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舞女密事:為了讓客人滿意 台下台上竭盡全力

夜店舞女密事。

今(2015)年26歲的可可和20歲的Cindy是夜店中兩個跳舞的女孩,濃妝豔抹下,看不清她們真實的面孔。10多分鐘後,兩人從台上下來,Cindy回到化妝間,而可可則留在了吧台之間。她們兩個分屬不同的組別,Cindy所在的A組,只管跳舞就行,而可可所在的B組,除了跳舞,偶爾還要招呼一下熟客,陪喝酒,當然,可以收獲一定的提成。

根據鳳凰網報導,可可除了在夜店跳舞外,還兼職健身教練。暑假期間,前來學習跳舞的人特別多。有些姑娘還帶著自己的弟弟過來一起學。這小朋友也學著姐姐在鋼管上爬來爬去。每週一、週二,可可要到一家健身房當教練。19日這天下午5點,可可在沙發上醒來,煮了個泡麵吃完,然後出門,她得在7點之前趕到南海桂城的一家健身房。一節課有100元人民幣左右的報酬,可可並不感覺累,『像玩似的』。以前最辛苦的時候,她一天要跳10多個小時的舞,有一次甚至直接暈倒過去,在她看來,那是腦力不支,『記不住太多的動作』。晚上8點10分,健身房的課程結束,因為有學員攔著可可詢問了一會,從健身房出來時,已是8點15分。此時,她還得趕往下一個健身房,已經遲到了,『今天剛好事情多一些,有個朋友讓我去頂她的班』。

趕到季華六路這家健身房之前,健身房的工作人員已經打來電話詢問,今晚還來不來。可可一邊在電話裡解釋,一邊催促司機快點。車子停靠在路邊時,她三步並作兩步衝向寫字樓。還是晚了。可可到達健身房時,她授課的舞蹈室漆黑一片,學員都跑其他課室鍛煉了。打開白晃晃的日光燈,她一個人坐在舞台前,大口地喘著氣,偌大的舞蹈室裡,顯得空蕩蕩。

可可在酒吧跳舞已近半年。老家在湖南的她,童年大部分時間在姑姑家裡度過。讀完初中,可可便出來學理髮,2012年,她第一次出門,來到佛山。『一開始學化妝,後來又從事健身』,可可說,當時找了家舞蹈室,學習3個月之後,便自己出來到另外一個健身房做老師,一邊學一邊教,『因為要找活幹,養活自己』。去(2014)年,可可加入一個舞蹈隊跑外場,哪裡有活動就去哪裡,『整個人曬得很黑』。今年上半年,可可開始在酒吧裡上班,『很多人可能覺得酒吧很亂,其實還好,我一開始是跟一個朋友來這裡玩,她在酒吧裡做A組,感覺很輕鬆,於是便也一起進來了』。可可並不介意待在B組,應酬對她來說不是多難的事。

多數情況下,酒吧裡只有像可可、Cindy這樣A、B兩組舞蹈人員。但為了吸引人氣,酒吧還會時不時請一些『嘉賓』來表演,所跳的舞蹈也更加撩人。午夜,一陣強節奏的舞曲之後,可可和Cindy們跳完下台,嘈雜的酒吧裡傳出一首抒情緩慢的外國歌曲,身穿比基尼泳裝的麗麗登場,在一個大吊環上表演舞蹈。

麗麗便屬於酒吧特意邀請來的『嘉賓』,只在酒吧裡表演兩天。在吊環上的舞蹈未能引人注意,高潮在第二階段。麗麗從大吊環上下來之後,一個充氣的嬰兒游泳池被搬到台上,她拿著兩瓶啤酒,從脖子上淋下。隨後,在D J的挑動下,越來越多的男客上台,將啤酒往她身上倒。偶爾有一兩只不安分的手,在她身上捏一下,或搭在她腰間。麗麗始終面帶微笑,只是在舞動中輕巧地轉身,將這些手從身上撥開。她的任務,就是吸引更多的人將酒倒在泳池裡,『很好玩啊,一點都不覺得難受』,在她看來,這只是一項工作,既然選擇了這個,就必須忍受這些,包括『鹹豬手』。她遇到最過分的一次,在韶關的一個酒吧表演『啤酒浴』時,有個男客直接拉開她的褲子,往裡面倒啤酒,『這種事情時不時會發生,但你沒得選擇,也不能發脾氣』。

