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港女演員接三級片潛規則 全裸試鏡看皮膚顏色

今年,三級片熱潮再度掀起,不少導演、知名演員開始主動求下水,阿sa蔡卓妍就憑藉《雛妓》提名本屆金像獎最佳女主角。

今(2015)年,香港電影市場三級片熱潮再次興起,如阿sa演繹《雛妓》成功掀起話題,還因此成為金像獎影後的熱門人選。知名女星一脫為求突破,所受的壓力其實不大。而大部分接演三級題材的並不知名,她們在拍攝前後,又會遇到哪些『潛規則』,背負怎樣的苦與淚?

根據仁濟自媒體報導,今年香港電影市場三級片熱潮再次興起,英皇開拍電影《雛妓》獲得一線演員阿sa蔡卓妍及任達華擔綱,票房毫無疑問大獲成功,更有望衝擊國際及香港的電影大獎。王晶以三百萬元港幣的低成本開拍《鴨王》,不但成功捧紅女主演之一袁嘉敏,票房獲利最少五百萬港元,可說是本小利大。

《雛妓》和《鴨王》的成功,讓不少知名演員也紛紛試水主動求『脫』。今年五月,彭浩翔計劃開拍情色三級片《同班同學》,除了力邀知名女星全裸上陣外,余文樂和古天樂也將客串嫖客。

出身於草根家庭的袁嘉敏,十三歲往澳洲讀書,大學時為賺生活費要打數份兼職,2009年袁嘉敏參加香港小姐選舉,雖然三甲不入,但因為吳君如提名而獲得關注,最終獲得『最上鏡小姐』頭銜,並簽約成為TVB藝員。她坦言在TVB時只獲分配諸如大媽等打醬油角色,月收入1萬港幣更無法生活,於是決定拍脫戲求生存。

爭角:面試需全裸 360度無死角

據悉,王晶準備開拍三級電影《鴨王》時,袁嘉敏曾經近乎全裸試鏡。回憶起當時情景,袁嘉敏坦言王晶要求很高:『因為他想找一個很自然的女演員,他要看是否平均、皮膚顏色等每方面,不只是胸部大小。』所以她在王晶面前脫剩內褲,王晶看完以後對她的34D身材大感滿意,並評價『天然,顏色像鬼妹,不太像亞洲人』。最終她得以試鏡成功,獲得這個角色。

香港女演員接演三級片的潛規則
《鴨王》中的袁嘉敏。

事實上,全裸試鏡並非王晶的『專利』,許多導演在挑選激情戲女主角時,面試都會要求不同程度的裸露。《3D肉蒲團之極樂寶鑑》、《一路向西》兩部作品前兩年在禁入的大陸市場也掀起話題,操刀這兩部作品的香港知名三級片導演胡耀輝對於挑選女主角也有心得。他透露《一路》開拍前於中、港、台試鏡,吸引超過百名願意寬衣解帶的女演員,為確保尺寸符合他及原著需求,必須實際目測,還要求必須三百六十度『全形度』試鏡,大部份參與試鏡的女星也願意輕解羅衫配合安排,場面可謂香豔無邊。

香港女演員接演三級片的潛規則

據悉,三級片女星試鏡時會出現額外情況,要求不同程度的裸露,在《一路向西》、《3D肉蒲團》等片的拍攝前夕,女星們就『小秀了一番身材』。

曾經在前幾年香港一部三級片中擔任製片助理的小W就解釋了面試要求全裸的原因:『因為現在的女性內衣功能太強大了,面試穿著內衣根本看不出真實的身形來。亞洲女生普遍上圍不會很突出,屁股卻比較寬而扁平,穿著衣服前凸後翹的身材,脫了衣服往往就走了型,完全不是那回事。此外,有需要的話女演員還需要當場測量精確的三圍資料。』

