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大陸為贏得大國支持放棄在亞投行的否決權

亞投行多邊臨時秘書處秘書長金立群。

《華爾街日報》近日刊文稱,大陸已經主動提出一項提案,內容是放棄在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以下簡稱為『亞投行』)中的否決權,此舉旨在吸引主要的歐洲國家加入這家由大陸帶頭成立的銀行。

鳳凰財經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據參與創建亞投行的相關人士透露,過去幾周時間裡大陸的談判官員已經向美國在歐洲最堅定的一些盟友提出了上述提議。他們表示,這項提議對於讓法國、德國和義大利與美國『分手』並同意成為亞投行的創始成員來說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大陸放棄亞投行否決權 一改美國在世行『一票否決』機制

這項提議意味著,沒有哪個國家能在亞投行中主導決策進程,這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長久以來的做法大相徑庭。美國雖然只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裡只有20%的投票權,但美國在一些重大問題上有『一票否決』權,此機制備受詬病。

國內外官員均表示,對大陸來說,目前為止所取得的與成立亞投行相關的進展代表著一種難得的勝利。他們指出,大陸仔細小心的規劃令亞投行給美國方面帶來了一種更加嚴肅的挑戰,後者自二戰結束以來一直都在國際經濟體系中占據著主導地位。

『大陸方面「從長計議」的做法頗見成效。』康乃爾大學的經濟學家、曾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大陸部和金融研究部主任的普拉薩(Eswar Prasad)說道。『他們並不著急,因為他們知道其他國家會來投奔。』美國財政部官員則拒絕就大陸方面作出的『無否決權』承諾置評。

亞投行招募人才 青睞世行前員工

除了放棄否決權外,面對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對亞投行治理能力和公開透明的擔心,大陸也採取了其他措施。金立群是大陸政府任命的亞投行籌備組組長。他招募了不少退休的世界銀行職員,在華盛頓與他們商討如何解決亞投行治理結構問題,以提高新銀行在西方國家的公信力。他為亞投行聘請的第一個員工是Natalie Lichtenstein,也是前世界銀行律師。記者聯繫Lichtenstein,她拒絕評論在亞投行的具體工作。

金立群21日表示,在本(3)月底之前,將有35個國家以成員國身分加入亞投行。據內部人士透露,屆時,南韓、澳大利亞、美國在亞太區的其他盟友或將正式加入。

大陸出資額最高達50% 不會借大股東地位耀武揚威

據媒體此前報導,亞投行多邊臨時秘書處秘書長金立群22日說,亞投行初創階段大陸出資額最高可達50%;亞投行將盡量以達成一致的方式決策,而不是靠投票權決定。根據對此瞭解的官員表示,亞投行有望實現預期的1000億美元註冊資本,而大陸最初宣佈投入500億美元作為初始資金。

因為難以對大陸主導的亞投行施加太多影響,歐巴馬政府現在轉而提出,這個新實體要與如世界銀行等由美國支持的機構合作。這些機構均採用美國批准的規則。『我們將繼續與大陸和其他國家一道,致力於讓這個新機構達到現有多邊金融機構的高標準,』美國財政部副助理部長亞歷克西婭•拉托爾說。

與此同時,日本在是否立即加入亞投行的態度上則保持謹慎,儘管日本官員表示日方還沒有排除加入的可能性。

大陸正試圖在國際事務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而北京對於亞投行的精心設計則凸顯了大陸領導人的影響力。根據大陸和西方國家官員,正如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過去六十年中,將華盛頓的影響力播撒到偏遠地區,亞投行也有可能為北京實現這一構想。

習近平在2013年底提出成立亞投行,以資助亞洲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而這些建設所需的資金,則遠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所能滿足。大陸政府估計,從現在起到2020年,亞洲基礎設施建設支出的年資金需求量在7300億美元左右。

然而,過去一年裡,美國一直在敦促其盟友不要加入亞投行,稱這是大陸外交政策的一個工具,並表示如果沒有適當規管,亞投行會讓借款國債台高築、腐敗連連。

根據大陸和西方官員,大陸已經削弱了美國論調的說服力,並讓美國的盟友相信,亞投行對達到國際開發銀行標準的態度是認真的,也會給西方企業以涉足新項目建設的機會。『大陸絕不欺負其他成員,將與各國協商決定每一個決策。』金立群表示, 『大陸不會借大股東的地位耀武揚威。』

與此同時,歐巴馬政府向IMF增資的提議一直未能獲得國會批准,這導致IMF投票權機制無法修改,而只有進行修改,大陸和其他新興經濟體才能獲得更多決策話語權。發展專家表示,美國在向IMF增資問題上缺乏進展,這為大陸給亞投行招募成員打開了視窗。

前歐巴馬政府財政官員、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學者杜魯門(Ted Truman)表示,美國這次徹底搞砸了。

據參與和大陸磋商的人士稱,不設否決權的治理架構給北京幫了大忙。有人批評大陸會將亞投行作為自留地,用來為大陸國內深受房地產低迷困擾的企業提供建設合同,這項治理結構在一定程度上堵住了批評人士的嘴。

美國前財政部駐北京代表杜大偉(David Dollar)稱,鼓勵其他主要經濟體加入是很聰明的策略。杜大偉目前是華盛頓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一名學者。

下一輪首席談判代表正式會談將於本月底在哈薩克舉行。大陸政府希望在6月底之前制定協定條款(即亞投行基本治理規則),並在今(2015)年年底讓亞投行開始運行。

亞投行股票權分配成焦點 27個亞洲國家或享75%投票權

一個有待解決的主要問題是,亞投行的投票權如何在創始成員中分配。方案之一是該行的大約27個亞洲成員擁有75%的投票權,其中每個亞洲成員的投票權或取決於其國內生產總值(GDP)規模。前述人士稱,非亞洲成員將擁有其餘25%的投票權。其中一個人說,若按GDP規模分配投票權,那麼大陸可能會輕而易舉地獲得多數投票權。

另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是如何安排亞投行董事會架構。在世界銀行和IMF,各成員由常駐董事代表,這些董事積極參與相關事務,對新項目、計劃和政策進行投票表決。這些董事對管理層形成制約。參與相關討論的人士稱,美國就一直敦促大陸在亞投行董事會方面採取與世界銀行及IMF同樣的結構,但北京對此表示拒絕。大陸希望亞投行的管理層(未來有可能就是大陸官員)有更加強大的地位。

上述前美國財政部官員杜魯門稱,他能夠理解為什麼美國等發達國家在亞投行的問題上更希望設立常駐董事會,因為美國等國家不信任可能組建的管理層。

其他發展問題專家則表示,設立常駐董事會不合時宜,並且會延緩決策速度。前歐巴馬政府財政部官員、現華盛頓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研究員莫里斯(Scott Morris)稱,世界銀行正開始對該行的管理結構進行一次根本性的評估。他在電郵回覆稱,說亞投行應當達到『最高標準』或採取『最佳做法』有點像一句空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