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大陸的老朋友 文幼章、韓丁、薩馬蘭奇、李光耀…

那些年「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有這樣一群外國人,他們的名字無論在何種媒介上出現,或者從誰的嘴裡說出,你的腦海裡都會蹦出一個特殊稱謂:『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這個稱謂是大陸官方賜予一些重要國際友人的稱號,代表執政黨和政府的認可。在過去的60多年間,有至少601位外國人獲得此殊榮。你都記得誰呢?

根據新浪網報導,文幼章:這601人來自五大洲123個國家。第一個獲得此稱謂的是加拿大人文幼章,他生於四川樂山,自1925年就開始在大陸辦學,曾任蔣介石秘書,後轉而支援中共革命。他逝世後部分骨灰撒在了大渡河。圖為文幼章(二排中)與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的大陸留學生在一起。

愛德加•史諾:大陸人民的第一批老友,大多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到過延安、支持中共革命。我們現在耳熟能詳的名字之一便是愛德加•史諾。1936年,史諾成為第一個到達陝北的西方記者,後寫成《西行漫記》(《紅星照耀中國》)。這是1936年,史諾(右)在陝北採訪途中。

愛德加•史諾:回到美國後,史諾受到『麥卡錫主義』的迫害。他分別於1960、1964和1970年來到大陸,寫了大量介紹新中國的報導。圖為1960年6月,史諾第一次訪華,毛澤東主席和史諾(右二)在一起。史諾最後一次訪華期間應邀登上天安門城樓,成為國慶觀禮的嘉賓。

史沫特萊:她是八路軍的第一位隨軍外國記者,1937年,她也曾到延安採訪。她與朱德結成了偉大的友誼,著有朱德傳記《偉大的道路》。美國軍方高層曾一度指控其為蘇聯人派到大陸的間諜。『間諜疑雲』至今未消。圖為抗戰期間,史沫特萊與愛德、康克清在延安機場。

安娜·路易絲·斯特朗:1946年,毛澤東在與她的談話中發表了『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的著名論斷。她生命的三分之一都在大陸,她認為大陸是『理想的歸宿地』,逝世後葬在八寶山。史諾、斯特朗、史沫特萊被並稱為『3S』,大陸曾設『3S研究會』。圖為1967年毛澤東接見斯特朗。

白求恩:加拿大人白求恩1938年率醫療隊到達延安,後在晉察冀地區為八路軍救死扶傷。1939年因醫治傷員割破手指,患敗血症逝世。毛澤東稱其為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於人民的人。圖為白求恩在為八路軍做手術。

路易•艾黎:他1927年來到上海,本來只辦了6個月的簽證,但他在大陸一呆就是60年。抗戰時期,他積極參加並發起組織了工合運動,在貧窮的甘肅山丹地區創辦了國際化的培黎學校。圖為1982年,艾黎在參加蘭州石油技工學校(前身為山丹培黎工藝學校)建校四十周年大會。

愛潑斯坦:他是一位猶太人,從小在大陸長大,從1937年開始報導中國抗戰,1944年到延安訪問。他與宋慶齡、鄧穎超等人擁有深厚的友誼。愛潑斯坦1957年加入大陸國籍,1964年入黨,是全國政協六屆至十屆常委。圖為鄧穎超和老朋友愛潑斯坦在中南海西花廳。

馬海德:他是一位醫生,原名喬治·海德姆,他是與愛德加·斯諾一起到達延安的外國人。延安時期,他不僅診治傷員,還參加外事活動。他為性病和麻風病的研究做出了傑出貢獻。圖為1946年,馬海德與斯特朗同機由北京去延安。

馬海德與宋慶齡的友誼:馬海德是新中國成立後第一個有外國血統的大陸公民。然而,文革期間,他被懷疑為外國間諜,被抄家,他籌建的麻風病研究中心被污蔑為『修正主義的窩子』而解散。他與宋慶齡友情深厚,圖為1979年9月,宋慶齡設家宴為馬海德祝壽。

西哈努克親王(施亞努):這位柬埔寨前國王從1970年柬埔寨政變開始就流亡大陸,此後的大部分時間居住在大陸。東交民巷15號院被改建成西哈努克親王的元首府,友誼賓館設立了柬政府的辦公地。西哈努克親王夫婦,成了老百姓喜聞樂見的『明星』。圖為陳毅夫婦陪同西哈努克夫婦訪問韶山。

菲德爾·卡斯楚:新中國成立後,大陸不斷結交社會主義陣營和第三世界國家的好友,金日成、胡志明和古巴革命領袖卡斯楚都成為大陸的鐵桿好友。如今,這些鐵桿兄弟中僅剩卡斯楚。圖為1961年3月,卡斯楚(左一)參觀大陸經濟建設展覽會。

