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草根職業打假人年入百萬 入行因一瓶假二鍋頭

一件網上出售的紅水晶球的擺件,經權威機構鑑定為玻璃球。

今(2015)年49歲的劉艷清是一名職業打假人,名氣雖然沒有王海大,但他作為『草根』職業打假人的『從業時間』也有15個年頭了。『入行』後,他自學相關法律法規知識,對各種產品標準瞭若指掌,還拜師用了兩年時間鑽研珠寶鑑定。

根據京華時報報導,目前,劉艷清已組建起一支約10人的專業打假團隊。他的打假行動目前已引發多家大商場關註,進商場被盯梢拒賣,網路打假被多家網站列入黑名單,甚至實名帳戶被封。對此,劉艷清稱這些都不會阻止他打假的步伐。

入行
最初打假是因一瓶假二鍋頭

劉艷清的打假要從2000年說起,那年他34歲。一次和朋友吃飯,他的朋友花6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買了瓶紅星二鍋頭。喝了不到一小時,朋友就開始頭疼、嘔吐。劉艷清問:『酒是不是有問題?』『感覺和平時喝的味兒不太一樣。』朋友說。對照著標簽上的電話,劉艷清打通了廠家的電話,廠家讓他拿著酒去鑑定。到了廠家,半個小時後鑑定結果就出來了——假酒。

劉艷清和朋友一起找到了賣酒的小超市,『當時還叫來了工商,店主認可賣的是假酒。我們索賠800元,並且跟店主說,不給錢就得陪我朋友去醫院看病。店主最終給了600元。』劉艷清說,這事給了他一個啟發,『之前看過王海打假,但不知怎麼打,現在感覺摸著點門路。』

此後兩年,利用從廠家學到的6種以上的防偽知識,劉艷清專門到農貿市場、名酒店針對假紅星二鍋頭『下手』。『我從小就愛較真兒,認死理兒。也正是憑著這股勁兒,堅持打假至今,成為職業打假人。』劉艷清說。

拜專家為師學習珠寶鑑定

只有初中學歷的劉艷清開始學習產品質量法、消費者權益保護等相關專業知識,並瞭解服裝、食品、珠寶首飾等國家標準。在劉艷清家中,《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食品中污染物限量》《珠寶玉石鑑定國家標準》,還有《珠寶玉石名稱》等各類關於國家標準以及涉及到消費維權常識和法律法規的書籍,裝滿了書櫃。

自2002年起,從專打假酒到打假服裝、食品、珠寶首飾,劉艷清邊學習,邊實踐,每增加一項『新業務』就系統鑽研相關法律知識。為了從事珠寶首飾打假,劉艷清還拜一位國家級鑑定專家為師,花兩年時間學習珠寶鑑定知識。

『珠寶鑑定需要的知識太專業了,日常生活中我們能見到的紅寶石、藍寶石、翡翠等種類就已經超過15種,要想繼續深做,必須找專業老師,向他們請教。』在專職打假期間,劉艷清也有過兩次『看走眼』。『一次是買了一條藍色的水晶手鏈,花了兩三千元,鑑定結果是真的,另一次是花了三四千元買了一個白玉擺件,鑑定出來也真的。』劉艷清將這歸結為剛剛入門,自己還學藝不精。

遭遇
被商家封殺拒賣列入黑名單

2014年3月15日,劉艷清開始網路打假。他從京東商城上購買了價值5000多元的『雅詩蘭黛』護膚品,『其中文標識不全,沒有生產日期和保質期』,劉艷清稱,他本來索要的是10倍賠償,該案經調解結案,京東退還了他5000多元貨款,賠了4000多元。

之後,劉艷清在京東打假10餘次,在亞馬遜網站打假七八次。因為起訴打官司,目前,劉艷清已遭到亞馬遜的封殺。今年1月15日,亞馬遜消息中心向劉艷清發手機簡訊稱,由於其在亞馬遜網站的一些交易行為違反了使用條件,因此永久關閉了劉艷清的帳戶。

劉艷清告訴記者,到大商場打假,也有遭遇拒賣的情況,『商場經理或保安從監控中認出我,往往會悄悄跟著我,然後交代服務員,我要買的是樣品,不賣,或是說刷卡機壞了,沒法結帳。』『被盯梢、遭拒賣、被列入網站黑名單甚至實名帳戶被封,這對我來說其實並沒有實質性的影響。』劉艷清說,『我倒背著手到實體商場走一趟,就知道哪件是假貨,之後打電話讓其他人來買,不就行了。網站封我的帳戶,我也可以找人代購嘛。』他稱,下一步要重新註冊公司,專門安排幾個人來做網路打假。而目前,他正依據侵權責任法準備起訴亞馬遜侵權,『我要求他們把我的帳戶恢復原狀,並透過媒體賠禮道歉。』

戰果
與大商場『過招』獲賠率超90%

劉艷清告訴記者,2004年,在他的打假經歷中首次接觸大型商場。他花6336元在西單一家大商場買了一套水晶酒具。他把這套水晶酒具帶到一家珠寶鑑定所進行鑑定,結果為『玻璃』。劉艷清要求雙倍賠償,商場一方認為他是惡意敲詐。雙方最終鬧到了西城法院。後來,該案經調解結案,劉艷清獲賠5000餘元。

『這個事後,讓我有了很大的成就感,因為自己單槍匹馬贏了一個強大的對手。』劉艷清說,自此之後,他與北京的50多家大型商場都交過手,『一部分沒走到訴訟解決了,絕大部分經過了工商和法院,90%以上獲賠。』

2007年1月,劉艷清註冊成立了一家名為『極速飛鷹』的公司,該公司在2008年5月12日接受了一次年檢後,次年因劉艷清去外地打假錯過年檢而被登出。

截至目前,劉艷清的專職打假隊伍已近10人,其透過網路招聘,或接受熟人推薦,學歷最低的是高中,也有本科學電腦專業的,年齡在20歲至37歲,以團隊形式運作,每類商品由一個掌握專業技術的職業打假人負責。隊員們每月工資保底3000元,然後再根據每個月獲得賠償的數額按比例提成,一般每人每月收入8000元,『從2007年至今,這個團隊換了有一半人,選人的標準是要反應快、口才好,最必須的是要有較真兒的精神。』

收入『目標』
商品價格不低於萬元

今年3月12日上午,在朝陽法院3層大法庭內,劉艷清坐在原告席上,對面是亞馬遜所屬北京世紀卓越有限公司派出的法務。劉艷清從該網站上買了3條奧地利藍水晶吊墜,他認為這是仿水晶吊墜,因此索賠。劉艷清沒拿任何文字材料,但卻準確地敘述著被告方違反新消法的地方。該案當庭宣判,亞馬遜網因其自營的一款仿水晶吊墜卻標明『水晶』被判為欺詐,向劉艷清做出3倍賠償。

記者瞭解到,劉艷清在2014年出庭40多次,目前已結案的幾乎全部索賠成功。劉艷清向記者表示,他現在『出手』的商品,一般價值在萬元以上。問及收入,劉艷清先說不方便講,繼而又說有幾十萬元,當記者再細問,他便稱『近100萬,靠譜』。

劉艷清告訴記者,除了北京,每隔一兩年,他還會去南方不同的城市打假。『2006年10月,我第一次到上海。之後以上海為中心,打假區域向周邊輻射到了蘇州、無錫、杭州等5個城市,涉及的商場一共有30多家。對於我提出的索賠,大多商場都以協商的方式解決了,有的糾紛也只到了工商,但沒一家要鬧到法院的。這給我一個感覺,南方城市地方性法規執行比較嚴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