。

要給梅喜群起個好名字,牛子厚一直掛在心上。一天,牛子厚向腹有詩書的自家兄弟牛二爺說了他的想法。牛二爺說,松、竹、梅、蘭四君子中,『梅』最為高雅,只有『蘭』才能配得上。如取『梅蘭芳香』之意,可叫『梅蘭芳』。牛子厚一聽,高興地說:『就叫梅蘭芳,這個名字好!』梅喜群聽了,也非常喜歡。此後,在牛子厚的力薦下,葉春善破例讓梅蘭芳在《白蛇傳》中扮演主要配角青蛇,大獲成功。

梅蘭芳1911年,因嗓子變音退出科班。梅蘭芳離開科班以後,牛子厚仍然關心梅蘭芳的藝術成長。1927年,《順天時報》舉辦中國首屆旦角名伶評選,梅蘭芳因功底深厚、嗓音圓潤、扮相秀美,與程硯秋、尚小雲、荀慧生一同被評為京劇四大名旦。

此時,牛子厚又把目光聚焦到海外。他首先建議適武雄推薦梅蘭芳出訪日本。梅蘭芳在東京和大阪共演出20場,在日本各界引起極為強烈的反響,各大媒體瘋狂炒作,在全島刮起了『梅蘭芳旋風』。後來,應日本方面邀請,梅蘭芳又第二次赴日演出。1930年,梅蘭芳應邀去美國友好演出。梅蘭芳還被美國南加利福尼亞大學和波莫納學院授予文學博士學位。梅蘭芳及大陸京劇在國際上得到極高的評價和殊榮,被公認為是與史坦尼斯拉夫斯基體系、布萊希特體系並駕齊驅的一種戲劇表演藝術體系。

梅蘭芳深深感到自己成名背後的巨人是牛子厚。梅蘭芳不止一次十分感慨地說:『沒有牛子厚,就沒有喜連成科班,自然也就不會有我梅蘭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