『另外一點是,秀身材可以考驗女演員對激情表演的接受程度,她是不是能放得開,能不能頂得住考驗,現場考驗一下就知道了,一有猶豫的基本都會被刷下來。』這一點,關於湯唯如何獲得《色戒》女主角也有所提到。據悉李安挑選女主角時,就要求女演員全裸試鏡,湯唯牙一咬,渾身脫得精光,更自轉一圈,當場贏得李安賞識,奪下『王佳芝』角色。

香港女演員接演三級片的潛規則
《色戒》中的角色也是湯唯全裸試鏡得來的。

爭取到角色之後,女主角還要做大量保養工作。為了拍出更完美的身形,袁嘉敏透露在開拍前三個星期就開始每天做運動,以及用特別的方法焗桑拿消脂及保養皮膚:『先蒸20分鐘,讓後從頭到腳沖冷水澡,期間用刷子刷走全身死皮,及疏通淋巴,整個程式做3次。』加上配合有機食物餐單,為此開拍前她成功瘦身一圈,雖然34D胸部縮水了一些,不過就更有曲線美。此外,袁嘉敏還要十分注意不能磕碰身體,避免留下疤痕耗費大量後期修正功夫。

拍攝:與導演鬥智鬥勇 隨時慎防男主角揩油

與普通演員一樣,不同檔次的演員片酬十分參差。但是對於一個新人來說,『露得多』、『尺度大』並不等於片酬就能提高,就算是在同一部戲裡演出,不同女演員的酬勞可以差別很大。袁嘉敏前後共拍攝6段激情戲,而且是毫無保留的演出,但據悉她只收20萬『新人價』片酬,十分廉價。根據以往的行情,一般女星首次拍攝激情戲,價碼一般會都相對比較高,湯唯仍是新人時拍攝《色戒》片酬120萬,葉玉卿、李麗珍等片酬也在100—120萬之間,『性價比』最高的當屬舒淇,拍攝《靈與慾》據說只有2.5萬元。

如果說脫衣面試對與女演員是一種考驗,片酬測試女演員誠意的話,那麼到了正式進入拍攝,女演員才真正開始面臨極大考驗,而各種陷阱以及勾心鬥角更是讓女星們防不勝防,當中的委屈多數時候不為人所知。

香港女演員接演三級片的潛規則

而在拍攝過程中,女星遭遇臨時加戲等潛規則也是常態,在《鴨王》中大膽出演的袁嘉敏就表示,導演曾主動給她『加戲』。

女星拍激情戲時,不按照劇本合約走、被無故加床戲、不注重演員隱私等情況,可謂是最普遍也是最正常不過的『潛規則』。袁嘉敏就表示,自己在拍攝期間導演臨時將情慾戲由兩場變六場,而且部分場景也是臨時加插。『一開始監製王晶跟我講, 只有兩場情慾戲。其中一場戲凌晨一、兩點在遊艇上拍,到了現場才知道加戲,而且說拍就拍,當時我身邊沒有帶助手,只能半推半就拍了,當時也有哭,但是也沒有辦法拒絕。』參選港姐前她在陳可辛的電影公司工作,一早知道電影行內的運作,也明白自己缺乏『後台』支持,尤其是拍這個戲種,面對不合理的要求,只好苦笑撐過。

對於這點,小W也表示因為演員合約條款很多比較模糊,在實際拍攝中確實容易有空子可鑽:『演員在簽合約之前,一般只會在合約上註明有多少場、大概是什麼個內容,但實際拍攝上難免要加上導演現場的創作,要怎麼表現這個感覺,這個不可能很清晰地寫在合約上,也不現實。』他也承認,除非女星的後台比較強大,否則一般遇到這種臨時加戲、親密鏡頭加碼的情況,大多女星也只能硬吃啞巴虧:『整個團隊就站在你面前,景弄好了,燈光打好了,你拍不拍、做不做?都是剛入行的新人,不答應怕不怕得罪人?一場不拍,要是導演威脅把之前的戲都刪乾淨,那之前的不就白拍了,所以不幹也得幹啊。不過對於嚴重加場的情況就一般很少,像是原本要2分鐘又延長到5分鐘這種就很普遍了。』

