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女子帶八旬抑鬱症母親環遊世界 6年遊十餘國

2015年春節,安榮和母親在美國西部一個小鎮上的合影。原本患有抑鬱症的母親,如今已治愈,照片中都是笑臉。

在安榮新購置的電腦裡,有許多用時間和地點命名的檔夾,在這些標註為峇里島、馬爾地夫、日本、南韓等名字的檔夾裡,全是照片。

根據新京報報導,翻看這些照片,多是美景、美食和笑臉。這是一家三代共四位女性的環球旅行記錄,照片裡,安榮、安榮的姐姐、姐姐的女兒洋洋和今(2015)年已87歲的母親是主角,而曾經患有抑鬱症的母親,更是四人中的絕對主角。

安榮說,當初正是為了帶母親散心,才開始了環球旅行,雖已推壞了5把輪椅,但也遊歷了十餘國家和地區,更重要的是,遊歷讓患有抑鬱症的母親,越來越開朗愛笑。

母親曾認為旅行奢侈

42歲的安榮,是家裡最小的姑娘,相比哥哥姐姐,安榮操心的事兒要少很多。但安榮總喜歡膩著媽媽,她稱自己有嚴重的戀母情結。愛旅行的安榮,在自己跑遍大半個大陸時,也想著是不是該帶老媽出來四處看看了。

2006年,安榮帶著老媽坐上了飛往三亞的飛機。這是母親第一次坐飛機。安榮回憶,飛機上的媽媽眼睛直盯窗外,兩隻手使勁兒抓著座椅扶手,她有些害怕。這次旅行,媽媽開始是拒絕的,在她心中,旅行太過奢侈。也正是因此,安榮謊稱是朋友請客,遊三亞是免費的,才說動母親出門。

安榮小時候家庭條件不好,媽媽徹夜幫別人糊信封,患上了青光眼與白內障,直到條件寬裕些才前去治療。此前安榮帶媽媽去近郊遊玩,在河北省樂亭縣的一個沙灘上,趁著別人玩水,媽媽還撿了一大袋瓶子要回去賣。一些用過的二手物品也捨不得扔,安榮母親習慣賣掉。

2009年,在售賣這些廢品的途中,騎著三輪車的媽媽被一輛吉普車撞倒。加上瑣事影響,此次刺激後,安榮母親患上了抑鬱症。『每天臉上的表情都是痛苦的。』安榮放心不下,媽媽開始不吃飯,不喝水,常常在床上躺一天。後來又常常忘事兒,伴有老年癡呆,安榮與姐姐開始在家裡貼大量紙條,提醒她吃飯、提醒她帶鑰匙。醫院拍攝的CT片顯示,媽媽的大腦在逐年萎縮,不得不坐上了輪椅。

紙尿褲裝滿一旅行箱

為了讓媽媽四處走走去散心,安榮開始為媽媽安排出國旅程。這些旅程都安排在安榮的年假時段,恰逢姐姐也退休,一家幾口說走就走。

起初的要求就是近,安榮希望儘量減少旅途中的勞累,為母親選擇了東南亞國家。在這些國家裡,安榮青睞海島,她認為海邊適合度假,有治癒效果。

帶老人出國旅行,需要有更多的耐心。由於母親腿腳不方便,無論訂哪個航空公司的票,安榮都會提前一天預訂從機場櫃台到登機口的輪椅往返服務,並將自己攜帶的輪椅辦理托運。旅行的安排上,也會反覆確認旅行地點輪椅可不可以到達。

安榮挑選的輪椅,一定要能折疊、輕便還夠結實。近6年的旅途中,她們推壞了5把輪椅。選擇酒店時,安榮會要求一定要帶早餐,一些地方會含早午餐。

每次出發,安榮姐倆會將母親的藥提前分裝好,按日期標註。出行的幾個箱子裡,有一箱會裝滿母親要用的紙尿褲。從2009年至現在,安榮與姐姐、外甥女,帶著老母親走過了泰國、日韓、馬爾地夫等十餘個國家和地區。

母親的氣色越來越好。安榮曾經在一次社區的旅遊宣講會上,放出了母親旅行前後的兩張照片作對比。安榮問,哪一張是母親年紀更大時的照片,大家不約而同選擇了旅行前的那張。

旅途中的母親像小孩

今年春節,四位女性再次出發,前往美國。這是所有旅行中路程最長的一次。2月19日凌晨,安榮一行從北京出發,轉機去阿拉斯加,隨後再轉往洛杉磯。路途遙遠,安榮第一次將母親艙位升到頭等艙,當然這也是她的夢想,努力賺錢,讓母親每次旅行可以舒服點。

在科羅拉多大峽谷,安榮帶著母親乘坐了直升機。工作人員合力將母親抬進機艙,距離她第一次坐飛機已過去九年,只是這一次,母親笑呵呵的,沒有不舒服,也沒有害怕。工作人員也激動地對安榮媽媽說,『你是我們年紀最大的一位乘客。』安榮稱,『看』和『吃』是母親旅行的狀態。因為年紀大了,許多地方她去不了,便隻能看一看。

在照片裡,安榮的母親在喝蘇打水、在嘗椰子汁、在吃大薯條、在舔棉花糖。安榮覺得,母親在旅途中像是一個小孩兒,平常不吃的羊肉,在旅途中卻也要嘗一嘗。

『她不認生,從來不覺得自己在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兒。』安榮說,媽媽常用漢語與當地人聊天:『您今年多大了,幾個孩兒啊。我有三個,這是老大,這是老小。』當地老人雖聽不懂,還是微笑著豎起大拇指。

遊歷多了,以前怕花錢的媽媽,也開始捨得為旅行花錢了。其實,一次旅行每個人最多也就花一萬多人民幣,平時的積蓄完全夠。安榮後來常問,媽,還攢錢嗎?媽媽搖搖頭說,我不攢,我要出去玩,你們也別攢了,有錢就花。

有媽媽陪著才幸福

安榮說媽媽會常常問兩個問題。一是今天幾號了,二是我們在哪兒。美國旅行時,團兒裡的導遊笑著對安榮母親講,『姥姥,我有兩個願望,一是希望您有機會再來美國,二是希望您記住我的名字。』

安榮媽媽回答,『記得住記得住』,但是剛到機場,她又想不起來。『其實有時候,她不知道自己去了哪些地方。』安榮有時會問,媽,你去過泰國嗎?她想一想說,泰國,像是去過吧,沒去過?我也不知道。

她還是有老年病,常常記不住東西,但是安榮很開心。安榮清楚,媽媽的抑鬱症已在旅途中治癒,雖然她沒有意識到媽媽是在什麼時候徹底好的。但是翻照片時能看到媽媽胖了,還滿是笑臉。安榮喜歡推著媽媽走,喜歡抓拍媽媽的表情,喜歡沒事兒給她戴一個怪物史萊克的發卡,但她不想記住媽媽的年齡,不想她再老去。

安榮說,每次出發,都會將自己的照片分享在朋友圈,想影響更多朋友主動陪伴母親。這個時候,會有人告訴她,安榮你媽媽真幸福,可以有你們陪著旅行。但是有一兩個朋友會說,安榮,你真幸福,還能有媽媽陪著旅行。安榮說,那一兩個朋友,才是真正懂自己的人。在全家人的支持下,今年6月,她們將再次出發,目的地:法國。

2014年7月,在塞浦路斯旅行期間,安榮照顧母親喝水。安榮供圖
2014年7月,在賽普勒斯旅行期間,安榮照顧母親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