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離婚離鄉臥底人販子 女26年後找到兒子孫子

被拐26年的李偉帶著兒子同母親蘭明秀從合肥乘機抵達成都。

李偉能與家人團聚,公安機關打拐DNA資料庫功不可沒。2000年,內江市公安局採集了李偉父母的血樣,並送到省打拐辦。2009年,蘭明秀再次找到內江市打拐辦採集了血樣,並入DNA庫。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據悉,截至2015年2月,透過這個資料庫找到親人的被拐兒童已有3508名,四川省對比成功並團聚的有579人。

一張照片,她拿著尋子26年

蘭明秀的手中一直攥著張發舊的照片,那是兒子被拐前唯一一張照片。照片裡兒子3歲,帶著白圍腰,大大的眼睛。攥著它,蘭明秀尋找了26年的兒子。18日天下午,在回家的路上,她看著這張照片感嘆:『26年,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傷心經歷4歲兒子被拐走不願收養孩子後離婚

1989年9月26日早上9點過,蘭明秀正在朋友家的平台上晾東西。4歲的李偉被13歲的小夥伴強強(化名)帶著出去玩。10分鐘後,蘭明秀找兒子吃飯,卻發現兩人都不見了。蘭明秀四處尋找,甚至報警,直到晚上才找到了躲在山上的強強。

強強道出了實情:他帶著李偉遇到一男一女,操著外地口音。兩人要給他們糖吃,他們沒要。接著,女人拿出一元錢,讓他去村頭買橘子吃,他拿著錢就跑了,把橘子吃完才想起了李偉,此時,他們都不見了。

蘭明秀說,當一位鄰居說村裡有個5歲的娃娃也掉了,情節一模一樣,據說是被拐走了,她才意識到孩子被拐。這個消息如同晴天霹靂,也頓時擊潰了這個原本美滿的家庭。丈夫常責備她,最後演變成吵架、打架。丈夫試圖抱養一個小孩,但被她拒絕。5年後,蘭明秀和丈夫離婚。

『我相信,娃娃一定找得到。』和所有失去孩子的父母一樣,蘭明秀抱著尋人啟事走遍碼頭、車站,寫好求助信後,寄向她所知道的任何一家派出所、公安局和政府部門。最後,所有的信件都回執到了當地公安局,在辦公室裡堆起了小山。危險經歷臥底人販子她放走了拐賣女孩

2008年,聽友人說,廣元蒼溪有個人販子,但是平日偽裝幹木材生意,可能會有線索。蘭明秀假扮成買家,給他寫信,希望能過去看看。經過試探,人販子決定讓她到自己姐姐家去住。

一天,男子把蘭明秀帶到了一座荒山,她的腿直發軟,害怕身份露餡遭遇不測。來到懸崖邊,男子轉身坐下,『我就是販賣人口的,我曉得是犯法的,但從來沒怕過。』說著,他撩開右腿,上面可見槍傷疤痕。下山的路上,男子突然轉身問:『你不會是來騙我的嘛?』蘭明秀笑著說:『你看我樣子,咋可能嘛!』

幾天後,男子交給蘭明秀一個任務:拐賣一個女孩。蘭明秀回憶,女孩只有十多歲,和男子是鄰居。按照要求,她到女孩家睡一晚,混熟,然後第二天帶她上公車。可是,來到公車前,蘭明秀沒有讓女孩上車。她不願讓女孩的父母遭遇同樣的悲劇。

此後,只要聽說哪裡有人販子,有危險她也會去。她曾化裝成人販子的朋友,到村莊裡打聽消息。深夜,她趴在人販子家的窗檯前偷聽。打探到消息後,她前往打探被人跟蹤,又只好離開。她聽說,只要村裡進了陌生人,尤其是為了孩子而來的,當地人會動殺手。崩潰經歷有的父親抑鬱自殺有的被搶劫

2008年後,蘭明秀遇見了許多『志同道合』的人,他們一起啃饅頭、鼓勵彼此,但每個人都明白,這段尋找的路方向不明。一對貴州夫婦,尋找兒子多年無果,父親後來患上了抑鬱症自殺。另一個母親,在尋找兒子的過程中被搶劫,還曾失足掉進山溝,被樹枝掛在半空。

蘭明秀打開微信,看著和兒子一家拍的全家福,她仍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就像中了五百萬,大多數時候,看到的都是一幕幕令人崩潰的畫面。』離婚後,蘭明秀帶著小女兒來到廣州,當過保姆、手工。26年來,兒子被拐這事她幾乎從來沒對任何人說過。但每次在地鐵上看到和兒子差不多大的小夥子,她就會仰望天花板,努力不去看。蘭明秀也時常接到一些陌生電話,來人開口便稱,『我是李偉,我需要錢』。她沒有信,印象中的兒子永遠是光著腳丫不愛說話,『他總是會先喊「媽」,而且張口絕對不會提錢。』

