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古代文人為什麼嗜好小腳 三寸金蓮真的美嗎?

女子纏足。

女子纏足通常從四五歲開始,其做法非常殘忍:先將腳拇趾以外的四趾彎屈在足底,以白棉布條裹緊,固定腳型;爾後穿上尖頭鞋,在家人挾持下行走。夜晚以針線密縫裹腳布,不使鬆脫。這樣裹至七八歲時,再彎曲趾骨,使之成為弓形,並加強裹纏力度,一天緊似一天,使其最後只能靠趾端的大拇趾行走。小腳要纏到合格,驗收標準是『小、瘦、尖、彎、香、軟、正』。實際上許多女子在被野蠻裹纏的過程中弄得皮肉潰爛、膿血淋漓,是很常見的事。還有許多由於潰爛而失去了小趾。

根據頭條網報導,就是這人為致殘的畸形殘肢,卻一度成為古代文人如癡如醉的嗜好,以致形成了一門品味鑑賞小腳的特殊學問——蓮學!例如,蓮學探討的品蓮方法就多達幾十種,諸如:嗅、吸、舐、咬、吞、食、搔、捏、撚、承、索、脫、剝、纏、洗、剪、磨、拭、塗、暖、擁、扶、懸、肩、排、推、玩、弄……,之類。喜蓮文人達於瘋魔時,竟會脫下美妓的三寸金蓮鞋,當作酒杯盛酒傳盞,更多的是將金蓮鞋、裹腿之類跟腳有關的東西留作藏品把玩。

說到底,古代文人為何對小腳如此迷戀?原因恐怕來自性幻想和性虐待交織起來的潛意識。從《采菲錄》《葑菲閒談》之類『蓮學著作』中,可發現專家們的一些獨到見解:一是認為,纖足足底的凹隙合成孔洞,可作『非法出精』(插入陰_莖)的工具。二是認為,纖足並含女人全身之美:『如肌膚白膩,眉兒之彎秀,玉指之尖,乳峰之圓,口角之小,唇色之紅,私處之秘,兼而有之,而氣息亦勝腋下胯下香味。』辜鴻銘說:『中國女子裹足之妙,正與洋婦高跟鞋一樣作用。女子纏足後,足部涼,下身弱,故立則亭亭,行則窈窕,體內血流至「三寸」即倒流往上,故覺臀部肥滿,大增美觀。』(《采菲錄》)

據此說來,女子纏足的最終目的,是為了在性交中使男子感覺陰道更緊,臀部更覺肥大性感。博古通今的辜鴻銘對小腳的看法,可說是代表了絕大多數士人的看法。他的辯說雖然在理,但這種褻玩的態度讓人不敢苟同,對於男人來講,女人就是玩偶,易卜生筆下的娜拉是他丈夫的玩偶,可是她要是跟古代以前的女人相比,她會覺得生活在天堂裡,根本不用憤而出走。

辜鴻銘說:『前代纏足,實非虐政,我妻的小腳,乃我的興奮劑也。』康有為送辜鴻銘的『知足常樂』橫幅換得了知音的感覺,而辜鴻銘的妻子正是這樣符合這樣的審美標準:小足、柳腰、細眉,溫柔、賢淑。

辜鴻銘把她的小腳視為珍寶,常是無聊時,辜就讓淑姑脫掉鞋子,把味道不好的裹腳布一層一層地解開,低下頭,貼近鼻子,如聞花香,感到無限舒坦。作文時總把淑姑喚到身邊,讓她把瘦如羊蹄的小腳放到他事先準備好的凳子上,他右手執筆,左手撫弄妻子的腳丫子,時捏時掐,像玩佛手一樣,自得其樂。據說此時,他頓覺思如泉湧,下筆千言。

辜鴻銘娶纏足的夫人淑姑不到一年,又遇上了一段奇緣。日本姑娘吉田貞子尋找來中國經商的父母不遇而淪落在武昌妓館當幫佣。在青樓見到貞子,楚楚動人的日本姑娘的不幸遭遇引起了辜鴻銘側隱之心,慨然以二百兩白銀為之贖身。又因為貞子離鄉背井,無所依靠,便收留貞子到家安頓,以便打聽貞子父母的消息。

貞子尋找父母沒有著落,而在辜家,這位乖巧、恬靜又溫存的日本女子深受辜鴻銘夫婦的喜愛。大度的淑姑一手撮合,辜鴻銘納貞子為妾。一妻一妾組成了一個和睦的家庭。辜鴻銘認為日本女子體現了中國唐宋文化的傳統美德,與貞子十分相得。以至無貞子相伴便無法安眠。

辜鴻銘得意地說:『吾妻淑姑,是我的興奮劑;愛妾貞子,乃是我的安眠藥。此二佳人,一可催我寫作、一可催我入眠。皆吾須臾不可離也。』

辜鴻銘對淑姑和貞子十分體貼,有一段辜鴻銘賠禮認錯的逸事被傳為佳話。一次,貞子因思念父母,心情不好,幾天都獨自關在房裡。辜鴻銘急了,一大早就準備了貞子喜歡吃的點心和洗臉水,侯在貞子房門外。貞子起來,打開房門,見辜鴻銘畢恭畢敬地立在房門外,吃了一驚:『老爺,這麼早,你在做什麼?』辜鴻銘連忙遞上選臉的毛巾,滿臉堆笑地說:『夫人,前幾天都是我的錯,請你能原諒我。』這樣的家庭關係,自然是和睦融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