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歷史上強大的契丹族哪去了?

歷史上強大的契丹族哪去了?

契丹的本意是『鑌鐵』,也就是堅固的意思。這是一個剽悍勇猛的民族。早在1400多年前,契丹作為一個中國北方民族就已經出現在《魏書》中。他們兵強馬壯,驍勇善戰。一位名叫耶律阿保機的部落首領統一了契丹各部,於西元916年建立了契丹國,947年改國號為大遼。大遼王朝最強盛時期,曾經雄霸中國半壁江山,疆域北到外興安嶺、貝加爾湖一線,東臨庫頁島,西跨阿爾泰山,南抵河北和山西北部,可謂氣壯山河。

根據頭條網報導,契丹王朝在中國北部持續存在了200多年,與宋朝形成南北對峙的格局。在此期間,中國中原地區通往西方的絲綢之路被阻斷,以至亞歐大陸中西部國家誤以為整個中國都在契丹的統治之下。於是,契丹成了全中國的代稱。馬可波羅在他的遊記裡第一次向西方介紹東方時,就以契丹來命名中國,時至今日,在斯拉夫語國家中,仍然稱中國為『契丹』。在大陸,幾乎家喻戶曉的《楊家將》,講的就是1000年前,宋朝軍隊在楊家將率領下與強大的契丹軍隊激戰沙場的故事。

契丹民族不但創造了強大的軍事王國,而且創造了燦爛的文化,遼寺和遼塔就是其文明程度的體現。至今在黃河以北地區保存下來的古佛寺和佛塔,有的始建於遼代,有的在遼代翻修過。它們巍峨雄偉,歷經千年風雨依然堅固挺拔。尤其山西省應縣的釋迦塔,是全世界現存最高最古老的木結構塔式建築,歷經多次地震而不毀。不難看出,創造如此輝煌文明的民族,一定有著相當的經濟基礎和雄厚的工程技術力量。同時,也可以看出契丹王朝對各種文化兼收並蓄,除了大量吸收中原漢族人才以外,還透過和宋朝的貿易獲得先進的生產技術。契丹這個馬背上的梟雄,確實在中國北方開創過一派繁華的時代。然而,如此一個強大的民族,竟如同過眼煙雲一般在天邊的地平線上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大遼滅亡

契丹王朝的滅亡不難從史書中查到。據記載,大遼和北宋對峙長達160多年,出人意料的是,最終滅掉大遼的卻是曾經歸附於契丹的女真人。

女真首領完顏阿骨打在大遼的疆域內攻城掠地,並於1115年建立金朝。10年後,完全取代了盛極一時的契丹王朝。一部分倖存的契丹人在皇室成員耶律大石帶領下被迫向西遷移,在今天的大陸新疆和中亞地區建立了西遼,又稱哈喇契丹國。這個帝國也一度強盛,但最終又被成吉思汗的蒙古大軍所滅。之後,契丹的殘餘勢力又在今天的伊朗南部建立了起兒漫王朝,但不久還是在黃沙彌漫的異國他鄉銷聲匿跡了。

契丹文化的消失

在中國歷史上,雖然改朝換代頻頻發生,但原有的文化傳統總能代代相傳。然而契丹王朝滅亡後,整個契丹文化也隨之消亡了。

分析發現,從契丹王朝建立到1271年元朝建立,在這短短的300多年間,中國出現了遼、北宋、西夏、金、南宋和元等朝代。這是中國歷史上一個非常特殊的時期,由於取得政權的統治者分屬於不同的民族,因此朝代更迭也導致了整個民族的地位和相關文化都發生了轉換。女真人的金朝取代契丹人的遼朝後,曾下令清除那些反抗的契丹人,其中一次見於史書的殺戮就持續了1個多月。很有可能契丹文化也在這時遭到捨棄。

另外,金朝剛建立時,並沒有本民族的文字,只好沿用漢字和契丹字。當女真文字參照漢字創立後,金朝皇帝就下令廢止了契丹字,契丹文字可能由此失傳。以此類推,契丹文化的衰亡也就不難理解了。

耶律楚材

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的研究員劉鳳翥,在破解古老的契丹文字方面造詣深厚。他是目前全世界認識契丹文字最多的專家。劉鳳翥說,關於契丹文字有兩個缺憾:一是到目前為止,幾乎所有的契丹文字都是在碑刻上發現的,都是墓志銘。二是到目前為止,人們還沒有發現任何用契丹文編寫的書籍。因此,不僅解讀契丹字還有許多困難,而且從已經破解的文字中也很難找到足以反映契丹全貌的描寫。針對有學者推斷契丹文字並不成熟,還不足以記載歷史的觀點,劉鳳翥認為契丹文字已經比較完善,只不過它失傳得太久了。

