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隱身大興城區 千年古墓群重見天日

2014年10月,北京市文物研究所考古人員在大興城區發現的古墓群發掘清理墓葬。

大興城區發現古墓群,而且還跨越了上千年的歷史。近日,北京市文物局公佈最新考古成果,大興區黃村鎮三合莊村發現從東漢到遼金時期的古代墓葬129座,時間跨度上千年。這個古墓群中,各個朝代的墓葬呈現出不同的時代特點,出土的文物也揭示著北京地區多個歷史時期的人文風貌。

距地鐵站不到2公里
所在地曾擬建住宅樓

根據新京報報導,文物部門介紹,該古墓群地處大興城區的西北部邊緣,原為三合莊村所在地,距離最近的地鐵站不到2公里,原計劃在上面建設住宅樓,2010年進行土地開發整理時局部勘測發現了古墓。2013年底到2014年上半年勘探結束後,北京市文物研究所於2014年10月10日主持古墓葬的發掘工作,去(2014)年年底因天氣寒冷發掘工作暫停,進入『冬歇期』。

經過此前的勘探和發掘,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的考古人員已清理出墓葬75座,其中東漢墓7座,北朝墓2座,唐代墓葬33座,遼代墓葬33座。很多墓葬保存完好,不僅有完整的人類屍骸,還出土了陶器、瓷器、漆器等陪葬物品。有的墓葬十分壯觀,不僅空間大、牆上設有仿木的廊柱、牆壁上還繪有人物、傢俱等精美壁畫。

據瞭解,對剩餘54座墓葬的發掘工作將於本月內展開,預計今(2015)年5月底、6月初結束發掘工作,同時將同步開展文物保護工作。

時間跨度長墓葬數量多
北京地區近年罕見

『這片古代墓穴之所以得以較好地保留,很大程度上與永定河在歷史上多次泛濫,墓地被淤泥覆蓋有關』,考古專家表示,古墓群延續時間之長、年代跨度之大,墓葬數量之多,墓葬形制種類和保存之完好,為近些年來北京地區所罕見。

專家介紹,古代有『視死如生』的說法,希望透過墓室構造、壁畫、殉葬品等方式將墓主人生前的場景帶到墓裡。因此,這些墓葬對歷史及藝術研究具有極為珍貴的價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還原當時的社會生活。

亮點
1 東漢
『磚槨墓』顯現民族交流融合

東漢墓葬距今約兩千年,是這批墓葬中年代最久遠、佈局最簡單的墓葬。7座東漢墓均為平民墓,出土有陶器和銅錢等隨葬品,該墓葬最大的特點是『磚棺』,全部為小型磚室墓,用磚做成棺的樣子,因此又稱為『磚槨墓』。

這些墓葬均為梯形,南側寬且高,北側窄且低,和現如今的葬具相似,考古專家認為這種形制的『棺』是具有『胡人』的喪葬文化因素。這是本地區歷史上這一時期民族間彼此交流、融合、學習的結果。這與歷史上北京地區長期處於漢、胡雜居的社會現實分不開的。

2 北朝
銘文磚記錄朝鮮移民『入京』

之前北京地區發現過有明確紀年的北朝墓僅有一例,本次發掘的1座紀年北朝墓具有重要意義,為北京地區北朝墓的形制特點樹立了標尺。

另外,在北朝墓葬中出土了一塊刻有銘文的磚,記載了墓主人叫韓顯度,祖籍是樂浪郡朝鮮縣,下葬於元象二年(539年)。而墓主人的祖籍耐人尋味。樂浪郡是西漢漢武帝於西元前108年平定衛氏朝鮮後,在今朝鮮半島設置的四郡之一,位於今北韓平壤市區。但隨著中原王朝實力的削弱,到西元313年,樂浪郡又被高句麗奪了回去。

據史料記載,在北魏統一北方的進程中,曾有『遷朝鮮民於肥如(今河北省秦皇島市),復置朝鮮縣(今河北省盧龍縣)』的記載,『肥如』和『朝鮮縣』均距北京較近。

歷史學者表示,古代官方強制的人口遷徙經常有兩個原因,一是向貧困及邊防地區移動,促進地區開發;二是出於政治原因,打擊牽制被遷徙者。從當時的時代背景來看,本次遷徙更可能是出於政治原因。

3 唐
墓室『裝潢設計』擺放『傢俱』

唐代33座墓葬形態不同,有小型的磚室墓,也有大型的『甲』字型墓。小型的磚室墓與東漢的類似,『甲』字型墓形制則繼承了當地的北朝墓葬的傳統,墓室形狀為弧邊方形。到了晚唐時期,隨著當地漢、胡雜居的日益深入,胡化也愈發嚴重,其中墓室形狀越來越圓就是表現之一。

此外,當地居民的喪葬觀念也逐漸朝著世俗化的方向轉變。墓室內出現了磚仿木結構和磚仿傢俱裝飾,仿木構主要是墓室內施斗拱、立柱等建築構件,仿傢俱主要是桌椅、門窗、燈等。這使得原本簡單的墓葬有了『營造』的氣息,即前期設計後期施工。同時,這種裝飾客觀上反映了當地居民生活方式的變化,具有劃時代意義,對後代的傢俱陳設佈局、日用器具的生產以及人們的審美都造成了深遠的影響。

4 遼
壁畫保存完整 還原生活場景

遼代墓葬33座,遼代磚室墓的形制與唐代墓葬近似,墓室形狀上更圓,墓室內也有磚仿木的結構。墓主人全部火化,僅以骨灰埋葬,這與遼代崇尚佛教有著密切的聯繫。

另外,遼代氏族興盛,漢族、契丹族多以氏族聚居,家族形態在當時社會普遍存在。因而在已發現的遼墓中即有為一個家族墓,目前看這個家族墓裡埋藏了至少3代人。考古專家表示,這一特點對於考古來說既是『幸事』也是『不幸』,經常發現一處就連帶一個家族,但是有一處被毀,一個家族的歷史也被毀了。

兩座壁畫墓是本年度墓地發掘最為重要的發現,壁畫畫在墓室內的四壁,底色為淡黃色,上面用紅、黑線條繪制出家居生活的圖案。能看出一個體態豐腴的女人,家用的桌椅、五鬥櫥等設施齊全,桌子上面還有水果,凳子上還有坐墊,是當時主人生活的生動寫照。

目前北京地區發現有壁畫的遼墓不超過10個,具有珍貴的歷史和藝術研究價值。


考古人員對一處古墓進行繪圖。


考古人員在對墓葬內部進行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