萬一女演員打死不肯就範又如何呢?比如狄娜拍《大軍閥》時,就被導演李翰祥偷偷以隱藏攝影機拍下她的露點場面,但小W表示現在偷拍侵犯隱私權容易吃官司,所以不會有人這樣做,『但其實很好解決,後期找個裸替,拍一些沒有臉的大特寫,直接剪到你的片子裡,到時播出來了也說不清。』

香港女演員接演三級片的潛規則
葉子媚當年在《玉蒲團之偷情寶鑑》中就被臨時加演了一場『舔腳趾』的鏡頭,現場導演攝影就紛紛爭搶出演那隻『腳趾』。

此外,女演員還要隨時嚴防男主角揩油『鹹豬手』,往往遇到不正派的男演員被吃豆腐,例如在導演沒有要求的情況下被男主角舌吻、觸摸重點部位,亂蹭等等,女演員依舊只能打掉牙齒往肚子裡吞,反抗投訴也沒有辦法。比如葉子媚當年在《玉蒲團之偷情寶鑑》中就被臨時加演了一場『舔腳趾』的鏡頭,現場導演攝像就紛紛爭搶出演那隻『腳趾』。此外,女演員得罪導演後果可能很嚴重,於是對於導演的很多要求只能無條件接收『就試過有女演員2分鐘的激情戲,硬是拍了10分鐘素材才喊「哢」的。還有更嚴重的是聽說以前有一個女演員不知怎麼得罪了導演,後來要拍一場沒有全裸的床戲,原本說好是要清場只剩男主角、導演和攝影師,結果到了開拍時,全場抱著『不看白不看』的心態誰也不肯主動走人。導演估計也有點教訓她的意思,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最後女演員就是在全場注目禮下完成的床戲。』小W表示,當時一個有份在現場『觀戰』的場務,多年以後仍然拿此事做炫耀的資本。

關機:患情緒病很普遍 心理醫生助陣片場

千萬別以為出演激情戲的明星鬧情緒病是『矯情』或是噱頭,事實上這種情況在她們身上極其普遍。陳靜憑彭浩翔電影《低俗喜劇》奪得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後,就曾因壓力大萌生過退出幕前的念頭。在與影迷『暫別』的留言中,她明確提到了作大尺度演出後面臨的心理問題:『生活好累,人言可畏。壓力,痛苦,總是一起來。家庭、情緒、健康和感情問題,讓我下了這決定,我要退出幕前演員工作,回到原來的生活,我只不過是個平凡人,就讓我過平凡的生活吧。』此外,出演《3D肉蒲團》走紅的大陸女星藍燕,就被曝不堪忍受拍裸露戲的壓力,接拍電影後一直患有抑鬱症,電影完工後隨即向公司請假『人間蒸發』,讓家人一度擔心她會一時想不開而報警求助。而南韓一線女星李恩珠拍罷《紅字》後突然自殺,在遺書中她就寫到,《紅字》中33處裸露鏡頭和大尺度的床戲讓她承受到來自社會和家庭的巨大壓力,在抑鬱症和失眠折磨下最終選擇了不歸路。

香港女演員接演三級片的潛規則

因拍三級片而患情緒病的女星很多,甚至有女星因此自殺,圖中為出演《低俗喜劇》的陳靜,她就曾萌生過息影念頭。

在觀眾看來拍激情戲更加『佔便宜』的男演員,對此也未能倖免,曾以三級片《色情男女》提名金像獎男配角的徐錦江,日前就在訪談節目中透露被抑鬱症纏身十多年,發作時性格暴躁如『恐怖分子』,更要長期服用藥物控制情緒。

而對於袁嘉敏來說,拍攝時的尷尬和委屈固然需要長時間克服,但最終讓她壓力『爆表』的還是之後發生的『漏片』一事,電影未正式上映前,一部分沒有做後期馬賽克處理的激情片段在網上已瘋傳。袁嘉敏坦言為此情緒出現異常:『晚上失眠,白天精神緊張吃不下飯,在街上走都害怕到手發抖。』