儘管只跳了兩個多月,她們已去過福建、廣西、湖南等地,她不知道以後還會去往哪裡。『其實一直都有朋友或經紀人幫酒吧聯繫我,找我過去跳』,但她不敢安排太長遠的工作,因為時間上無法把握,經常有酒吧原來只安排兩天時間,最後又臨時要求多跳幾天,不好推脫。麗麗不知道自己還能跳多久,對於她來說,一切好像都無所謂,『什麼工作都不是長期的,不會放棄,也不會長期去做,我沒想過以後會怎麼樣』。這個看似妖豔怒放的女孩,卻如同一朵隨風飄散的蒲公英,不知道會在哪裡落地生根。

午夜變幻莫測的燈光下,領舞台上5、6名穿著性感的姑娘,伴隨歡快的音樂節拍激情舞動;舞池裡,客人們在領舞者的情緒感召下,盡情地扭動著身軀,仿佛將現實生活中的所有壓力和不快在此刻拋向九霄雲外……,夜場領舞這一行業已出現了許多年,這一群體多是些為了個人興趣和愛好,或兼職、或放棄原有的工作到迪吧當夜場領舞。在夜場領舞者中,以女性為主,幾呼都是80、甚至90後,她們的身影遍及大陸國內大中型城市的各個迪吧。

夜店舞女秘事

夜店舞女秘事

夜店舞女秘事
圖為可可在房間中壓腿,每個學習舞蹈的女孩都有自己的夢想,或者為了塑身或者為了自己的事業。

夜店舞女秘事

夜店舞女秘事

夜店舞女秘事
剛才訓練完回到宿舍,她的單身公寓裡特地安裝了一面大鏡子。她在空閒的時候還能對著鏡子練習一下。

夜店舞女秘事
和可可她們一起在夜店跳舞的台灣女孩麗麗沒有學過化妝,她的妝都是憑感覺化。

夜店舞女秘事
離演出時間快到了,麗麗在房間準備化好妝去夜場。

夜店舞女秘事
麗麗表演所用的道具都是她的行李之一,去到哪帶到哪。

夜店舞女秘事
無論客人是否感興趣,領舞台上的女孩們都要竭盡全力。

夜店舞女秘事
領舞台上的女孩們看著很光鮮,可誰知道下台後的她們留過多少汗水。

夜店舞女秘事
如果哪位女孩在領舞台上不賣力,下台後免不了要被老闆(左一)訓斥一頓。

夜店舞女秘事
因為每晚要領舞幾小時,琳琳(右)和同伴們的晚飯根本不敢吃飽,餓急了只好拿小食品充飢。

夜店舞女秘事
為了熬過漫長的領舞夜晚,幾乎每位領舞小姐都學會了吸煙。

夜店舞女秘事
每天晝伏夜出的不規律生活,令琳琳的臉上起了一些青春痘。

夜店舞女秘事
領舞女孩們的時髦穿著與她們的凌亂宿舍『反差巨大』。

夜店舞女秘事
因為沒有電視,『鬥地主』便成為宿舍中女孩們的唯一娛樂項目;當然,輸家(左一)也要掏錢下樓買些小食品『孝敬』同伴。

夜店舞女秘事
賣力領舞的琳琳(左側領舞者)常會得到客人們贈送的花環,而她因此也會得到賣花環的50%現金提成。

夜店舞女秘事

夜店舞女秘事

夜店舞女秘事

夜店舞女秘事

夜店舞女秘事

夜店舞女秘事

夜店舞女秘事

夜店舞女秘事

夜店舞女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