黃文歡:在胡志明時代,黃文歡是越南首任駐華大使;胡志明逝世後,黃文歡開始在越南失勢,於1979年『叛逃』至大陸。在中越交惡的那幾年裡,『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黃文歡』頻繁地出現於媒體。圖為1983年12月,萬里(左)在人民大會堂會見黃文歡,向他祝賀新年。

尼雷爾: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大陸結交了一批『窮朋友』,很多非洲國家領袖成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在這些人中,坦尚尼亞開國總統尼雷爾與大陸的關係最鐵。著名的坦尚鐵路援助專案也是尼雷爾時期達成的。圖為1965年,劉少奇和夫人歡迎坦尚尼亞總統尼雷爾和夫人。

季辛吉:在非洲朋友的幫助下,大陸恢復了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此後,大陸和美國、日本的關係也開始破冰。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國人都不陌生,1971年,他作為尼克森特使來華與大陸高層『幽會』,為中美建交做出傑出貢獻。圖為1971年7月,周恩來、葉劍英同季辛吉在北京舉行會談。

尼克森:1972年,尼克森成為第一個訪問新中國的美國總統,後來他多次訪華。圖為1976年2月,尼克森和夫人、女兒在北京、桂林、廣州參觀訪問。

田中角榮:在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中,日本人最多,達111名。日本首相亦有很大幾率成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從1972年到1996年,共有14人擔任過此職,其中10人都獲此稱謂。除了田中角榮,還有大平正芳等人。圖為1972年9月,周恩來在歡迎田中角榮的宴會上。

西園寺公一:因其為中日民間交流打開了窗口,因此被稱為大陸的民間大使。1958年,西園寺公一全家移居大陸,擔任日中文化交流協會常務理事等職。1970年8月回到日本。1979年4月,鄧穎超訪問日本時向西園寺公一(左四)一家贈送紀念品。

岡崎嘉平太:1989年5月,黃華在北京會見第一百次訪華的日本經濟界老朋友、日中經濟協會常任顧問岡崎嘉平太。企業家岡崎嘉平太最受推崇,他被《人民日報》以老友身份提及22次。

薩拉斯:在1970年代,幾乎所有為外交正常化做出過重要貢獻的政要和民間人士被悉數列入老友群體。自80年代開始,國際組織的負責人也開始被冠以『老友』之名,率先與大陸人結交友情的是聯合國人口活動基金主任拉斐爾•薩拉斯。圖為1980年9月9日,鄧小平會見薩拉斯。

韓丁:韓丁是美國農學家、記者,1945年到重慶工作,從此與大陸結緣。他以解放戰爭時期在晉東南張莊所做的土地改革調查筆記為基礎,寫下了著名的長篇紀實文學《翻身》。圖為1985年8月,韓丁作為聯合國糧農組織顧問於來到大陸考察農業機械化的情況。

寒春、陽早:韓丁的妹妹中文名寒春,和她的好友陽早受到《西行漫記》的影響來到大陸,並在延安舉行了婚禮。寒春本是核子物理專家,但是她反對在戰爭中使用核武器。新中國成立後,他們成為農業科技專家。圖為1987年9月,萬里在中南海會見外籍專家陽早、寒春等。

伊文思:荷蘭導演伊文思1938年來到大陸,拍攝了關於抗戰的紀錄片《四萬萬人民》,從此開始了與大陸人民的五十年友情。他還曾經托人把一部手提攝影機送給延安電影團,這部攝影機現在藏於國家博物館。圖為1979年,伊文思在畫家黃永玉的家中作客。

韓素音: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中有不少作家,英裔華人女作家韓素音便是其中一位。1956年以後,韓素音多次訪問大陸,並出版關於大陸及大陸領導人的著作,比如《周恩來與他的世紀》、《毛澤東與大陸革命》等。圖為1992年,北京,韓素音自傳首發式上,中為韓素音,左為雷潔瓊。

薩馬蘭奇:在他卸任三天前,北京獲得了2008年奧運會的主辦權。他力挺大陸申奧,並堅定認為21世紀的奧林匹克運動不能沒有偉大的大陸,奧林匹克大家庭中也不能沒有13億大陸人民。他最珍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這一稱號。圖為何振梁與薩馬蘭奇。

李光耀:如今,許多老友都已離開人世。一些人將骨灰留在了大隢,比如愛德加•史諾、路易·艾黎和文幼章。當一些重要朋友去世時,國家領導人會發去唁電。圖為1980年11月,李光耀訪問杭州,臨別時浙江省委第一書記鐵瑛向他贈送紀念冊。3月23日,李光耀辭世。