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創業:騎行上路 欣賞「只屬於自己的風景」

張巳丁。

去往雲南元陽梯田的路上,一支穿著紅色帽衫的自行車騎行隊伍顯得與眾不同。山路轉彎,一大片風格原始的梯田突然呈現眼前,坐在汽車中的人只有透過車窗欣賞這驚鴻一瞥,騎行的人則停下自行車,走進如鬼斧神工打造的梯田之間,去欣賞一片『只屬於自己的風景』。這是ofo騎遊組織的一次旅行活動。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ofo騎遊是北京大學自行車協會成員張巳丁、薛鼎、戴維共同創辦的公司。公司主打以騎行為主的低門檻、輕戶外的旅遊方式,為哪怕是從未騎過山地車的人提供最優質的騎遊體驗。目前,ofo騎遊已經走過台灣、海南、雲南,即將啟動南韓濟州島、日本富士山等旅程。

從車友變成創業夥伴

打開這家成立還不到一年的公司的創始人和成員名單,幾乎每個人都有非比尋常的騎行經歷。有人在夕陽西下時騎行穿過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每一個大街小巷,有的人騎行過川藏線的所有路程,還有的人曾在土耳其騎行,遇到過東部庫爾德人的暴亂。對於騎行發燒友來說:人一旦踏上單車,就很難停下來。

張巳丁描述其魅力在於:騎行有一種可以隨意駕馭的感覺。自然,在學校內他就常常參與和戶外相關的活動,這也讓他和另外兩位創始人相識。

一次朋友聚會上,3人在同去菜市場買菜的路上聊天,戴維、薛鼎提議以騎遊為方向進行創業:既然我們這麼愛騎行,不如讓更多人愛上騎行。張巳丁舉雙手贊成,3人一拍即合,考古專業就讀的張巳丁放棄了原本唾手可得的穩定工作和收入,在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就讀的薛鼎也放棄了去投行的機會。

從車友變成創業夥伴,3個人的交流中開始有了爭論,並愈加頻繁。當在一個問題上爭執不下時,這3位高材生均同意以資料說話,或是誰曾經做過類似專案而具有決定權,所有的爭吵不會因為某一個人而有偏見。畢竟,創業是面向社會的,這和在學校裡完全不同。一開始,他們總以為憑藉著名校招牌和對騎行的理解可以贏得用戶和投資人,後來發現社會需要的是真金白銀的東西。

3人根據各自興趣的不同分工:薛鼎有豐富的騎行經驗所以做產品,張巳丁對新媒體有興趣和自己的理解所以做宣傳,財務、人力等其他事物交給戴維。創業給了團隊另一種思維,只是騎行愛好者時只需要考慮自己喜歡什麼樣的單車、去哪兒玩,現在更多考慮用戶多會購買什麼樣的車,他們喜歡去哪兒玩,到了目的地喜歡什麼樣的玩法。

讓『小白』也能感受騎行的魅力

專案幾經調整,最終定位在主打以騎行為主的低門檻、輕戶外的旅遊方式,透過整合線下騎行資源,利用ofo平台發布和組織騎遊活動。宗旨是要讓顧客『騎行出發,感動歸來』。

雖然大陸是自行車大國,但人們騎車的主要目的是通勤,騎行一直是很小眾的玩意兒,是讓人敬而遠之的活動。大陸國內由攜程、綠野組織的騎行多面向經驗豐富的人,而且時常會出現參與者放棄或掉隊的情況,而在國外,騎行已經成為一項專業且有群眾基礎的運動。

另一方面,讓騎行和旅遊相結合符合現代人對於旅遊的多層次需求。張巳丁跟團旅遊發現,『上車睡覺、下車拍照』是常態,十幾天行程結束團隊內竟然還有不認識的。而騎行是一段可以讓人放下手機、認識新朋友、看到不一樣風景的旅行經歷。

『我從沒有騎過山地車怎麼辦?』『我體力不好,跟不上怎麼辦?』『我沒辦法背著行李騎車怎麼辦?』這是每一個對騎遊感興趣但心中充滿擔憂的人最常問的幾個問題。

ofo騎遊設計線路之初就考慮到了這些,不僅會根據用戶的身高體重以提供最合適的車輛,並且全程配備車輛跟隨,車上放必備的藥品和用戶行李,行程壓力不會過大。

為了打消『小白』們對於騎行的恐懼感,從2014年9月開始,ofo騎遊舉辦了多個城市內的短時間騎遊,在北京帶著用戶穿越香山、奧林匹克森林公園、長安街,在深圳帶著用戶穿過紅樹林等地,同時培養用戶愛上騎行。這其中,最給力的一項承諾是:可以騎行結束歸來再付錢。

周旭明原是北大自行車協會會長,還沒畢業的他加入ofo騎游,成為一名騎遊設計師,他以自己多次的騎行經歷承諾:只要你願意,我一定幫你騎完全程;一定帶你看到屬於我們的風景。領騎者還會透過各種破冰行動使陌生人之間消除距離感,騎行過程中必須的合作也使得團隊氛圍融洽,不少顧客騎行歸來後仍然保持著高熱度的交流。

參加了台灣騎行活動的一家三口感受頗深。騎行前,孩子在學校內屬於各方面都不突出的學生,有點自卑。騎行中,父親不斷給兒子打氣,並用自己的堅持給兒子做榜樣,這更像是一家人齊心協力完成一項任務。這次依靠自己的力量『騎遍台灣』讓孩子樹立了自信,在同學面前抬起了頭。

未來方向是社交化

騎行旅遊的價格並不會比一般旅行社價格高出很多,這是因為騎行旅遊本身的目的不是奢華,而是『不一樣』、『最地道』,無形中降下了成本,公司能保持10%~15%的利潤率。但目前騎行報價只包括當地費用,並不包含機票,這一點也是ofo騎遊下一步盡力解決的問題。

組織過幾次騎遊活動之後,除了用戶對更多旅遊線路和頻率的要求,還有一些用戶向他們提出了定制化要求,有學生希望可以為自己的班級組織畢業騎遊旅行。

這也在張巳丁的設想中,騎遊未來可以社交化。例如,可以設計親子遊;公司團隊年終遊;為出國學生設計學校騎遊,這有利於申請學校;組織行業騎遊,為想要認識行業圈的人創造機會。

鑑於專案越來越多,擴大團隊隊伍是一大要事。ofo騎遊預備為像周旭明一樣的騎行愛好者設計一款職位——騎遊設計師,負責設計線路帶領出遊,打造騎遊師的個人品牌。這份工作不僅考驗騎行經驗,更需要很高的情商。

曾經的社團經歷為尋找到合適的騎遊設計師提供了便利。北大車協和全國各個高校的車協、俱樂部等都有聯系,團隊常常會和車友們溝通。ofo的初衷也是希望普及騎游文化。

周旭明稱,豐富的經歷帶給他信心,自己的經歷和體力可以帶完團隊走完全程,同時讓他能發現並帶大家去一些不一樣的地方,在旅行中吃好玩好。這份工作讓他天天加班都樂在其中,既實現了自己的夢想,又能吸引更多的人愛上騎遊。據悉,ofo騎遊已經獲得數百萬元人民幣的天使投資。


薛鼎。


戴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