一個偶然,她成為幸運的母親

在河北省邢台市清河縣的一戶農家裡,2月12日一個剛從非洲安哥拉打工回來的小夥子,正和4歲的兒子遊戲。這天,他突然接到河北清河縣警方通知抽血。抽血後,民警立馬送去做DNA檢測和比對。千里之外,蘭明秀正備受希望與失望煎熬。

DNA配對成功兒子在河北

今(2015)年2月,蘭明秀突然收到一條河北發來的資訊:這裡有個孩子,和你說的很像。隨後,她找到志願者比對資訊,小夥下巴處的一顆痣跟兒子一模一樣,她相信這就是李偉。蘭明秀立馬告訴公安部打拐辦主任陳士渠,隨後安排了對血液採樣。

苦苦等待的蘭明秀,3月12日接到廣州警方的電話通知:DNA比對成功,這位男子正是她苦苦尋找的兒子李偉。『哎喲,我的媽呀!』得知這一消息後,蘭明秀先是表現得異常激動,接著就是『哇哇』大哭起來,『因為太興奮。』她說。

兒子撲到懷裡叫『媽』

13日,母子倆來到河北清河縣公安局。一路上蘭明秀既激動又忐忑。『很多找到的孩子都不願跟親生父母相認,或者表現得很陌生。』蘭明秀說,她決定以最好的狀態去見兒子,為此她還精心打扮了一番。

令蘭明秀沒想到的是,兒子在見到她第一面,竟是撲到懷裡,一聲『媽』讓她的眼淚一瞬就奪眶而出。之後的時間裡,李偉一直和蘭明秀住在一起。4歲大的孫兒一口一個『奶奶』也令她滿足,『孫兒天天纏著我陪他玩,感覺都離不開我了。』

母子重回內江一家人相擁而泣

內江東興區白合鎮,3月18日下午6點李偉和母親蘭明秀回到了這裡,李偉的爺爺和舅媽一擁而上,將李偉死死抱住,『終於回來了,都長那麼大了……,』李偉的眼淚奪眶而出。身旁的蘭明秀一邊笑著,一邊抹著眼淚,這個場景,她已經在夢裡重現了26年。

在李偉走失的這些年裡,對於曾經是夫妻的李良貴和蘭明秀來說,同樣不好過。蘭明秀天南地北地尋找兒子的下落,李良貴則是再婚,育有一個13歲的女兒。為了見母子倆,李良貴在頭一天就把家裡前前後後打掃得乾乾淨淨,小院裡不見半點垃圾。

老屋18日下午被鄉裡鄉親團團圍住,史無前例的熱鬧,村民們拉起了『歡迎失散26年的寶貝回家』的橫幅。下午6點,在眾鄉親的簇擁下,一個戴眼鏡的男子從車上下來,但村民們一眼認出,這個『長得好標致』的小夥就是李偉。路邊,李良貴和75歲的爺爺李清德守候已久,一捧花、一陣鞭炮、一頓團圓飯,這是一個父親給兒子重逢的禮物。

重逢那刻,陣陣鞭炮聲中,李偉與失散的家人相擁而泣。『找了20多年,終於相認,實在不容易啊!』『謝謝大家的關心,謝謝!』李偉揮起左手,對鄉裡鄉親連聲道謝,攙扶著爺爺李清德,朝老屋走去。

對話兒子
起初不敢告訴養母但我媽吃了很多苦

記者:得知自己的身世和親生母親26年的尋找時,你有什麼觸動?
李偉:感到不可思議。我不知道該怎樣告訴我媽(養母)這個消息,也不知道怎樣去面對。但是,26年的尋找,我知道她(蘭明秀)一定吃了很多苦,我也很想見見她。

記者:養父母知不知道你這次回四川?
李偉:知道。他們都對我很好,家裡還有3個姐姐1個弟弟。養父去年去世了,我不願意再讓她傷心一次,如果告訴她,一定會擔心我離開這個家。後來跟其他兄妹商量後,還是給她說了,她當時只是哭,我也抱著她哭。

記者:以後怎麼辦?
李偉:我會想辦法兩邊都兼顧的,都是我媽。具體該怎麼辦,我還在想,我的生母也尊重我的選擇。


重逢時刻,李偉與親人相擁而泣。


蘭明秀一直保存著兒子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