製片助理小W就向證實:『演員在拍戲期間出現情緒波動是很正常的,雖然她們比較放得開,但畢竟還是正常人,很多動作她(他)們下意識還是會有抗拒情緒的,這是身體本能。萬一演員自我情緒調節不到位,或者心理承受能力不夠好,往往容易崩潰。』那麼劇組會有什麼方法解決呢?『開拍前我們會觀察演員的情緒動作,比如和她閒聊一下,讓她做做瑜伽動作,如果發現跟平時狀態有點不一樣,一般就是演員緊張沒放開,這時導演會先安排一些周邊的戲份,讓演員慢慢進入狀態,這樣才是正常的。如果演員明確表示不安,勉強硬拍是肯定不行的。』

小W也表示,身邊人的開導和整個劇組的氛圍對演員也有很大影響,除了提醒演員的團隊多照顧演員情緒外,有的劇組也會請心理輔導人員定期瞭解演員的心理狀況,曾經有劇組甚至試過請心理醫生駐場,給演員做溝通輔導。

但是更多劇組其實並不會做得這麼周到,有的劇組甚至連最基本的拍攝前照顧演員情緒、跟演員溝通的步驟往往不甚重視,『比如臨時加戲、加鏡頭都應該事先跟演員詳細溝通交流,這些都是最基本的,如果事先沒有溝通好,拍的時候演員肯定會有抵觸情緒。』小W透露,曾聽說過某個劇組拍床戲時給女星拍了幾個特寫鏡頭,『鏡頭一通過,那位女星當時並沒當場發作,但第二天開工在場的人就覺得她整個人都不好了,念台詞老是不靈活,導演還以為她故意耍大牌,後來聽說那女星殺青後失眠了好久,看醫生吃了不少藥,休養了小半年才調整過來。』至於是否有被『逼瘋』的,小W笑言:『以前風氣比較保守,女星壓力確實大,現在觀眾都很開放了,「逼瘋」應該不至於,自曝那個的應該大多是炒作。』

成名:有人當影後有人依舊落魄 且脫且珍惜

影視圈更新換代之快,新人新面孔層出不窮,相比起許多普通女演員一出道默默無聞,演出普通角色苦熬數年也不一定能站穩腳跟,依靠大尺度演出甚至『一脫成名』的轟動效應,毫無疑問比埋頭苦熬還要拼爹拼運氣更能迅速打響名堂,一個不小心,或許就能趕上了走紅的快車道。

在日前的第十屆大阪亞洲電影節中,蔡卓妍阿Sa就憑借在大尺度港片《雛妓》中的精湛演出,獲大會頒發特別表揚獎,揚威海外,同時她也今年的第三十四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中獲得最佳女主角提名,是影後熱門人選;嫩模出身的香港女演員陳靜憑彭浩翔電影《低俗喜劇》奪得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時,年僅24歲,此前影視作品寥寥無幾。

此外,葉玉卿、葉子媚、李麗珍、溫碧霞等在香港三級片市場鼎盛時期領軍的多位性感女星,都憑藉『脫』或賺得第一桶金,或成功擺脫經濟困境。還有舒淇、徐若瑄、翁虹等,都是曾經拍過大尺度電影,而後又成功轉型的女演員代表,可以說曾經大膽演出積累下的名氣,當中幫了她們不少忙。就算是在大眾觀念和尺度相對開放的好萊塢,許多大咖級女星也演出過大尺度作品,這對於她們的演員生涯來說並不是什麼不堪回首的經歷。

香港女演員接演三級片的潛規則
三級女星也有舒淇這樣成為影后,日後發展得很成功的,但也有落魄的,所以『一脫』並非皆能成名。

因此這也不難理解,為何現在很多女演員並不排斥、甚至更願意出演大尺度的作品,《一路向西》出品人、香港知名三級片監製蕭定一就表示:『如果本身戲的製作有質素,其實不難說服有名氣女星演出,雖然三級片沒有大陸市場,但這類片種在歐洲和美國都會有一定觀眾,版權費也賣得不錯,不能說沒有影響力。』

