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執勤武警頂盔摜甲12.5公斤 每天值守13小時

武警戰士在防彈運兵車內待命。

走在北京的主要街道和天安門、王府井等重點地區,你經常能看到全副武裝的武警官兵駕駛著防彈運兵車,或穿梭於滾滾車流,或停在路口執勤,隨時應對各種突發情況,保衛首都人民的安全。這些英俊帥氣的身影背後,包含著不為人知的酸甜苦辣。他們的辛苦,隱沒在威嚴的警服之下。他們的快樂,卻來得簡單而樸實。

帥氣的裝備很沉嗎?
僅鋼盔防彈背心就6.5公斤

根據京華時報報導,北京王府井大街南口,3月20日中午時分,一輛防彈運兵車上走下3名頭戴鋼盔、腳穿作戰靴的武警官兵,其中一名戰士手握95式突擊步槍。3名剛完成換崗的戰士坐在車內短暫休整。一小時後,他們將替換戰友站崗。

這些執勤武警,年輕帥氣,甚至還帶著一絲稚氣。幾乎每名路人從他們身邊走過時,都會忍不住多看他們兩眼。但很少有人知道,執勤武警頭上的鋼盔有1.5公斤多重,身上的防彈背心重約5斤。持槍的執勤武警全身裝備近12.5斤。儘管此時尚是春日,但在正午的陽光下紋絲不動地曬著,一些戰士額頭上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23歲的牛玉清,是這一班哨的組長。牛玉清說,巡邏戰士要從早上8點一直值守到晚上9點,人均每天執勤超過4小時,重大節日和敏感時期還會相對延長執勤時間。

『現在是站崗最好的時候,不冷不熱。』牛玉清說,冬天執勤時儘管穿著大衣還是冷風刺骨,夏天戴著鋼盔、穿著防彈背心、作戰靴等裝備往那兒一站,一會兒工夫全身就濕透了。『防彈車就像個巨大的鐵皮蒸籠,夏天時車裡溫度特別高,開空調都汗流浹背。』對剛剛入伍一年的牛玉清來說,最大的不適應不是身體上的,而是來自心理上。

『在軍校時主要是學習,到了部隊則是在街面執勤,感到責任重大。』牛玉清說,執勤時荷槍實彈,神經高度緊張,隨時準備處置一線情況,所以剛開始心裡確實有壓力。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和考核,心裡慢慢有了底。『現在心理上基本上沒什麼負擔,執行任務可以說已經遊刃有餘了。』


兩名武警戰士正在街面上巡邏。


執勤武警在北京飯店附近執行任務。


出發前,武警戰士們在整理裝備。

戴墨鏡是為了耍酷?
避免陽光影響觀察視線

與很多戰士不同,牛玉清是通過高考進入武警指揮學院學習的,畢業後直接進入武警北京總隊一支隊,被安排在獵豹敞篷巡邏車上負責執勤巡邏。

由於此前沒有當兵入伍的經歷,牛玉清剛開始很不習慣。畢業下隊正值夏天,他和戰友們穿著短袖在獵豹敞篷巡邏車上執勤,『一天曬下來,手臂全都脫皮了,抹防曬霜也不管用,有些戰士甚至出現脫水的症狀』。

牛玉清說,敞篷車上有兩個座位是背朝著司機坐的,以便隨時觀察車後情況。由於每天巡邏的時間長、加上嗆人的尾氣,坐這兩個位置的戰友極易出現不適,『起初有人吐得很厲害,一天得換好幾撥人』。在獵豹敞篷巡邏車執勤大半年後,牛玉清崗位有所變動,開始了在王府井南口的固定崗位執勤。

在敞篷車上執勤的武警官兵,都會佩戴墨鏡。聽到網上『哨兵戴墨鏡是不是為了耍酷』的猜測,牛玉清忍不住咧嘴而笑:『這可不是耍酷,是為了保護眼睛。』他說,夏天的陽光非常刺眼,不但影響觀察視線,一天巡邏下來對眼睛傷害也很大。另外,執勤武警的墨鏡是根據時間和天氣來決定的,陰天時就不用佩戴。


武警飛身躍上巡邏車。


武警官兵坐在獵豹敞篷巡邏車內執行任務。

對戰士有什麼要求?
身高180公分素質必須過硬

武警北京總隊一支隊支隊長艾均介紹,目前他們支隊的巡邏車分為獵豹敞篷巡邏車、防彈運兵車和途勝越野車,每輛車上官兵擔負的任務也不一樣。

『防彈運兵車是固定的,哨兵原地觀察和警戒,主要起到武裝震懾的作用,同時一旦有情況可及時增援。』艾均說,獵豹敞篷巡邏車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繁華地段和重要場所進行巡查,以便隨時發現情況,及時進行處置。途勝越野車則可動可靜,人員執勤、巡邏方式也更為靈活。

三個車上的人員都有什麼要求?中隊指導員胡賢仲介紹,成為巡邏哨兵也有一定的門檻。『首先肯定要素質過硬,再者每輛車上必須要有帶班幹部。』胡賢中說,對於防彈運兵車上的執勤官兵,要求相對更高一些,必須身高要180公分以上,形象比較好,執勤能力也比較強。

入選後的執勤官兵,上崗之前必須經過理論培訓,比如處置情況的法律法規、武器警械使用規定等,並熟記執勤方案,包括執勤任務、兵力部署、情況處置等。執勤官兵還必須經過實戰演練,開展各種突發情況處置的訓練,比如車禍傷人、暴力襲擊事件怎麼處置等。牛玉清告訴記者,執勤官兵必須接受另外一個培訓,就是熟練使用武器、電台、藥品等裝備,這些都是每輛巡邏車的標配。

胡賢中說,執勤武警主要應對的是暴恐事件,同時對於群眾問路、突發車禍等也會及時給予幫助和處置。去(2014)年夏天,中隊在長安街執行完任務返回途中,遇到一輛車在正義路路口發生自燃,武警官兵立即拿滅火器衝上前幫助車主撲滅了大火。

執勤是不是很枯燥?
盡忠職守很自豪很快樂

記者採訪牛玉清時,他已經從2月2日一直執勤到3月20日,一天都沒有休息。年前,牛玉清和部分戰友在北京站執勤;春節期間,他又在廟會上執勤,連家都沒回。

『很多戰友都和我一樣春節回不了家。』牛玉清說,『我們的工作就是巡邏執勤,老百姓最閒的時候恰恰是我們最忙的時候,平時不忙的時候,我們可以請一個月的探親假。』

牛玉清告訴記者,部隊的娛樂活動還是挺豐富的,比如打籃球、打撞球、看電影、看書等等。有時官兵們會請假外出辦事或者去逛街,這些都是一種休息。

在辛苦、枯燥的執勤中,牛玉清和戰友們會時常收獲一些小小的『溫馨』。『執勤時經常會遇到有遊客向我們問路,我們都會儘量幫助他們。許多遊客還會給我們拍照、與我們合影,我想,他們是把我們當成了這裡的一道風景吧。這個時候我們都會感到自豪,感覺這對我們是一種鼓勵。』牛玉清笑著說。

牛玉清說,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和戰友們一起同甘共苦,為首都社會安全穩定盡一份力,是件令人欣慰、自豪和快樂的事情。『在工作中肯定不可避免地遇到磨難,但做一份工作就要盡好自己的職責。這就是軍人價值的一種體現吧。』牛玉清說。


訓練中,武警戰士跳下巡邏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