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大學生戀愛經費調查 有情飲水飽也要面對帳單

大學生戀愛經費調查。

剛和男朋友談戀愛時,河北大學大三女生瑞凱沒有意識到愛情是需要花錢的。但這異地戀的交通費、約會的餐費、紀念日的禮物費……,每一筆都是白紙黑字。大一第一學期,瑞凱的月均開銷達到30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對一個生活在河北省保定市的普通大學生來說,這個消費水準著實不低。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中國石油大學大三學生桑田經過了最初的浪漫,已經和女朋友進入『過日子』模式。兩個人每月加起來有5000元的生活費,都放在一塊兒花。對於花500元究竟是買一套化妝刷還是修手機螢幕,雙方得民主協商。桑田說:『談戀愛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不應該造成額外負擔。我們花的每一分錢都在戀愛,每一分錢都在生活。』

南韓留學生李在彬從小就在北京上學,漢語流利。一進大學,他就和一個大陸女孩走到了一起,生活費從原來的2000元漲到3500元。最初實行AA制,漸漸地,雙方的負擔比例變成7∶3,然後再變成8∶2。談到『戀愛帳單』這個話題,李在彬沉思了一下說:『希望有一天,還是AA制吧。』

面對戀愛這門大學的選修課——很多人甚至覺得應該提升為必修課,大學生即便秉承『有情飲水飽』的戀愛觀,也不得不面對帳單這個實際問題:錢花在哪兒,錢從哪兒來,誰說了算。

不可避免的財務危機

進入戀愛階段的大學生,開銷增加幾乎是必然的。因為戀愛必然要約會,外出吃飯是常規專案,吃完飯還得看看電影或者逛逛街,每逢生日、情人節、紀念日,還要互相送禮物。

某大學新聞學院大二女生曾皖皖,談戀愛之後花銷增加30%,現在每個月支出3000元左右。清華大學汽車系的大三男生趙天擇,每個月的生活費比以前多了三四百元,還得『爸媽多給一點,其他方面再省一點』。中國石油大學大三男生桑田,每月還要負擔在校外租房的錢……。學生沒有經濟來源,每個月多了一大筆戀愛花費,難免遭遇『財務危機』。

李在彬正在讀大二,他經常一不小心就花光了生活費,連出去吃飯都困難。『其實我父母的態度是,我要多少就給多少。但男生嘛,總想儘量少依靠父母,於是我就想,在學校食堂吃吃算了』。儘管如此,李在彬還是表示,不會因為有經濟壓力就不談戀愛了。

瑞凱剛開始談戀愛的時候沒什麼規劃,一個多月花了3000元。戀愛3年以來,她的消費觀越來越務實。以前會買各種各樣的燈『擺情調』,現在給男朋友買的禮物多是運動鞋,很實在。不久前,兩人一起度過了戀愛1000天的紀念日,男朋友給瑞凱買了名牌口紅做禮物,不到200元。他們有簡單的理財計劃,把每個月打工掙的錢都會存下來一部分,兩人共同的帳戶上有1萬元左右的存款。

瑞凱和男朋友分處北京和保定,一個月只能見面兩三次,交通費是一筆不小的開銷。為了省錢,男朋友到保定看瑞凱的時候會坐便宜的普快,票價23.5元;返京怕晚點,才捨得坐動車或者高鐵。

之前談過幾次戀愛的桑田,也經歷過隨意買包包、買首飾的階段。『現在不買了,以吃好為主,有時一起去游泳,挺好。我們過得比較踏實,不買亂七八糟的東西,想攢點錢買個好點的戒指』。現在,桑田和女朋友每個月能節餘四五百元,都存了起來。『這樣出去旅遊就不用再跟家裡要錢了』。

要開源也要節流

桑田的父母知道兒子在談戀愛,但他們並不會因此就多給一份『戀愛經費』。『如果我當家長也一樣,戀愛作為生活的一部分,年輕人應該懂得調節。』不過,桑田一個月3000元的生活費在青島的大學生中,並不算少。如果錢不夠花怎麼辦?桑田表示『省省總能出來』,他說自己不會考慮打工,這太浪費時間。

