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資撤離大陸 真相到底是什麼?

外資撤離大陸的真相。

西鐵城精密(廣州)有限公司宣布關閉,微軟決定逐步關停原諾基亞在華手機生產線……,面對一些這樣的現象,有觀察者誇大出一幅『外資大舉撤離大陸』的圖景,其潛台詞是說大陸的投資環境正在失去長久以來的魅力。

根據新華網報導,那麼,現象背後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大陸還是不是『外資友好型』國度?大陸吸引外資的新政策和新機遇是什麼?

大陸真的面臨『外資撤離潮』嗎

這一連串問題在以『新常態下的大陸經濟』為題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5年年會上引起熱議。『大陸市場是未來最重要的市場,我們會進行更多投入。』東風英菲尼迪汽車有限公司總經理戴雷說,生產一定要跟著市場走,大部分外企不僅把大陸當做生產製造國,也把大陸視為全球最大的市場。

『大陸市場未來的新機遇在於轉型,轉向服務業和消費,意味著保險等服務業會擴大發展。』友邦保險控股有限公司集團首席執行官兼總裁杜嘉祺說。他認為,大陸保險業增長速度目前低於GDP,未來會超過,大陸經濟轉型,對友邦來說會是更大的發展空間。

『我們對大陸醫療市場的增長有信心,』葛蘭素史克首席執行官安偉傑說。他不諱言葛蘭素史克(大陸)投資有限公司去(2014)年因行賄而受罰一事,強調公司仍是『大陸強烈的支持者』,會改變業務模式繼續擴大在大陸的業務。

這些世界500強企業CEO們的感覺,與大陸政府公布的資料吻合。最新統計顯示:今(2015)年前兩個月,大陸全國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3831家,同比增長38.6%;實際使用外資金額1381.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7%。

大陸商務部部長高虎城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年會上指出,2014年在全球跨國直接投資下降8%的情況下,大陸利用外資『逆勢而上』,增長了1.7%,以1196億美元的利用外資規模首次成為全球第一。

當然,大陸商務部發言人沈丹陽不久前也坦承,受到大陸勞動力等成本上升、經濟增速放緩以及一些外企經營不善等因素影響,少數跨國企業對大陸業務進行調整,比如日本企業關停個別工廠,但總體上看,關停工廠的數量是有限的。事實上,『整體上日資企業對華投資是增長的趨勢,而不是相反的,』沈丹陽說。

雖然『外資撤離大陸』話題很吸引眼球,但中國機器人產業聯盟理事長、瀋陽新松機器人公司總裁曲道奎,感到的卻是國際巨頭搶灘大陸的壓力。『大陸已成全球第一大工業機器人市場,四大國際機器人巨頭都積極布局大陸,競爭進入白熱化。』他說。

據介紹,目前瑞士ABB、德國庫卡、安川電機和日本發那科都在大陸設立分公司及合資公司,而且仍在不斷強化布局優勢。不僅如此,義大利、美國、南韓的機器人及配套企業也已經布局大陸主要地區。大陸已經成為全球機器人及智慧裝備企業競逐的最熱門市場,分享大陸大餐,已經成為全球共識。

大陸吸引外資總量穩增,而結構正在發生引人注目的變化。2014年,服務業實際使用外資金額同比增長7.8%,占大陸全國總量的55.4%,較製造業利用外資占比高出22個百分點。

『經濟全球化下資本流動是本質特徵。』大陸商務部原部長陳德銘對少數外資撤離大陸的現象表示理解,但強調不會出現大規模外資撤離潮,『大陸市場還是很吸引人的。』

『有抱負的跨國企業怎會忽視大陸市場

『我們將不斷加大在大陸的投資,未來5年在大陸的銷售收入將擴大10倍,從而超過南韓本部』,在大陸工作生活了30年的南韓希傑集團大陸區總裁樸根太說,這是他一直想實現的『中國夢』。

作為南韓最大的食品企業集團,希傑擁有的食品、生物工程、物流和娛樂四大產業在大陸都有投資,目前在大陸共有87個分公司、19個加工廠、36個辦事處,員工1.3萬多人。