在北京的頤和園,有一座耶律楚材祠,耶律楚材墓就在其中。耶律楚材是契丹人,在他出生時大遼已經消亡65年。當時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國統治著中國北方,種族等級制度非常嚴格,契丹人在4種等級中排行倒數第二,處處面臨歧視。但耶律楚材卻非比尋常地得到成吉思汗的重用,曾經擔任相當於宰相的高職。然而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樣一位才華橫溢的契丹人,卻在遼代滅亡僅僅幾十年之後就忘卻了本民族的文字,以至於耶律楚才要重新學習契丹文字。

在耶律楚材撰寫的《湛然居士文集》中,曾經提到他在西遼學習契丹字的經歷。耶律楚材的努力可謂用心良苦。他學會了契丹字,卻幾乎沒有使用的機會。在他去世後,史書中有關契丹人的記載也只剩下了片言只語。耶律楚材成為契丹人最後的亮點。

契丹人哪去了

契丹文化消失了,那麼,契丹作為一個民族,為什麼也在歷史中漸漸消失了呢? 據史書記載,遼滅亡後,至少還有兩大部分契丹人留了下來。

一部分是契丹末代皇帝的追隨者,另一部分是聚居在遼代南京城附近的契丹人,再加上散居各地的契丹軍民,數量決非少數。不斷出土的文物就是他們留下的腳印,說明有的契丹人被女真人降服,有的向北回遷到契丹的發祥地,也有人和北方其他民族逐漸融合為一體。進一步考古證明:在整個金代,契丹人不斷舉行起義。當蒙古族興起後,契丹人紛紛投靠,想借助成吉思汗恢復本民族的地位。也就是說,到元代初期,契丹人的勢力仍然十分強大。

然而令人驚異的是自明代以來,契丹人卻銷聲匿跡了,時至今日,在大陸56個民族中,卻沒有當年響當當的大契丹。那麼,幾百萬契丹人到哪裡去了呢?史學界推測大致有三種可能:第一,居住在契丹祖地的契丹人漸漸忘記了自己的族源,與其他民族融合在一起。第二,西遼滅亡後,大部分漠北契丹人向西遷移到了伊朗克爾曼地區,被完全伊斯蘭化。第三,金、蒙戰爭爆發後,部分『誓不食金粟』的契丹人投靠了蒙古,並在隨蒙古軍隊東征西討時,散落到了全國各地。

契丹人後裔

就在人們尋找契丹人蛛絲馬跡的時候,生活在大興安嶺、嫩江和呼倫貝爾草原交匯處的達斡爾人,引起了專家們的注意。當地傳說,幾百年前,一支契丹軍隊來到這裡修邊堡,從此便定居下來。這支軍隊的首領叫薩吉爾迪漢,就是達斡爾的祖先。

學者透過比較研究契丹族和達斡爾族的生產、生活、習俗、宗教、語言、歷史,找到了大量證據表明,達斡爾人是繼承契丹人傳統最多的民族。

但這些只是間接的證據,是不能給出定論的。與此同時,在雲南施甸縣,發現了一個仍在自己祖先的墳墓上使用契丹文字的特殊族群,統稱『本人』。在施甸縣由旺鄉的一座『本人』宗祠裡,人們發現了一塊牌匾上面篆刻著『耶律』二字。『本人』說,這是為了紀念他們的先祖阿蘇魯,並表明他們的契丹後裔身份。

歷史上確有記載,阿蘇魯是投靠蒙古的契丹後裔,他的先祖曾參加西南平叛戰爭。但如何證明這些『本人』就是阿蘇魯的後代呢?畢竟漠北和雲南相隔萬里,在沒有確切證據之前,學術界始終未能給這個自稱契丹後裔的族群『正名』。

專家們決定利用DNA技術揭開這千古之謎。專家們先在四川樂山取到了契丹女屍的腕骨;從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取到了有墓志為證的契丹人牙齒、頭骨;在雲南保山、施甸等地採集到『本人』的血樣;從內蒙古自治區莫力達瓦旗和其他幾個旗和縣提取到了達斡爾、鄂溫克、蒙古族和漢族等人群的血樣。在完成古標本的牙髓和骨髓中用矽法提取的線粒體DNA可變區比較後,終於得出了準確的結論:達斡爾族與契丹有最近的遺傳關係,為契丹人後裔;而雲南『本人』與達斡爾族有相似的父系起源,很可能是蒙古軍隊中契丹官兵的後裔。

根據這次測定結果,結合史料,歷史學家們終於找到了契丹族的下落:元代蒙古人建立橫跨歐亞大陸的蒙古大帝國時,連年征戰,頻繁征兵,能征善戰的契丹族人被征召殆盡,分散到各地,有的保持較大的族群,如達斡爾族,作為民族續存保留下來,有的則被當地人同化了,作為『分子意義上的後裔』零星分布在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