瑞凱的男朋友每個月從家裡領到數額固定的生活費,當意識到入不敷出時,他決定去做家教。瑞凱回憶道:『當時他想給我買護膚品,可沒錢買好的,就跟我商量能不能暫時不要買,我不同意,兩人就有矛盾。後來摩擦摩擦,他得出一個結論,要談戀愛得「開源」,不能只要求女朋友「節流」。』瑞凱說,現在男朋友每週末下午去做家教,一個月能有3000元的固定收入。

李在彬對理財有美好的願望,一開始也規定了自己的支出額度,但計劃趕不上變化,用著用著就感覺不夠了。他也想過打工掙錢,做過家教、翻譯等兼職,『但這樣就會減少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時間,就沒有再做下去』。目前李在彬解決『財務危機』的方法比較簡單粗暴,『把以後要用的挪過來了,以後再省一省』。

工科男趙天擇發揮了動手能力強的優勢,有時候他會自己做點兒小手工作為節日禮物。他曾經買來布、線、彩色鞋帶、醫用棉花,照著網上的教程做了一個『晴天娃娃』,全部成本『還沒有最後用來裝禮物的盒子貴』。

趙天擇說:『之前遇到過麻煩,和女朋友出去玩,錢花多了,日常生活有點緊張。怎麼辦?忍著唄,除了一日三餐在食堂吃,其他花錢的事都不幹。或者跟同學借一點,下個月家裡打錢了再還。』依靠家裡的生活費和學校的獎學金,趙天擇基本能做到收支平衡。

要開源也要節流

剛開始戀愛時,李在彬和女朋友討論過誰付帳的問題,當時的結論是AA制,比如男生請吃飯,女生就請看電影,盡量保持均衡。隨著時間的推移,李在彬總是自覺地多付一些,AA制逐漸就變成『Aa制』,女生也習慣了男生多付或者全付。李在彬說:『在南韓,男女生的戀愛花銷比例大概是5∶5,但在大陸,感覺偏向於8∶2。』

不過,李在彬覺得:『男女交往建立在感情的基礎上,不是因為花錢多少。這個錢是花在了一起度過的時光上,不能說是花在了女生身上。』

桑田坦言,自己身邊的同學談戀愛,普遍是男生花得多。『有幾個同學說挺羨慕我們的。他們的女朋友要這要那的,一到生日、情人節這些日子,還得主動問女朋友要什麼,然後就得買。』 桑田說,『有些男生錢花得多,對女生的要求也就多,難免會覺得,我對你付出這麼多,你怎麼這麼對我。我經常聽到這樣的抱怨。』

對於和女朋友實行AA制,有時男生會有些尷尬,用趙天擇的話來說,『和男生AA沒什麼大不了的,和女生就不好意思了。所以,還是男生掏錢好一些吧。可一直讓男生掏,壓力真的大。』所以,能不能實行AA制,主動權在一定程度上來說掌握在女生手上。

曾皖皖說:『不管和誰談戀愛,我都是爽快付帳的那一個。花別人的錢總歸不如花自己的錢爽,就算對方是男朋友。』曾皖皖的男朋友對此表示認同:『女生追求獨立很好。如果一方面追求獨立,一方面什麼都要男人掏錢,那就太假了。』

趙天擇認為,誰掏錢還得根據雙方的家庭條件。如果一方月均消費1000元,另一方是3000元,就算維持正常生活,少的一方都會吃不消。

瑞凱後來也找了一份家教的兼職,每週到保定市下屬的一個縣裡上一次課。做這份工作並不輕鬆,瑞凱暈車,但從保定到縣裡的往返車程就得兩三個小時,工資一小時60元,一個月不過掙幾百元。

男朋友心疼瑞凱,多次勸她別做了,瑞凱不同意:『我們都是大學生,又沒結婚;就算結婚了,女生也得有獨立的經濟來源。掙多掙少是一回事,去不去做就是你的態度問題。男朋友在北京,住在海澱,做家教要去望京,路上也要一個多小時。既然他能為了我們的愛情去做這件事,我為什麼不能?』

