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82歲老母守護腦癱兒44年 堅持種地掙錢

唐滿蘭餵兒子吃飯。

讓自己的孩子叫自己一聲媽,是每一位母親最平凡、最美好的心願。但對於湖南省桂東縣增口鄉侃大村張家塘組82歲的母親唐滿蘭而言,讓自己照顧了44年的兒子叫自己一聲『媽』卻成了一種奢望。

根據中新網報導,唐滿蘭的兒子王焱飛自兩歲那年一場高燒抽搐後患上了腦癱,不會說話、行動不便、生活不能。她44年如一日守護腦癱兒子,種田種菜養活全家。一路走來,從青絲到白髮,從青春少婦到耄耋老太,她說:『帶好孩子就是我生活的動力。』

初春的陽光透著牆壁的裂縫斑斑駁駁滲入侃大村唐滿蘭的土坯房內。3月29日她給兒子活動完四肢關節,一手掰著床架,一手吃力扶兒子起身,幫助他蹭著牆壁、用極其古怪彆扭的姿勢從臥室緩慢挪到了堂前,在有陽光的一角坐下了。

隨後,她轉身去廚房灶膛裡鏟了一把柴火碳倒進火籠,細細扣上火籠蓋後塞在了兒子腳下。唐滿蘭說:『山裡春天濕冷,不烤火籠怕焱飛凍著,烤火籠又擔心他打翻,把自己和家都燒著。我今天得早點澆完菜地回來。』

唐滿蘭挑上糞桶又回頭對著兒子說了一句『別怕,媽不走遠』,於是走向菜地。這句話是唐滿蘭每天出門幹活前對王焱飛重複最多的一句話。雖然兒子回應她的只有傻笑,但她說她能從兒子眼神中分辨出喜怒哀樂。

唐滿蘭介紹,王焱飛生於1971年,有兩個姐姐一個弟弟。不到兩歲時,王焱飛父親突發心臟病去世,沒過三個月,王焱飛連續發高燒並抽搐,病得奄奄一息。當年她在冰天雪地裡赤著腳把王焱飛背到離家20裡的縣醫院撿回了兒子一條命,但他再不會行走說話、智力停滯不前,成了腦癱。

之後,唐滿蘭一個人起早貪黑勞動,養育兒女。當年有人看唐滿蘭一家孤兒寡母生活艱苦,悄悄給她出主意——扔掉『腦癱兒』再嫁人。唐滿蘭氣憤地和來人吵起來,她說,『只要有一口氣在,我就不會幹這事,帶好孩子就是我生活的動力。』

現在兩個女兒早已嫁人離家了,小兒子住在縣城,在建築工地打零工掙錢上幹活,一周才回家一次。很多時候,守在大山裡的就剩娘兒倆。

小兒子多次提議讓母親和哥哥到縣城一塊住,村裡人也提過把唐滿蘭和王焱飛送到敬老院去,都被唐滿蘭婉言拒絕了:『我們有田地可種,能養活自己,哪兒也不去。』當天上午,她給整塊菜地除草施肥;下午,她要為幾丘荒田種上桐子樹。

『生活有望。』唐滿蘭說,『我身子骨還硬朗著。』儘管每天需照顧殘疾兒子,但不再像過去那樣拖三帶五幹活了。雖然日子清貧,但她堅持不向其他幾個孩子伸手要錢。2014年,她種的石菖蒲在中藥材販子那裡賣了9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種的蔬菜、散養的家禽、積攢的雞蛋在縣城集市上賣了1000多元。每個月政府發的低保、農村高齡補貼、養老金累計320元。政府還批一筆2.9萬元特困戶危房改造資金,小兒子正計劃著建幾間磚瓦房,把她和王焱飛從土坯房裡接出來。

『村裡人情暖,我們沒憋屈。』唐滿蘭說。家裡電燈壞了、泉眼堵了,一聲招呼,隔個林子的鄰居李少前就來修了;割下的稻子搬不動了、摘下的菜挑不動了,李少前前去幫忙,李少前家人成了她家義務的水電工、維修工。

曬谷坪下的鄰居唐建群每天來唐滿蘭家看望一次,家裡有好吃總不忘帶來分享,遇到哪天唐滿蘭沒正常出門幹活了,就及時打電話聯繫村裡醫生上門看診;村醫郭建南和村支書周滿華手機從不關機,對唐滿蘭鄰居打來的電話特別留意。

每天為兒子擦身、穿衣、做飯,每天出門勞動,兩天給兒子換次衣服,一周給兒子餵次肉或雞蛋,一個月給兒子剪次髮……,唐滿蘭日復一日堅持著,在她眼裡,兒子平安是她最溫馨的動力。望著地頭剛種下去的半人高的桐子樹苗,她對生活仍舊充滿期望:『我希望等到結果那天,親手摘下桐子為兒子榨油。』


唐滿蘭挑著糞桶下地幹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