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西安發現唐朝造船大使墓志 出現多個則天新字

唐朝造船大使墓志。

唐代曾多次征伐高句麗,直到西元668年,唐朝和新羅的聯軍最終滅亡了高句麗。近日,西安發現一唐朝造船大使墓誌,千餘字的志文內容翔實,涉及了不少歷史故事,其中就包括唐太宗征伐高句麗的歷史。

墓誌特色
出現多個『則天新字』

據西安碑林博物館專家馬志祥、張安興介紹,該墓誌為涇陽縣王永安先生所捐,長、寬均為58公分,志文38行,滿行39字,楷書,志四邊飾蔓草紋,志文詳細介紹了志主的身世、官職等。

值得注意的是,該墓誌志文寫於武則天時期,出現了很多則天新字。這是該墓誌的一大特色,也為研究『則天新字』這一重要文化現象提供了珍貴資料。這些新字包括照、月、日、天、地、授等,在今天看來屬於異體字。

據介紹,西元690年,武則天登基稱帝,改國號為『周』。在文字上,武則天創立了則天新字(也稱則天文字)。則天新字大多是象形和會意字。關於則天新字究竟有多少個,由於收錄有所有則天文字的《字海》已經失傳,歷來眾說紛紜,有12個、18個、19個等說法,目前學者爭論不一。這些新字中,最著名的莫過於武則天後來給自己取名的『曌(zhào)』字。

志主家世
父親疑死於隋煬帝爭奪帝位

馬志祥介紹,該墓誌志主叫唐遜,為唐朝簡州長史,志文中詳細記載了其家世。在對志文的研究中,馬志祥發現《新唐書•表》中的幾處錯誤記載,比如,從墓誌可知唐遜的最後官職為『虞部員外郎朝散大夫簡州長史』,而《新唐書•表》則說是『簡州刺史』。一字之差,謬以千里,『刺史』為州的長官,一般為三品,『長史』為其佐官,品級一般為五品。

馬志祥分析,唐遜的父親唐懿之死,可能與隋朝皇太子楊勇與楊廣(隋煬帝)爭奪帝位的鬥爭有關。他說,志文記載:『父懿,隨平原王府長史,太子通事舍人,華州華陰縣令,春秋卅五卒。』墓誌對其英年早逝的原因並未明言,只說唐懿富有才華而未得到發揮。事實原因如何呢?馬志祥說有可能是死於隋朝太子楊勇與楊廣(隋煬帝)爭奪帝位的鬥爭中。由志文可知唐懿原為太子楊勇屬下,楊勇被廢太子,其屬下多遭不幸。

志主官職
為攻打高句麗擔當造船大使

志主唐遜一生中官職較多,其中最受關注的莫過於『造船大使』。『造船大使』一職的由來,則源於一段重要的歷史,那就是唐朝征伐高句麗。

西元642年,高句麗歷史人物淵蓋蘇文殺死榮留王高建武,為討伐淵蓋蘇文和保護盟友新羅,唐太宗決定征伐高句麗。馬志祥說,645年唐太宗親征,未達預期效果。647至648 年,唐太宗又先後下令從陸上、海上進攻高句麗。649 年,唐太宗去世,攻打高句麗的計劃被取消。直到西元668年冬唐高宗時期,唐和新羅的聯軍最終才滅亡了高句麗。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進行海上戰爭,對船隻的要求很高,需求量也大增。所以在大約647年前後,唐遜被任命為『楊州(今日揚州)道造船大使』。馬志祥說,唐遜既是造船的內行,又懂得監管督辦,因此被朝廷任命為主管造船事務的特使、即造船大使。根據其他史料可以證實,唐遜是唐代造船業的重要人物。

造船大使是固定官職嗎?馬志祥分析說,『大使』屬臨時性的專職官員,體現了唐代『設官以經之,置使以緯之』的特點。自秦漢以來,這種皇帝特派辦特事的官員被稱為『使』,又稱為『差遣』。而『大使』也應屬此類性質,但身份顯得更重要、實際權力更大一些。『大使』之名始於北魏正光五年(524),以酈道元為大使,慰撫六鎮。隋初有安撫大使,唐初有黜陡大使、經略大使。唐親王遙領節度使稱節度大使,其副使稱副大使知節度事,處理實際事務。

值得介紹的是,西元663年唐遜去世,直到36年後(699年),其夫人去世後才合葬於鳳棲原。為何相距36年呢?專家解釋,其原配夫人去世較早,後來唐遜又娶妻,也就是『後夫人』,這位夫人勢頭較大,父親是唐朝名將侯君集,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後因謀反被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