因為家裡給的生活費較多,最初瑞凱花的錢比男朋友多,後來男朋友做了家教,就漸趨平衡。他倆之間還形成一種默契:瑞凱去北京,費用就全由男朋友出;男朋友來保定,費用就由瑞凱承包。

瑞凱說,自己周圍不少女生談戀愛是屬於『倒貼』的。『我覺得花錢多少取決於家庭條件、能不能有獨立的收入,以及今後要不要在一起。我有個同學,一直貼補男朋友,但那個男生不求上進,最後分手了。女生說:「給你買鞋我不怕,給你買衣服我也不怕,但我怕的是現在的生活狀態讓我看不到未來。」』瑞凱說:『我和男朋友決定畢業就領證。』

家長態度:錢不能少也別看得太重

孩子在外上大學,只要條件尚可的家庭,經濟支援幾乎是『有求必應』的。黑龍江的任媽媽說:『只要兒子給我打電話說錢不夠,我就給他匯過去。』天津的張爸爸說:『在錢的問題上沒有固定數額,只要兒子不亂花,有需要我就給。』北京的大寶媽媽說:『女兒上大二,沒錢就直接跟我們說。』幾乎所有接受媒體採訪的家長在孩子戀愛之後,並沒有刻意增加生活費,因為『不夠了自然會來要』。

這樣帶來的一個後果就是,如果孩子不講,家長根本不知道他們是否在談戀愛,也不會感覺到開銷的增加。因為兒子的主動『坦白』,任媽媽知道他有了女朋友,但她並沒有感覺到兒子的消費增加了。『我覺得也不會多很多吧,畢竟是在學校,沒有過多接觸社會。』任媽媽說,『孩子也不會主動跟我們說他的戀愛經歷。有時候我們好奇,問什麼他就答什麼,其餘的也不說。』

張爸爸對兒子採取『散養』的方式,兒子戀愛後也沒有主動要求增加生活費。『相信孩子會統籌安排,所以我不會靠經濟手段去掌握他的動向。如果他主動要,我基本都會給。只要有利於兩個人的情感生活,只要花在正道上。比如吃飯、旅遊都是合理的,如果去酒吧蹲一晚上,就沒必要了。』張爸爸說。

在男生女生誰掏錢的問題上,北京的黃媽媽自認『比較傳統』,覺得情侶出去吃飯、看電影應該由男孩主動付帳,但非要男孩子送衣服、送手機就不合理了。黃媽媽說:『比如,節日紀念日男孩應該送禮物,但送好幾千塊錢的新款手機也不合適,我都捨不得買呢。』

張爸爸說:『不僅是戀愛,在正常交往中,男孩子也應該主動說「我來」。這是一種態度。總不能和女孩一起吃飯,一到結帳的時候就去廁所吧,這會讓人感覺很不舒服。』

張爸爸舉例,他單位有一個年輕人換了好幾個女朋友,每次和女朋友出門,不管天多熱,都不找個地方坐,因為『坐哪兒都得花錢』;還有一個女孩交了男朋友,兩人每次出去吃飯,如果點3個菜,男孩永遠搶著點兩個,只讓女孩點一個,點菜的時候,他還總表現得很緊張,唯恐點了貴的。『錢在戀愛過程中萬萬不能少,但也別看得太重。』張爸爸說。

大寶媽媽認為『時代不同了』,不該再像以前那樣要求男生請客。『無論將來能不能走到一起,還是AA制比較好,說白了,誰都不欠誰的。』她說,女兒在四川上大學,現在的生活費是大概每月1500元,如果戀愛了,會增加到2000元。『戀愛經費一定要給足,在大學談個戀愛很有必要,不談會遺憾』。

專家觀點:給孩子準備一筆戀愛經費

天津心航路心理諮詢中心創辦人張麗珊有一個正在上大學的兒子。從兒子談戀愛開始,她就在每個月1200元的基本生活費之外,額外增加了600元的『戀愛經費』。

早在兒子上中學時,張麗珊曾跟他開玩笑,問怎麼不談戀愛。兒子連連擺手說不行:『生活費太少,哪夠談戀愛。』張麗珊覺得,男生在戀愛過程中承擔一些開銷是應該的,所以到兒子上大學後,她就設置了這筆『戀愛經費』。她對兒子說明,這筆錢並不是讓你玩一玩,戀愛應該是奔著婚姻去的;600元也不是讓你『月光』,要適當積攢起來,在節日、紀念日給對方買禮物,或者一起出去玩。

