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交通部長:私家車永不許當專車

交通運輸部部長楊傳堂接受記者採訪。

今(2015)年上半年,大陸交通運輸部將出台計程車改革方案。12日,交通運輸部部長楊傳堂接受京華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企業的利潤水平大陸全國不一,『份兒錢』也各不同,不應該降低『份兒錢』。之所以對計程車進行數量管控,主要考慮消費者、經營者等各方利益,尋求發展的最大公約數。

談行業壟斷
計程車行業不存在政府壟斷

京華時報:計程車運營採取特許經營制,政府對計程車進行數量管控,企業要想運營需要從政府獲得指標。有人說出租企業手握指標形成了壟斷行業,您怎麼看?
楊傳堂:壟斷分為企業和行業的壟斷,很多人認為政府在壟斷,其實不存在。大陸全國計程車130萬輛,就業人數260萬人,運營企業8000多個,同時還有13萬個體戶,每年承擔400億人次的運輸任務。其實計程車行業是開放比較早的行業,不存在政府壟斷。

但是有些企業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可能會損害消費者的利益。我們對它進行限制,首先價格要管控,政府出臺指導價;另外,不斷提高服務。去(2014)年,交通部已經公佈了出租行業的服務標准。希望在政府職能部門的監管下,形成良好的勞動關係,主要是企業和司機的關係。其實,這些措施的目的都是為了保護消費者的利益。

京華時報:有人說企業拿到指標就能坐收利潤?您怎麼看?
楊傳堂:可能有這種現象,不是普遍現象。主要是一些個體戶,他自己不開車,將車輛委託給別人,甚至產生『一托』『二托』。這有個歷史形成的原因,大陸首批計程車司機可能就是這部分人,當時他們下崗沒有工作,為了解決就業,允許他們拿出錢經營計程車,這種情況比較複雜。另外,還包括有些掛靠的企業。

談『份兒錢』
出現停運問題不排除企業參與

京華時報:目前,計程車企業的利潤高嗎?
楊傳堂:企業的效益有高有低,究竟平均水準多少,各地不完全一樣。很多司機說現在『份兒錢』多,企業賺錢太多,其實,這跟司機收入的變化有很大關係。在計程車發展初期,司機月收入30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當時一個處級幹部的收入是1000多元。現在他的收入是六七千元,一個處級幹部收入也是這些,所以他們的那種優越感沒有了。

京華時報:您覺得計程車的『份兒錢』高嗎?
楊傳堂:有司機說,『份兒錢』那麼貴,能不能降一降,我覺得不能降,該多少就是多少。首先,企業為司機承擔三險;第二、司機要多勞多得。有司機說睜開眼就要交錢,不能說這不是一種現象,但我們也應該看到背後的問題,問題很複雜。

京華時報:司機有自己的利益。
楊傳堂:那當然,我剛才說的最大公約數,就是這個意思,要考慮多方的利益。

京華時報:您如何看待計程車司機與企業之間的『恩怨』?
楊傳堂:其實,這背後的原因很複雜,比如剛才說的司機收入落差原因,他會說『份兒錢』太高。另外,還有一些人,不想被監管,我們要求透過招投標去經營,但是有人會反對。過去,在18個城市有過停運糾紛,人數很少但影響很大。

曾詳細瞭解過杭州的一次停運糾紛,其實就是幾個計程車司機說『份兒錢』太高,沒法做了。但當職能部門的人告訴他不要幹的時候,他卻不會不幹。這些事件中,司機雖然是表現者,但他背後有沒有企業參與其中,我們不排除。所以政策出來之後,你可以看一看,大約有28條。

談黑車問題
黑車多不全是供不應求

京華時報:現在很多城市都出現了黑車,是不是計程車市場需求供不應求?
楊傳堂:不完全是,目前出現的打車需求旺盛,可能跟有些計程車司機出車不積極有關係。擁堵厲害會影響計程車司機收入,我們希望在打車需求旺盛的時候司機能積極出車。

京華時報:今年上半年,交通運輸部要出臺計程車改革的方案,這次改革能減少黑車嗎?
楊傳堂:應該會減少,但它是打不絕的,黑車增多,不完全是市場需求問題。比如說,小區裡接送孩子的車,大家覺得方便,就一起接吧,然後收取些費用,這個也不太好監管。黑車是私家車,不能保障服務和安全,偷稅漏稅,政府部門要堅決打擊。有時候大家很反感監管,實際上可能存在資訊不對稱的問題。

談數量管控
數量管控是考慮多方利益

京華時報:計程車為何要進行數量管控?
楊傳堂:數量要在合理空間,太少就出現計程車供給不足,過多就出現經營困難。在經濟發展中要尋求最大公約數,包括消費者、司機、企業、平台等多個主體,其中,第一位考慮消費者的利益。目前,大陸全國各級市政府都進行數量管控,是指導性的,並根據發展不斷調控,近幾年每年數量大體增加3%。

京華時報:有聲音提到,計程車管理為何不能『放開車頭,管住人頭』,即讓私家車透過取得職業資質後,也能進行運營,透過管住人頭,控制計程車的平穩運營?
楊傳堂:既要控制人又要控制車,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安全問題。

談專車
私家車永不允許當專車用

京華時報:目前,合法的專車車輛都是從汽車租賃公司租來,而汽車租賃公司的車輛數也受政府管控,有人說,租賃公司的業務本身都比較旺盛,所以不會從裡面拿出部分指標搞專車,專車是不是沒有未來?

楊傳堂:應該還是有發展空間的。為什麼實施數量管控呢,這也是經營者方面意見,還是我說的那句話,現在發展經濟著力於最大公約數。不過,目前租賃車輛的管理是市場管理,而非政府絕對管控。

京華時報:現在很多專車使用私家車運營,您覺得私家車能進入專車運營嗎?
楊傳堂:永遠不允許。

談拼車
市民拼車出行應該鼓勵

京華時報:有些公司推出拼車軟體,您怎麼看這個現象?
楊傳堂:我個人對拼車是支援的,一個人坐一輛車浪費嘛。自己沒車的話,拼車能帶來很大方便。現在限號也會有拼車的。有的是一個小區,有的是一個單位,大家順路拼個車。我以前也跟別人拼過車。當然,如果是熟人可能比較放心,如果是陌生人尤其帶著孩子時可能就會有顧慮。

京華時報:拼車的價格如何算?
楊傳堂:可以平分油費,也可以當面議價。如果企業規模化運作,該收稅的收稅。

談貨車超載
貨車超載罰款標準將提高

京華時報:去年和前年,貨車司機有兩起自殺事件,部分原因是超載罰款,這個問題您關注過嗎?
楊傳堂:很關注,但這些情況是極個別的現象,不過引起了我們的高度重視。從目前情況來看,總體來講還是因為管理問題,超載的違法成本太低,所以很多車輛就會超載,而超載以後容易發生事故。我們認為,超載是一個頑症,我們下決心四家聯合起來一定要解決,首先是工信部,車輛改造要符合標准才行,還有公安部門、交通部、安監部門,尤其是安監部門。

京華時報:超載罰款的標準會有變化嗎?會提升嗎?
楊傳堂:有變化,罰款的標準肯定會提高,我的建議是希望超載或者超載造成事故的應該入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