而某影視公司宣傳Z先生就坦言:『現在有的女星尤其是新人還有三四線女星,事實上一點也不會排斥影片安排一些大膽的鏡頭,像濕吻、滾床單甚至後背全裸之類的,只要和她解釋清楚原因,很多演員也都是能夠接受的,因為不僅吸引眼球,後期宣傳也肯定以這個為賣點,這對於她們來說,很有可能就是一炮打響名氣的敲門磚。如果劇本足夠有發揮,對於一二線的女星來說那就叫「演藝事業大突破」,所以能請動她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鴨王》反響不俗,相比起參選港姐後在TVB擔任不痛不癢的角色,袁嘉敏這次總算是創出一點名堂,對此她坦言絕不後悔離開TVB出來當豔星:『如果有定型也是一件好事,寧願形象鮮明,觀眾可以印象深刻,起碼比大家對我印象模糊要好,像以前那樣的生活才讓我抑鬱呢。假如下次有更好的劇本,會考慮更大膽的嘗試。』《鴨王》後,袁嘉敏現在仍每月交萬元房租住在中環唐樓,平日生活依舊節約,甚少買名牌,她坦言:『脫了也沒覺得自己成名,這部戲成功不等於下半輩子不愁。現在反而有些迷茫,三十歲才走這條路,感覺自己很孤單。』

但是,在幕前『為藝術現身』是否就能成為走紅的保證呢?答案顯然也是否定的。縱觀以前曾出演激情戲而走紅一時的女星,更多的仍舊是曇花一現默默無聞,或退出改行,或數年後依舊面臨洗底轉型難的困境。

昔日香港豔星鄭豔麗此前就被發現身材走形,在速食店當服務員,讓人震驚。台灣比基尼小姐滕子萱退出幕前後轉型做助理主持,卻因曾拍過三級片及裸照的關係被電視台『炒魷魚』。上世紀60年代走紅香港影壇的狄娜息影後從政從商獲得巨大成就,可她也感嘆一生中最為外人記得的還是『豔星』的過去。《一路向西》女主角王李丹妮此前也曾表示,拍脫戲是為了賺快錢完成自己開診所做醫生的理想,但諷刺的是豔星身分成了她當醫生這類專業人士的最大阻礙,現在貌似『有點難回頭了』。袁嘉敏因《鴨王》人氣急升,她的下一部作品仍舊是三級片。

談到對她們前景的看法,Z先生坦言『多數情況下不看好』,『一方面是她們大多演技並不算好,阻礙了進一步發展的機會。另外就是觀眾的觀念是難以改變的,你用一個走性感路線的演員拍戲沒有性感鏡頭,觀眾十有八九會覺得自己「受騙了」,片方那不是自己找罵嗎?尤其是最近兩年,電視劇對演員的形象要求比較敏感,那些走過特別性感路線的女演員,基本上很難有踏足電視螢幕的機會。像范冰冰不也在那個電影《蘋果》露過點嗎,所以你說《武媚娘》被刪是怎麼回事?這個具體因為什麼原因我也不好確定,但是我覺得這(曾經演出過激情戲)或許是其中一個原因。』

而對於她們的商業價值,去(2014)年曾邀請過香港某豔星出席活動的廣州一家公關公司負責人也坦言,她們或許話題性十足,但商業價值其實並不高:『短期身價或許會看漲,但是長期來說的話,除非是某些特殊商品如內衣、避孕用品等的宣傳,正常情況下,大多數廠商還是希望代言人能夠有比較健康的形象,從以往的專案看,我們與性感女星合作的機會是比較少的。』

正如曾做脫星的鐘甄所說:『脫衣服很快,但要再把衣服穿回來,很難。』女星們,趁著身材和臉蛋還在,還是要老套地說一句:且脫且珍惜!

香港女演員接演三級片的潛規則
《一路向西》中的王李丹妮拍戲是為了賺錢開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