張麗珊告訴兒子,每一頓飯都是男生請沒什麼意思,承包女生的衣服、護膚品也沒有必要。如今的大學生大部分都是獨生子女,一方過多地承擔另一方的生活費,是對對方的蔑視。而在重要的節日和關鍵的紀念日,送一些拿得出手的禮物是合理且必須的。這會給女生溫暖感和浪漫的回憶,也體現了男生的品位。

張麗珊告訴記者,如果自己有女兒,『戀愛經費』會給得更多,大約每月800~1000元。『家長要從小培養女孩的獨立意識,給予一定的「財務自由」,不要讓她把消費寄託於任何外力,而且不會因為物質層面的東西而忽略了感受』。

張麗珊說:『人和人之間有一種博弈,如果男孩花錢特別多,對女孩別的方面的要求就會提高。比如要求她把圈子裡所有男生都刪掉、隨叫隨到等,這樣才能找到平衡感。反之亦然。』

張麗珊提醒,女生不要讓男生對自己投入太多。有時候覺得彼此不合適,想分手卻脫不了身,就與對方投入經費太多有關,投入多、期待高,分手的難度就大。『在戀愛過程中,當事人不會算計,可到了分手的時候,都會一筆一筆算清楚。』張麗珊說,『男女雙方都不要傾其所有。花錢太多的話,對方的確能感覺到被愛,但也由此背上了心理包袱。』

張麗珊認為,無論男女,都應該有主動消費的意識。『從理想層面來看,男孩子多付一些,四六開,這樣既有紳士風度,又能讓女孩子保持獨立。』她說,兒子的女朋友是他同學,平常吃飯都是AA制,女生堅決不讓他請客。

但在兒子的哥們兒中,也有人遇到過『吃人』的女生——恨不得天天拉著男朋友去購物。購了3次物後,男生吃不消了。儘管那個姑娘各方麵條件都不錯,他還是逐漸冷了下來,最後分手。『現在的孩子談戀愛,遠比成年人想像得理性。』張麗珊說。

戀愛是要花錢的,這幾乎無可避免。但這並不意味著家庭經濟狀況不好、戀愛經費不足的人,就談不成戀愛了。張麗珊舉了這樣一個例子——有一個男生家境貧寒,認為談戀愛對自己來說過於奢侈。後來他被一個同樣家境不好的女生追,最後還結了婚。張麗珊好奇地問他為什麼選擇這個女生,男生說:『我很少和同學出去吃飯,因為一旦出去吃飯,我就願意請客。有一次我和她還有其他朋友一起吃飯,吃完之後這個女生就馬上跑過去結帳,我瞬間覺得我們的價值觀特別一致,有種人窮志不短的意味。』

張麗珊並不主張大學生去打工掙『戀愛經費』。『學生兼職不應該以獲得金錢為目的,更不應該為了談戀愛。這樣的戀愛成本太高了。大學生兼職主要是為了獲得職場經驗,幫助自己成長。如果為了給女朋友買禮物去發小廣告,就沒意思了』。

在大學生的戀愛中,家長是『弱勢群體』,他們很難真正瞭解孩子的感情生活。因此,對那些經濟狀況尚可的家庭,張麗珊特別推薦設置『戀愛經費』,這會讓父母與子女在婚戀問題上的溝通更加有效。

『絕大多數家長在孩子戀愛之初是不知道的。而有些現實的情況是,兩個年輕人在一起並不合適,等他們察覺了,感情已陷得很深,家長這時候再出面就是棒打鴛鴦。』張麗珊說,設置『戀愛經費』後,家長作為『出資人』,就有權瞭解『投資專案』。

但事情的發展有時還是出乎張麗珊的意料。有些精明的孩子會主動『賣情報』給父母,比如,『你想知道我和男朋友之間更多的事嗎?請付5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