『大陸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哪個有抱負的跨國企業會忽視大陸市場?』樸根太說,大陸政府更加重視環境污染和食品安全問題,百姓越來越講究健康飲食,讓希傑看到更多的投資前景,有了更多的投資信心。

大陸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說,少數西方大型跨國公司關閉在華工廠的主因並非大陸商業環境惡化,而是這些企業競爭力相對於大陸內資企業和第三國企業衰退而難以為繼,或是不得不轉型。

他舉例說,困窘已極的夏普收縮戰線,斷腕求生,一口氣退出了墨西哥、東南亞、澳大利亞等市場。即使如此,夏普也仍然保留了與大陸的生產鏈關係。一些日本家電企業不得不選擇收縮全球製造業務,並非僅關閉在大陸的工廠。事實上,他們通常都會保留與大陸的生產鏈關係,即保持向大陸生產企業提供中間產品或其他投入品。

『那些離開大陸的外國企業,多屬於低成本導向,原來是奔著大陸的廉價勞動力來的。』大陸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另一位研究員王志樂說。他指出,大公司正在思考全球價值鏈的重新布局。如果大陸投資環境進一步改善,就可能吸引更多高端、更好的投資來。

『在新常態背景下,大陸政府積極利用外資政策並沒有改變,如果說有變,也是變得更加積極和開放。』高虎城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5年年會上說,『今後利用外資更多要依靠法律、制度、政策等軟環境方面的建設,靠先進的製造業和服務業的進一步擴大開放。』

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更加積極有效利用外資』。一項重要措施就是進一步放寬對外資的市場準入:今年4月開始執行開放力度空前的2015年版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尤其鼓勵外資投資現代農業、高新技術、先進製造、節能環保、新能源、現代服務業等領域。大陸還將推廣上海自貿區經驗,進一步探索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模式,中外企業一視同仁。

經濟『新常態』,大陸有哪些新機遇

今年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年會,吸引了近70位跨國企業CEO前來。『新常態下的大陸經濟』,年會的這一主題,意味著什麼樣的商機?高虎城在年會的演講中提醒各國企業家把握好大陸的四大機遇:

市場準入的機遇。隨著負面清單管理模式的推行,政府審批範圍將大幅收縮,這將為包括外資企業在內的各類市場主體創造更多的商業和發展機會。

商業創新的機遇。鼓勵各國企業參與大陸『創新的盛宴』,推動各類創新要素交匯聚集,促進各類商業模式的相互競爭與大陸市場共同成長、共同發展。

服務消費的機遇。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培育消費增長點,促進養老家政健康消費,提升旅遊休閒消費,推動綠色消費,穩定住房消費,擴大教育、文化、體育消費,這些方面外資大有可為。

商品進口的機遇。『十三五』期間大陸消費結構升級將進一步加快,消費品進口的潛力將會進一步釋放,讓更多的國外企業分享到大陸消費品的市場紅利。

專家指出,總體上,大陸利用外資正處於增長的勢頭,而不是相反。從利用外資的結構上來說,製造業比重有所下降,服務業大幅度增長,這恰恰是跟大陸的經濟結構調整、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相關。

外資結構性退出,必然也面臨新的結構性機會。李克強總理年初在達沃斯論壇上指出,大陸公共產品和服務不足仍是短板,目前大陸公共設施的存量只有西歐國家的38%,北美國家的23%,服務業水平比同等發展中國家還要低10個百分點,而城鎮化則比發達國家低20多個百分點。這當中蘊藏著外資可以參與的巨大空間。

與此同時,大陸政府提出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加快從製造大國轉向製造強國,還有『互聯網+』計劃等,也讓外資企業感覺到大陸製造不僅『遠未褪色』,而且又面臨一個新的『大融合』機遇。『看待大陸市場既要注重現在時,更要把握好將來時。』高虎城說,隨著大陸經濟發展不斷加快,精彩的市場潛力還在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